2009-07-14

練乙錚:《自治法》十一條令維人更激進離心

【信報-香島論叢】漢文化的宗教意識比較淡薄,大半世紀以來,還先後受馬列和資本主義的唯物論洗禮,不少人對宗教的態度愈見疏離;在政治精英當中,更由於習慣以比較單一的歷史政治角度看待宗教和帝國主義的關係,形成了一種對宗教的敵意,這種敵意,特別強烈針對西方新舊基督教派以及藏傳佛教。儘管如此,建國初年,中共與伊斯蘭教的關係,其實不錯;有這個例外,既由於世界上的伊斯蘭國家與中國同屬第三世界,還因為在解放前的國共鬥爭當中,中共曾經得到一些回民的幫助。回族有很強的伊斯蘭傳統,但漢化程度較高,和漢族較易相處;不過,中共和維吾爾人的關係,卻很不相同。六十年代初,中蘇新疆邊境出現衝突,但問題不算大;文革時期中蘇交惡,加上中共政策極左,曾有維人集體逃離中國進入蘇境的事發生,至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形勢才好轉。但是,從九十年代初開始,由於前蘇聯解體,處於中俄之間的幾個前蘇聯成員國獨立,東突厥斯坦民族主義復蘇,影響新疆境內的維吾爾族,中共始對新疆的伊斯蘭教提高警覺。另一方面,二十年來,漢人移居新疆日眾,而且因為有較高政治能量,很快取得經濟上的主導地位。在這種情況之下,維漢之間產生嚴重矛盾,勢無可免,再加上中共管治手法強硬僵化(此點便是香港人也能看出幾分),維人仇漢情緒於是較易找到凝聚點,中共對內地宗教的處理方式,便是其中之一。

中共以壟斷權力治國,對黨以外的任何組織都懷戒心,對宗教組織更嚴加限制,從建國開始即禁絕所有內地宗教組織與外國的自發聯繫。八四年,人大通過《民族區域自治法》,當中第十一條申明:「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實質上切斷了民間與外國之間的自發宗教交流。這個限制十分嚴苛,拿來和香港特區《基本法》對照,便很明顯。《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宗教組織和教徒可與其他地方的宗教組織和教徒保持和發展關係」。不僅如此,《基本法》還保證「政府不干預宗教組織的內部事務,不限制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沒有抵觸的宗教活動」,並且容許宗教團體「按原有辦法興辦宗教院校、其他學校」、「依法享有財產的取得、使用、處置、繼承及接受資助的權力」,等等;所有這些,都是《自治法》所無。很明顯,中共在特區對宗教如此寬鬆,只是面對國際形勢的一種權宜;對待如籠中鳥一樣的內地少數民族,手段便收得很緊。同是宗教,內「外」有別。把《自治法》這一條應用在新疆,十分不智。

伊斯蘭教分遜尼派和什葉派,後者出名「強硬保守」,但全球為數十五億的穆斯林當中,只有一成半左右是什葉派,而且主要是伊朗人,幾乎所有其他伊斯蘭國家包括亞洲的印尼和馬來西亞,都是遜尼天下。遜尼派當然也有極端分子,阿蓋達和哈馬斯便是,但一般遜尼派比較「世俗」、溫和。新疆維族是遜尼派,如果能夠正常和世界各地遜尼教徒組織交往,問題不大。相反,像目前那樣,維人與外國主流穆斯林組織不能自由交往,於是,主動接觸他們的,唯有最極端的伊斯蘭主義者,因為這些人視死如歸,並不會因為中共有法例禁止而斷絕與新疆境內維人溝通。因此,上述《自治法》對宗教的控制,無形中產生一種逆選效應,結果就是讓新疆維人的伊斯蘭信仰,只受外來的激進主義影響,當中更夾雜東突民族主義,從而使維人也變得愈發激進、離心。《自治法》有關宗教的規定,出發點正正是避免內地宗教受外國影響而變得激進、離心,但客觀效果卻剛好相反。這是中共執政當局特別是處理宗教事務的官員應當認真檢討的一點。

當然,中共面對這種「宗教滲透」,可以採取更嚴厲的手段打壓,例如加強對維人之間的電子資訊審查等。近年新疆電子傳媒進步很快,大學裏有做維語電子軟件開發,互聯網上也陸續出現維語網頁,如「內地新疆學生在線」站上有「母語論壇」,用的就是維文。「綠壩」之類的東西,在內地普遍安裝出大問題,若只用來監控維人維語,技術上則較容易辦到。但政治上而言,這種類似元朝蒙古人監控漢人的做法,只會更加激起維人的反抗意識。然而,這種高壓做法,在現時新疆的政治形勢底下,看來「必不可少」。意識形態僵化了,要多麼蠢,有多麼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