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3

蔡子強:握手領袖學


【日月報】前一陣子,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意大利,出席G8 高峰會議。當拍攝全家福大合照時,身為主人家的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堆滿臉笑容,伸手欲與對方握手,不料,奧巴馬卻視而不見,直接從他身邊走過(圖一),留下他那只在難堪的空氣中凝固住的手。

這個尷尬場面,成了一宗不大不小的國際花邊新聞。

握手vs.不握手

奧巴馬當然不會直接道出箇中原因,但輿論普遍相信,這與貝盧斯科尼當時醜聞不斷、為奧巴馬所不屑有關,這包括接二連三的性醜聞,以及口不擇言,如開玩笑稱羡慕奧巴馬曬得夠黑。奧巴馬在峰會期間,曾經大讚意大利總統納波利塔諾「正直高尚」,令人聯想到,這是否在暗諷貝盧斯科尼品行不佳。

相反,在同一個場合,奧巴馬卻與作為非洲聯盟輪值主席前來參加相關討論的利比亞領導人卡達菲,不單互相問候,還握手致意,為兩國長期冰封的關係解凍。有媒體形容這是「歷史性」的一幕。

在政治圈,尤其是國際外交舞台,領導人之間是否握手、怎樣握,例如站握還是同時移步向前握,輕輕如蜻蜓點水還是重重的握,拒絕握手時如何能保持禮貌和體面等等,都是一門並不簡單的政治學。

周恩來的憾事

已故美國總統尼克遜在水門醜聞後退隱,東山再起無望後轉而閉門埋首撰寫了一本書《Leaders》,論盡同代的環球政治領袖,以及分享與他們交手的親身經驗。當中提到以下的小故事。

1954 年,在商討越南問題的日內瓦會議上,已故總理周恩來代表我國,而已故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則代表美國,當時後者對記者傲慢的說, 「只有在兩人的汽車相撞」的情下,兩人才會會晤。不料一天在會場上,冤家路窄,兩人真的碰個正。周總理大方的伸出手來準備握手,不料杜勒斯卻搖搖頭,更走出了會議室,完全漠視了我國總理的存在。

6 年後當周總理向朋友斯諾(Edgar Snow)(即撰寫《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又或稱作《西行漫記》一書的那位美國名記者)提起這件事時,仍表現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顯示他對別國藐視中國民族尊嚴耿耿於懷。

尼克遜修補歷史的傷口

尼克遜在書中為杜勒斯解釋,說後者的怠慢在當時的歷史環境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那時成千上萬的美國子弟兵在韓戰中被殺害,而在這場冷戰中,中蘇兩國將聯合起來對付美國,而他們又即將與蔣介石簽訂共同防衛條約。

至於尼克遜自己又從這個故事中汲取了何種教訓呢?

他知道這件事深深傷害了周總理,因此當1972 年歷史性訪華時,他抵達北京步下飛機時,就走前主動向周總理伸出了手,並稱因而留下了此行最值得紀念的照片(圖二)。

如何禮貌地不握手

至於,如果因為種種政治顧慮而不想握手,又不想做得太過突兀,又有何妙法呢?尼克遜在同一本書中,繼續細述了他與周總理交手的另一段故事。

在1972 年訪華中美雙方的其中一場會談中,為了測試白宮改弦易轍的決心,周總理如此說: 「正如你今天下午對毛主席說的,我們今天握了手。但是杜勒斯卻不願這樣做。」尼克遜說: 「不過你說過,你並不要和他握手。」周總理回應說:「不一定,我原來是不得不握的。」「那好,讓我們握手吧!」尼克遜邊說邊隔談判桌又一次伸手過去握手。

周總理仍然興致勃勃的說下去: 「杜勒斯的助手史密斯(Bedell Smith)先生曾經想採取不同的作法,但是他沒有破壞杜勒斯的紀律,因而他不得不用右手端一杯咖啡。由於人們不用左手握手,他便用右手搖了搖我的胳膊。」

周南如何拒絕彭定康

為了不想握手,又不想過於突兀,原來可以如此費煞思量,奇招盡出。這又令我想起另一則發生在香港的故事。

那時是1993 年,香港仍未回歸祖國,中英雙方,因為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要推動其政改方案而鬧得勢成水火,中方官員也索性與之割席。有一次,在大嶼山大佛開光的重大佛教盛事中,當時中國駐港最高級別官員、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相當今日中聯辦主任)周南,與彭定康不期而遇。肥彭遂大方伸手,欲與對方握手,但周南卻當然不想,但又要考慮過於拒人千里之外,在形象上將有不良影響,你估最後周南如何反應?

結果,周南果真沒有握手,反而雙手合十,作了一個佛教禮儀手勢回應,令到彭定康也只有被迫縮手,以相同手勢回禮(圖三)。

所以,都是那一句,握手,從來都是一門殊不簡單的政治學問。

後記

我知道國內也有一個說法,說杜勒斯拒絕跟周恩來握手的故事,純屬虛構。例如徐京利在其所著的《解密中國外交檔案》一書中便指出,根據當時在日內瓦會議期間始終陪伴在周恩來左右,中國代表團秘書長王炳南的回憶,便斷然否認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作者也強調自己反覆查證過外交部檔案,始終沒有發現過相關紀錄,並總結王炳南的回憶是真實、可靠和具有權威性的。

但以上的故事,卻又確實是記載在尼克遜親自撰寫的書中,他更如前述般,闡釋了自己當年訪華的心理和策略考慮,而他記錄與周總理的一段對話,又分明說明拒絕握手一事實有發生,而且還說得如此具體,完全不像杜撰。

有關的謎團,只有日後留待史學家解開了。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