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1

練乙錚:種族政治.性暴力.文學

【信報-香島論叢】政治 在中共的官式論述裏,有些社會現象是不存在的,因為社會主義道德高尚,人民覺悟水平高,制度不可能「藏污納垢」(在建國之後的一段時間裏,確曾有這種好狀況)。記憶中,黨國領導人從未公開說過「同性戀」三個字,也不曾談及「種族歧視」(除非是在西方國家出現的);偶爾提起後者時,一般用語是「大民族主義」、「大漢族主義」、「地方民族主義」等。透過「主義」二字,種族歧視現象下面複雜的歷史、社會和心理因素都過濾乾淨,只剩下階級和政治涵義,而理論上社會主義制度之下是沒有階級分野的,故官方論述中的種族歧視現象,最後只包含政治元素,完全可以通過黨慣用的政治手法(宣傳、團結、教育、打擊等)外加一些法律制裁,徹底解決。《憲法》序言提及此問題,用的也是這種經過淨化的名詞。大陸學界對種族歧視的研究,幾乎不存在。筆者在幾個內地學術期刊網絡上搜尋「種族歧視」,發覺關於大陸本身狀況的研究報告,一篇也沒有,有的卻是大量對西方、非洲、日本等地種族問題的介紹或二手分析;再以「大漢族主義」作搜索詞,得出論文十多篇,但全部都是闡釋五十年代黨國領導人有關論述的文字。在實際生活裏,佔國人九成以上的漢族,接觸少數民族的機會不多,就算接觸,也絕少在雙方關係中處於「尊卑有別」中的「卑」位,故往往不知種族歧視為何物,對之亦了無感覺,以漢人為主體的黨和政府少關注種族歧視,便不足為奇。然而,在最近的維漢衝突中,種族仇恨與歧視清楚顯現;中共對此難以理解,遑論解決問題,因為連用以思考此問題的詞彙也沒有。看來,中國要在這方面補補課。

歷史 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內地這次種族衝突,是一起強姦謠言引起的。這樣引致的衝突,在一些種族問題嚴重的國家,幾乎是「例牌」,所製造的種族仇恨和敵意,比其他任何原因引發的都要強烈、持久。一八九一年發生在尼布拉斯卡州奧馬哈市的種族暴動虐殺案,案中謠傳黑人Joe Coe向一名五歲白人女童施暴、女童其後死亡,事後查實這些都是子虛烏有,但當時千多名白人群眾聞言怒不可歇,從警局拘留所搶走Joe Coe後,把他活活打死,所有暴徒則逍遙法外。其後,美國經歷所謂的「血色夏天」(Red Summer of 1919),全國各地一連發生二十多起嚴重種族暴動,一宗類似Joe Coe事件的慘案,竟在同一地方重演,而且更為殘暴,被謠傳強姦白女的黑人男子Will Brown被白人群眾吊死,屍體當眾被焚,而試圖阻止慘劇發生的市長(白人)竟被暴徒拖走,押往鬧市大街問吊,幸好州警趕到,才把他從交通燈柱解下送醫院急救,幾天才甦醒。此後,一九二三年佛州Rosewood屠殺、四三年洛杉磯「灰衣暴動」、德州Beanmont船廠暴動、紐約哈林暴動,都是謠傳少數族裔男子強姦白女引起的。➀ 然而,被「屈」人數最多、審案時間最長的,則是一九三一年大蕭條期間發生在阿拉巴馬州的Scottsboro Boys事件,九名黑人男子被控輪姦兩名白女;經過六年的艱苦訴訟,期間還有一名案中聲稱被姦的白女良心發現,否定原來供詞,無辜被告才免一死,但最後八名被告被判坐牢,最長的竟達一百零五年(不過都在一九四六年獲釋)。至五十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出現,這類駭人聽聞的事情才消失。中國現在發生的種族衝突和歧視,當不可與美國歷史上出現的同日而語,但從韶關事件的起因、經過和兩名維人被毒打致死的事實看,種族問題已然升溫,當局再不能掩耳盜鈴,當作沒有其事。

文學 美國種族衝突,反映在藝術作品中的很多,其中以女作家Harper Lee寫於一九六○年的小說《殺死一隻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最有名。➁ Lee 正是三十年代初Scottsboro Boys事件發生時在該州出生的,小說的背景,亦主要取自當地那幾年發生的事,男主角的原型,就是奮力替九個Scottsboro Boys打官司免死的美籍猶太律師Samuel Leibowitz;小說出版後,即時成為最暢銷書,對六十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的影響至大。幾十年來,這本書已成為經典,從未褪色,至今還高踞《時周 100》、「現代書庫讀者100」等文學名著排名榜。六二年,此書改編成電影,飾演主角(小說中的律師Atticus Finch)的,便是香港不少人還記得的格力哥利柏(Gregory Peck)。書及電影都十分好,筆者大力推薦。文學藝術有淨化心靈的作用,但類似此書中的種族衝突題材,若取自中國大陸,可能還是過分「敏感」,過不了綠壩或者中宣部的政治審查關。

註:➀見加州大學聖地耶哥校區○九年五月Prof L. Alvarez的文章 "Race, Rape & Riots in The Summer of 1943"(未正式發表); ➁Mockingbird正確中譯是模仿鳥(此鳥善模仿別的島類叫聲),知更鳥英文是robin,但此書及電影名字中譯以訛傳訛已久,無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