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8

練乙錚:從香香公主談到熱比婭

【信報-香島論叢】尊位民族往往有歧視少數民族的意識而不自覺,一些種族問題比較嚴重的西方國家因此發展出一套「自覺訓練法」,以增加尊位民族成員對隱性種族歧視的認識。筆者試以傳說中的「香妃」為例,說明此點。有關香妃的故事,版本甚多,一說她是新疆維吾爾族酋長和卓集占的妃子,和卓氏叛亂,被清廷誅殺,清將兆惠把香妃逮住,押送乾隆,乾隆驚為天人,欲得芳心,但香妃心懷家國、情願一死,始終不從,最終被太后賜死。據說香妃身有異香,玉容未近,芳香襲人,故得名;一說維人嗜羊,此香實為羊羶。這些傳說,除了香妃的少數民族身份,十九都是虛構。《清史稿.列傳一.后妃》卷二一四記清高宗(即乾隆)后妃共四十多個,其中有一個維吾爾人,叫「容妃」,不叫「香妃」;四十多個后妃的事跡,有些記載很詳細,有些很簡單,記容妃的,只有短短二十六個字:「又有容妃,和卓氏,回部台吉和札賚女。初入宮,號貴人。累進為妃。薨。」回部即指新疆維人。又此列傳另一段指出:「康熙以後,典制大備。皇后居中宮;皇貴妃一,貴妃二,妃四,嬪六,貴人、常在、答應,無定數,分居東西十二宮。」容妃初為貴人,是乾隆後宮八等佳麗中的第六等,後來升至第四等,地位並不算很高。➀另有史家整理清宮檔案,記錄香妃擢升的過程;她很得乾隆歡心,卻是事實。金庸小說中的香香公主,原型是傳說中的香妃,也有容妃的影子,但在查大俠筆下,香香公主愛的不是乾隆,而是漢人反清復明秘密組織「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近年金庸小說流行全國,香香公主更搬上大小銀幕而家傳戶曉。然而這只是漢人圈子中的「文化盛事」,維人感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一個維族酋長之妃,被滿族皇帝佔為己有,最後又在小說家筆下為漢人殉情,對此虛虛實實的歷史和傳說,維人在新疆意識(不等同疆獨意識)高漲的今天,大概不會很好過罷。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漢人是否應該「自覺」一點,替香妃傳說或香香公主之類的故事降一下溫呢?

近日國內國際傳媒熱賣的維女,不是什麼容妃香妃,而是遭中共臭罵的熱比婭。此姝是改革開放「先富起來」的人版,曾貴為八屆全國政協委員,九九年因涉疆獨活動被捕,二千年三月判有期徒刑八年,○五年「保外就醫」。中共「一擒一縱」熱比婭,此所謂「縱」,事實上即流放。中共對待少數民族異見分子,不是關押,就是流放;結果,這些人在海外,不是遙控內地壞分子鬧事,便是成為海外反抗運動首領或外國反華力量利用的對象,故中共的做法,殊為不智。比較好的做法,是古書上說的「七擒七縱」。《三國演義》寫諸葛亮對付少數民族打砸搶燒頭頭孟獲,欲擒故縱、七擒七縱,結果孟獲心悅誠服,歸順蜀漢。此事正史《三國志》不記,不少人認為是虛構,但有學者指南朝裴松之的《三國志注》引用東晉學者常璩寫的《華陽國志》中的一段記載,事實殊無可疑:「建興三年,亮南征。……,夏五月,亮渡瀘,進征益州。生虜孟獲,置軍中,問曰:『我軍如何?』獲對曰:『恨不相知,公易勝耳。』亮以方務在北,而南中好叛亂,宜窮其詐。乃赦獲,使還合軍,更戰。凡七虜、七赦。獲等心服,夷、漢亦思反善。亮復問獲,獲對曰:『明公,天威也!邊民長不為惡矣。』秋,遂平四郡。」➁ 常璩於元三四八至三五四年寫此書,與諸葛亮攻打孟獲的建興三年(元二二五年),相去不遠。北宋《資治通鑑》也記了此事,內容也差不多,可見司馬光也認為此事可信。➂

毛澤東熟讀《三國演義》和《資治通鑑》,非常欣賞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的事跡,且曾成功活學活用!原來,一九五三年,解放不久,西南軍區參謀長李達向毛澤東報告擒獲布依族女匪首程蓮珍,請示可否殺頭,毛回答說:「不能殺。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女匪首,又是少數民族,殺了豈不可惜?人家諸葛亮擒孟獲,就敢七擒七縱,我們擒了個程蓮珍,為什麼就不敢來個八擒八縱?」結果,軍區釋放了程蓮珍,她非常感激,為報不殺之恩,還主動參加當地剿匪工作,勸降二十二人,但另有三人頑抗,她於是帶了部隊進山搜索,最後親手將三人全數擊斃。➃ 程是傳奇人物,天生聰明,還是個大美人,嫁與土匪陳正明為妻,綽號「雙槍女人陳大嫂」,陳死後,成為女匪首;她歸順後,六○年當上政協,九八年去世,其事跡編成劇集《女匪首》,去年底搬上熒幕。效法諸葛亮,毛澤東辦得到,胡錦濤辦不到,把熱比婭流放外國,成為東突運動「精神領袖」;兩位主席的做法,分別很大。

順便一提,美國紐約大學歷史系教授Joanna Waley-Cohen寫過一本書,專門研究清朝的流放政策。➄(這位學者香港不少人認識;她是舊香港攝影集《Picturing Hong Kong 1855-1910》的作者之一。)原來,清朝流放犯罪官員,最重要的目的地便是新疆。在清朝的律例裏,流放新疆是僅次於斬首的極刑;除了犯罪的官員之外,還有很多平民罪犯也流放新疆當開荒牛。該書的有趣結論之一竟是:清朝把犯罪官員發放新疆的重要意外歷史功用,便是把新疆更緊密地納入中國版圖。相比,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一些新疆人流放海外,結果有什麼作用呢?

註:➀見《清史稿》,新亞研究所網站「典籍資料庫」〈二十五史〉頁;➁清代學者洪亮吉認為《華陽國志》和《越絕書》是中國最早的兩本地方志,學術價值很高,此書尚存;引文可在網上維基文庫《華陽國志.卷四》中找到;➂見《資治通鑑.卷七十.魏紀二》維基文庫版「公元二二五年」段;➃見「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站○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胡尚元文章〈毛澤東眼中的三國人物(下)〉;➄《Exile in Mid-China: Banishment to Xinjiang 1758-1820》, by J. Waley-Coh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