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1

沈旭暉:從蘇格蘭權力下放看 《伊麗莎白女王II:黃金盛世》

《伊麗莎白女王II:黃 金盛世》上映接近一年,熟悉西方歷史的外國評論紛 紛指電影大量更改史實,東方觀眾則多嫌戰爭場面不夠宏大。那麼我們談論它有現實意義嗎?答案是有的。雖然飾演伊麗莎白的女主角演技出色,但在第二集《黃金 盛世》出現的另一位女王 — 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Mary Queen of Scot),其實更能表現出另一種含蓄的王室氣質。在蘇格蘭近年獲得更大自治的背景下,重看電影的兩女王鬥法,可謂別有趣味。

貝里雅的「權力下放革命」
近 年蘇格蘭民族主義一度得到鼓舞,一切源於英國前首相貝里雅上台後推動的「權力下放革命」(Devolution)。根據蘇格蘭博物館官方介紹,由於蘇格蘭 資源難以承托現代國家的負擔,英格蘭也難以永遠容忍存有同一島上的敵人,兩國合併在歐洲邁向工業革命前,已變得理所當然。然而自從蘇格蘭和英格蘭在一七零 七年合併,蘇格蘭民族主義並未完全消滅,儘管不少蘇格蘭傳統文化早已被同化,但支持「蘇獨」的人一直存在。在二十世紀,隨著北海油田的發掘,蘇格蘭獨立呼 聲再度高漲。貝里雅當年競選首相時,就和蘇格蘭民族主義政黨結盟,承諾當選後推動對蘇格蘭、威爾士等的權力下放,重新設立當地民選議會,讓當地人自行決定 關於稅收、資源調配等內政事務。一九九九年,蘇格蘭議會在中斷近三百年後重新運作,以「公投獨立」為政綱的蘇格蘭民族黨更在數年前的議會選舉得到最多議 席,一時間,「蘇獨」似乎變得可望可即。

雖 然金融 海嘯發生後,蘇格蘭人賴以自豪的皇家蘇格蘭銀行不能倖免、已被英國政府國有化,其賴以獨立的資本和動機大減,但不少蘇格蘭民族元素近年還是被重新建構出 來。以蘇格蘭議會為例,官方語言就刻意加上已沒有多少人懂的蘇格蘭語,亦形式主義地和同樣追求更大自治的西藏達賴喇嘛建立緊密關係。這時候,瑪麗女王就成 了蘇格蘭的集體回憶。

瑪麗女王:真正的「最後蘇格蘭王」
烏 干達狂人總統阿敏,曾自稱擁有皇家血統,是「最後的蘇格蘭王」。在某意義來說,瑪麗才是最後的蘇格蘭王。《黃金盛世》沒有詳細介紹瑪麗和伊麗莎白完全的恩 怨情仇:其實,在《伊麗莎白》上集出場的蘇格蘭攝政女王瑪麗(Mary of Guise),即電影說被伊麗莎白派人暗殺的那位,就是瑪麗女王的生母。瑪麗出生六天後,她的父親詹姆士五世就去世,她立刻繼位,大概是史上年紀最小的繼 位人之一。後來她跟隨母親一起到法國生活,回國後再三改嫁,婚姻都不大如意,更惹來英格蘭支持的反對派發動政變,迫她讓位予一歲的兒子。

由 於瑪麗是伊麗莎白的外甥輩,而伊麗莎白沒有後裔,瑪麗決定走到英格蘭投奔嬸嬸,希望她協助復國。嬸嬸卻擔心獲得天主教徒支持的瑪麗來奪位,下令把她軟禁, 這就是電影高牆內的蘇格蘭王的出現背景。諷刺的是,雖然瑪麗被伊麗莎白處決,但由於伊麗莎白至死沒有後裔,英格蘭王位還是傳到瑪麗之子,即那位一歲繼位的 蘇格蘭王詹姆士六世手上,他在英格蘭的王號是「詹姆士一世」。自此,蘇格蘭王都身兼英格蘭王,直到兩國在一七○七年合併。這些雙料國王都「重英輕蘇」,因 此瑪麗是最後一位「全職」蘇格蘭王;任何人要推動蘇獨,都會直接追溯至她被殺的歷史。

女王被殺,成為烈士
歷 史學家考證,瑪麗女王身高六呎,性感美麗,當世以艷名著稱,也被不少人看成有謀殺第二任親夫嫌疑,政治上卻不是及格統治者。即使在傳統蘇格蘭人當中,瑪 麗也沒有獲得壓倒性支持,無論是天主教還是新教領袖,都曾打算推翻她。但她流傳至今的形象,卻成了一個悲劇傳奇。不少蘇格蘭名勝都以瑪麗女王為招徠,遊客 甚眾的蘇格蘭王宮,就專門開闢一個室,展覽瑪麗女王的遺物。天主教徒甚至當瑪麗是殉道的烈士,她的遺骸、遺物,一度被當作聖物。

在 電影《伊麗莎白》裡,瑪麗滿口蘇格蘭口音,似是為了在當代世界核實她的蘇格蘭身份。其實,她本人不可能操流利蘇格蘭語,因為她和母親瑪麗攝政王一樣,都以 法語為母語--有趣的是,在《伊麗莎白》上集裡,那位攝政王卻是由法國女演員飾演,對白也多以法語進行。也許,這是當時英國權力下放革命並未開始之故。

重構蘇格蘭--法蘭西老盟約
說 到蘇格蘭和法國的關係,我們不得不談兩國中世紀建立的「老同盟」(Auld Alliance),有效年份為一二九五至一五六○年,以英法百年戰爭期間為高峰。不了解這同盟,就難以明白《伊麗莎白》的時代。據法國民族主義總統戴高 樂所言, 這不但是法國最古老的同盟,也可能是人類史上最古老的長期同盟之一。在中世紀,英格蘭在歐洲大陸還有若干領土,一度威脅到法國安全,蘇格蘭亦經常擔心被吞 併,因此兩國基於共同敵人而結盟,王室多次聯婚,每逢一國受敵,另一國就會騷擾英格蘭後方。蘇格蘭瑪麗女王的第一任丈夫就是法國國王佛朗斯瓦二世,婚約由 來自法國的攝政王母親主持,但是這位丈夫十多歲就身亡。後來蘇格蘭新教貴族密謀引入英格蘭勢力,趕走法國及天主教徒,「老同盟」在瑪麗在位期間告終。假如 蘇格蘭要重新獨立,找回史上的盟友,應是證明其「非英」傳統的方法之一,所以《伊麗莎白》等電影的異國風情,並非只是獵奇的賣弄。

最 後,戲份甚重、負責監視瑪麗女王和「平暴」的華盛咸爵士(Sir Francis Walsingham)也值得一提。電影裡,他以忠臣面貌出現,當瑪麗日漸被人民懷念,他在英國同樣盛名不衰。但華盛咸的盛名源頭卻恰恰相反:這位女王親 信已被學者定位為「英國特務之父」,代表著恐怖統治。據說他對特務學的研究,已超越職責所在,雖然伊麗莎白屢次借故不給予應有的特務費,但他為了維繫那個 網絡,情願自掏腰包,至死窮困不堪,如此「愛國」,可算特務界罕見。假如蘇格蘭真的獨立,華盛咸就會被當作國家敵人看待,因為當年沒有他的操勞,蘇格蘭要 和英格蘭統一還會大費周章。當然,今天的蘇格蘭民族主義和史上已大不相同,不再具有侵略性。當英法、法德這些宿敵都可以在歐盟的大一統框架下一笑泯恩仇。 即使蘇格蘭獨立,也只能樹起無傷大雅的新圖騰。但愈是這樣,他們口中愈是要尋回史上的身份。那時候,瑪麗女王、瑪麗攝政王、華盛咸一干人等在九泉之下,會 經歷被重塑形象的苦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