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6

練乙錚:中央批地.奶梟伏法.番禺公投

【信報-香島論叢】這幾天有好幾則內地政治新聞都值得留意,現集中一起作簡短評論。

上海市今年三月向中央申請批准迪士尼樂園計劃,本月二十三日獲得結果。批是批了,但土地只限一一六公頃,比香港迪士尼擴建後的一二六公頃還少,是上海市委原先規劃的一千公頃(十平方公里)的八分之一,建成後將取代香港成為世界最細小的迪士尼樂園。聞此消息,一些港人竟為之雀躍,一來認為此舉有利香港與上海競爭,二來認為此決定乃中央特別照顧香港之明證。這都是很可笑的講法,不僅小家子氣,還胡亂在港人面前毫無必要地替中央臉上貼金。筆者估計,中央此次削減上海批地比較實在的原因有四:(一)上海的發展在中央整體規劃中很重要,旅遊並非上海所長,而原上海迪士尼計劃中的大片土地另有更高價值用途,不宜都用來建樂園;(二)中國目下強調民族本位主義,迪士尼代表美式文化,不宜任其過分膨脹;(三)中國本身的娛樂事業要發展,不惜來一點保護主義;(四)黨內高層有派系鬥爭,今年上海幫發功,多次讓胡溫和團派難看,這次卡一下迪士尼,是給上海幫還一點顏色。整個樂園計劃醞釀十年,一千公頃土地是最大亮點,舉世矚目,中央早就知道,最後才狠狠一卡,不簡單,筆者認為第四個原因可能最重要。

三鹿毒奶事件兩名主犯二十四日在河北石家莊就地正法。二人當中,一個是奶品所含三聚氰胺的最大生產商,另一個是在奶中加毒最多的奶品收購中間人。事件去年九月揭發,至少六名嬰兒因飲用毒奶死亡,三十萬以上兒童患上腎結石。三鹿並非內地近年首宗有毒食品事件,之前連續幾起也十分嚴重,以致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近日重慶市「打黑英雄」)不得不有所動作,遂在○七年八月隆重召開一個大會,並在會上表示,將以四個月時間,「進行對食品『打毒』大清理,決心採取一些非常嚴厲、非常有效的措施;『組合拳』打出去後,半年內,中國食品質量將有很大提升」。說得很動聽,三個月之後,薄升中央政治局、任重慶市委書記。一年之後,發生三鹿事件。薄當商務部長,未在食品清理工作上把好關,固然失責,但更可惡的是,當時中宣部為了京奧期間國家「不丟面子」,竟然「捂蓋子」:七月毒奶事發,八月京奧,中宣部至九月十四日還下令禁止所有媒體「擅自報道」有關毒奶資訊,不少家長因此未能及早收到訊息,繼續以毒奶餵養嬰兒。其實中宣部曾在當年發生多起有毒食品事件之後,下達一個政策,要「牢牢掌握輿論主導權,媒體必須嚴守宣傳紀律,規範報道行為,防止發生『金華火腿』和『鐵皮石斛』等一篇報道毀了一個產業和一個品牌的類似事件」(見去年十月四日本欄)。現在三鹿已經破產,兩個主犯亦已正法,難道中宣部的頭頭不應為該部在此事件中的角色丟官、坐牢?

番禺垃圾焚化廠選址惹爭議,受影響市民千餘人二十三日於廣州市政府門前示威抗議,要求負責人下台(見二十四日新浪香港的有關報道)。此事牽涉環保爭議和公共政策中的「勿在我後園」(NIMBY)問題。受焚化廠計劃影響的居民,不少更指摘政府高官當年花言巧語鼓勵他們在未來廠址附近置業,現在卻不經諮詢便決定把焚化廠建在他們居住的地方,實在不公。這是當今內地中產居民維權意識的典型流露,反映經濟進步。國家搞共產主義一窮二白的年代,人民不能飽暖,遑論擁有資產。待經濟發展了,人民有了資產和產權,才能產生維權意識,才明白到「民權」與「官權」之間的矛盾,以及通過體制改革、建立能保護民權的機制的重要性。此事發生後,內地傳媒有詳盡報道,其中質量最高,首推《南都網》設置的「番禺垃圾焚燒廠選址爭議」專題網頁。此網頁內容充實,有事件人物特寫、官方態度及發言記錄、《南》系傳媒報道總覽、焚化廠位置及附近居民及公共設施地圖、網上民意投票站、部落格文章、「支持」及「反對」觀點滙集及解說、網上調查問卷、相關國內外法規和科學知識資料集,最後還登錄大量網民意見。如此高質量時事網頁,方便市民認識事情和理性參與,連香港也少有,應該學習。

在此事上,更值得留意的,是番禺區官方網站二十四日公布的五條處理措施,其中第二條顯示政府已作退讓:「聘請專家作全區區域規劃,垃圾焚燒發電廠選址擬進行重新審視和論證」;第四條則更有強烈民主意識:「建立科學、民主的政策討論機制,不排除進行全區群眾投票」。○註以公投決定「公害」選址,是世界各國文明做法之一,番禺若能引進,開中國風氣之先,是一大好事;這對香港現時政治生活的正面影響,也是不言而喻的。

註:見二十五日《南都網》文章〈廣州番禺或對垃圾焚燒項目去留進行全區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