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30

陶傑:成傳入戲

葉問的傳記電影加碼追拍,然而,在二十世紀的中國,還有幾個風流人物,今後可以成為傳記的大片題材?

葉問是功夫之王,拍過了。梅蘭芳是戲曲大師,也拍過了。現代文學,只有一座金礦張愛玲,衍生無窮的話題與迷思,張愛玲這座礦,幾十年來不斷開採,也挖得差不多了。

民國時代的人物。葉問、梅蘭芳、張愛玲,還有小鳳仙和杜月笙,都是上一代的歲月風流。有沒有人想過,再過五十年,中國的電影,想找這一代──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朝代──的人物為題,拍傳記片,有幾個可以入戲?

江湖界,拍賴昌星傳;政界,拍黃菊傳奇,還是五十年後,中國人會對余秋雨的身世和作品,懷有無限的好奇?今天的中國影藝,在拍人物傳記的時候,還可以狂吃民國時代的老本,因為葉問、梅蘭芳、張愛玲,無論現實和戲劇,都是引人入勝的人物──也就是英文所說的 Intriguing──因為引人入勝,所以「可以入戲」( Cinematic),但 Intriguing,又 cinematic的傳記人物?

沒有,因為這是一個平庸枯燥的時代。因為即使文學明星,縱橫四十年代,也只有張愛玲一人可供後世議論,擁有傳奇的市場,沒有人有興趣研究冰心的身世、丁玲的作品,或許,還有一個可憐女子蕭紅,其傳奇的迷思指數,可以與張愛玲相比,但其餘許多人,在民國時代,沒有一個人可以入戲。

成傳、入戲,像上鏡一樣,葉問、梅蘭芳、張愛玲、小鳳仙,杜月笙,都是可以入戲的民國人。巴金、朱自清、賴昌星、葛優、章子怡等,名氣是有了,但無法成傳而入戲。這是中國人才的歉收淡季,其實由民國時代已經開始,但民國還有許多真材實料有血有肉的名士、才人、俠客,因為中國文化傳到那時候,還有一縷濃濃的餘芬。

外國電影可以成傳入戲的人太多了,除了邱吉爾、拿破崙、布殊,只黑奴抗爭,就有馬丁路德金、毛康 X( Malcolm X),還有南非的史提芬貝可夫,都當過傳記電影的主角。將來緬甸的昂山素姬,也必然會拍成人物戲。五十年之後,中國人的下一代想拍這一代的人與事,他們會發覺無人可以入影,無事足以誦傳。這是將來的「危機」,當代的中國人,何嘗有想過子孫下代的幸福,未來的中國觀眾無人物電影可看,誰會在乎?這是連一個葉問,也搶爛了市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