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8

練乙錚:從資訊及人口學觀點看「大漢主義」

【信報-香島論叢】烏市烽煙再起,維人犯漢,幾萬漢人示威不絕,軍警介入,民眾迭有傷亡,中央撤換烏市市委書記及新疆公安廳廳長……;一連串「後七五」事件,都發生在中央領導密集訪疆之後,直令國人看得口呆目瞪。四日,公安部長孟建柱趕到烏市,聲言要貫徹胡總指示,「把維穩作為新疆當前壓倒一切的中心工作」。短期而言,重手出擊,可說是穩住大局的唯一辦法,但長遠點看,便不單是人身安全和局面穩定問題。騷亂後面,還有民族和宗教、恐怖主義、大漢主義、經濟平等、社會平等、少數民族政策、中共管治、外國勢力干預等問題;於局面回復穩定之後,這些方面的既有對策和處理手法,都得好好檢討。但是,筆者認為,有一個不直接屬於政策層面的問題,可能受到忽略,今後也應一併關注,那就是漢人歧視其他少數民族的心理意識。這個問題,遠沒有到可着手解決的階段,因為條件不具備;事實上,我們連對它的認識也嚴重不足。不少漢人,甚至不會承認問題存在,但它確實是存在的,筆者舉一個側面例子說明。

在美國,少數民族對白種人反感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就是後者沉醉於本位文化,意識當中根本沒有少數民族,有的話,也只是對他們的一些不盡不實、經常帶有貶意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s)。美國黑人作家艾里森名著《無形人》,便是以白種人此種心理傾向為題材。(註) 在國際交往上,這種歧視心理常常表現為白種人特別是美國人對落後國家民族的漠視及無知;不少國人與美國人接觸或是到美國生活過一段時間之後,會就此覺得憤憤不平——怎麼我們中國人如此熟悉美國事物,你們美國人卻趾高氣揚自我中心對中國近乎一無所知?難道十幾億中國人都是隱形、無形的嗎?

經濟學對此有很好解釋。「認識」需要時間、心力、金錢,是一種投資。過去,由於經濟實力強大,美國人無需認識其他民族,因此鮮會作出「認識投資」,自然對其他民族缺乏了解,腦海中只有一些錯誤和偏見。相反,由於其他弱勢民族要跟美國做生意、到美國唸書、移民、工作,因此他們會刻意花資源認識美國的各個方面,包括語言、文化、政治、物質、工資、教育制度、福利制度、婚姻法、移民法等,總的來說對美國所知甚多。這個解釋很有力。其中一個預測就是,當美國和其他民族國家的經濟實力差距拉近之後,美國人對這些本來弱勢民族國家的認識便會增加。幾十年來美國先後興起日本熱、亞洲熱乃至近年的中國熱,美國人學日文、中文的愈來愈多,視之為時尚,便是最好例證。同樣情況,二、三十年前存在於港人與大陸人之間,大陸人(特別是鄰近香港的廣東人)對香港的地理、俗語、法制的一些方面,可說「不教自明」,但當時香港學運愛國分子力竭聲嘶大搞「認識中國」卻無人問津;近年來,彼此對對方的認識程度和積極性則朝反方向變化,二者同樣可以用上述經濟理論解釋。在今天的新疆,不少維人抱怨漢人不重視維吾爾文化;別說在新疆以外的漢人,便是移民到新疆、在那裏落籍半輩子的漢人,也大多不會說當地語、不與當地人通婚、不信奉當地宗教(到美國生活的大陸人卻三者都會);箇中道理,也完全一樣。漢人歧視、漠視維人,如同美國人歧視、漠視亞洲人、中國人。

源於經濟誘因的種族歧視,會形成另外一種社會性、心理性的偏見,逐漸與經濟無關,故一些最貧窮的白人(在美國貶稱「白色垃圾」white trash),對黑人尤其是富裕黑人特別仇恨,就是一例。在有了這種經濟因素衍生的非經濟歧視之後,單純從縮小民族之間的經濟差距入手,也不能完全解決問題。事實上,有些引致種族歧視的客觀因素幾乎不可能消失,而且對數量比例愈小的少數民族愈不利,需要用經濟以外、特別是市場以外的方法幫助解決。美國芝加哥大學「法律的經濟分析學」大師柏斯納(Richard A. Posner)便有如下分析。

由於生活習慣、社會經驗和語言差異,人與異族人交往的成本較高;又由於經濟利益如做生意賺的錢或找工作的門路,與個人擁有的關係網絡大小有關,故少數民族必處於不利狀況,受主位民族冷遇而上升無路上進無門。而且,少數民族的人數比例愈小,本民族網絡效應便愈弱(不是按比例減弱,而是按指數規律減弱),非常不利。由於種族人口比例改變緩慢,源於這個因素的種族不平等及由之衍生的非經濟性、心理性歧視,特別難以消除。美國黑人及少數民族佔人口百分之二十六,比例不算低,但中國少數民族總數佔總人口比例只是百分之五,故由上述人口機制產生的漢族對其他少數民族的種族歧視、漠視或冷待,便更難解決。怎麼辦呢?柏斯納認為在此情況之下,市場失效,需要政府的種族補償政策補救。不過,問題嚴重的地方,補償政策過猛,也會引起各種反效果,如令主位民族產生反感,受益的少數民族卻養成倚賴性,等等。故中國的少數民族問題,非一些看來正確的少數民族政策可輕易解決,遑論這些政策,不論是本身或其執行過程,都有問題。篇幅所限,明日待續。

註:Invisible Man, by Ralph W. Ellison, 1913-1994;此書與 H. G. Wells 的一本科幻小說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