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3

沈旭暉:閱讀湯普森的「社會醜聞理論」

(在世界各地,政治和經濟醜聞沒完沒了,究竟醜聞有沒有公式可尋?民望高企的上任法國總統希拉克剛被翻舊賬,被指在擔任巴黎市長期間涉及「利益輸送」,且讓我們回顧一宗相當有趣的法國醜聞,來檢驗醜聞政治的特定模式和理論 。)

【南方都市報 -思考天下】1981年法國舉行總統大選,原來以年青改革派形象為招徠的在任右翼總統德斯坦(ValéryGiscardd'Estaing),敗給左翼挑戰者密特朗,這是法國第五共和首次由左翼總統執政。競選期間,「中非人肉鑽石醜聞」成了德斯坦的夢魘。事源1979 年,媒體披露德斯坦早年擔任財政部長時,曾接受中非共和國暴君總統博卡薩送贈兩枚鑽石,而沒有申報。到了他擔任總統時,法國盲目支持中非的人肉暴君總統博卡薩,被視為「利益輸送」。博卡薩也是非洲暴君當中唯一自行加冕稱帝的人,加冕儀式的護衛隊正是由德斯坦派遣的法軍。這樣的人,在德斯坦口中,卻成了自己的親密戰友和家人,自然足以引起民怨。德斯坦落敗,這醜聞的困擾是主因之一。

但再深入觀察,這醜聞和近年不少醜聞一樣,幾乎無風起浪。法國政壇從來不是最廉潔的政壇,法國人對領袖與非洲國家元首的特殊關係一直縱容,例如剛去世的加蓬總統邦戈在法國有大量資產,和不少法國政要都有緊密政商往來,連美英等國也明言他是法國政要保佑的貪汙犯,法國人民並非不知情。假如說人肉暴君博卡薩惹起公憤,諷刺的是最後反而是密特朗容許他以退休法國軍官身份回法國定居,不少德斯坦的政敵更與他結盟,鼓勵他回國奪權,好讓德斯坦繼續出醜,這些法國人也都知道。至於兩枚鑽石聽來驚人,德斯坦以「鑽石只是屬於政府之間紀念品的碎鑽、並已將之變賣捐出」為由開脫,也算符合基本國際做法。同樣收過博卡薩鑽石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就沒有出現過醜聞。當然,當時法國經濟低迷,但德斯坦在中非取得不少廉價鈾礦製造核武,花在博卡薩身上的應酬費算不得完全浪費。

那麼,這醜聞是如何炒熱並持續經年的?

英國社會學者湯普森(JohnBrookshireThompson)的專著《政治醜聞:媒體時代的權力與能見度》,值得我們參考來解答上述問題。在書中,他分析了西方出現的一系列政治醜聞,在最後一章提出一個「社會醜聞論」,提出權力、制度或個人聲譽與群眾信任這鐵三角,作為主導社會醜聞進程的互動公式。雖然媒體主導的現代社會經常通過醜聞來影響政府或個別人士的聲譽,從而影響後者的權力、並提升自身的話語權,但這行為必然受到「信任」這元素規範。信任的對象可以是正式制度,也可以是非正式制度。例如美國人大多認定美國前副總統切尼的公司在伊拉克戰爭牟取暴利,但他們相信美國社會利益輸送的潛規則,因而沒有深究。但當前總統尼克松破壞美國憲法對行政機關權力的規範,民眾才會反彈。

從歷史其他案例可見,法國政客和非洲暴君勾結,無論是否合法,其實原來是受到信任的,前提是對法國利益有利,比中非人肉鑽石醜聞嚴重百倍的公然利益輸送多得是。德斯坦失去了民眾信任,並非因為兩枚碎鑽或道德問題,而是因為博卡薩後期一度倒向伊斯蘭陣營,拜訪當時是西方公敵的利比亞領袖卡達菲,後來雖然反悔,但已令德斯坦極尷尬。而且法國曾就屠殺兒童等事件干涉而不果,顯得這位中非暴君並不給法國面子。德斯坦雖然在1979年下令派軍推翻博卡薩,卻擁戴他的堂兄弟達科復位,達科在短短兩年內又被推翻,顯得法國干涉非洲已有心無力。當時法國經濟低迷,群眾對從前花費高昂的法非特殊關係已不耐煩,進一步深化歐洲整合的呼聲開始高漲,德斯坦在中非的一輪活動都以失敗告終,就成了替罪羊。德斯坦本人下台後,也瞭解民眾傳遞的上述含義,依然熱愛從政的他沒有再糾纏於人肉鑽石醜聞,而是以歐盟先驅身份不斷鼓吹歐洲融合,卻再也不敢碰非洲。溫故知新,希拉克醜聞忽然事發後會否發酵,就要看法國新一代選民對從前建制的制度性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