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8

陶傑:洋人圍法院

【蘋果日報-黃金冒險號】大陸知識良心人士重判,一群歐美領事館人員,到北京法院旁聽聲援。中國充滿自信,不畏「外國勢力」進攻,硬是判了十一年。

這伙歐美洋人,是十年來西方左派的主流代表。由克林頓開始,希拉克、白高敦,到今天的奧巴馬,都深信與中國深層交往( Engagement),不但自己可以做生意賺大錢,還可以促使大陸「民主開放」。

左派對中國無知,沒有讀過秦始皇統一六國的中國政治心理學,還可以原諒。但歐美的左派知識份子,總算讀過一點歐洲近代史,譬如,法國大革命其中重要的一章,就是審判路易十六。

攻陷巴士的獄之後,廢黜了王權,革命政府成立,內有兩派,羅伯斯庇爾的雅各賓派掌控了權力,越來越極端,溫和的吉倫特派,誰更革命?誰是暗中的保皇黨,受到雅各賓黨人的挑戰。

其中的爭論,就是要不要審判國王。雅各賓派主審,而且要求判死刑。吉倫特派想保住王室,不要流血,君主立憲也可以。

兩派爭持激烈。但大審之前,歐洲的王室急了:奧國、英國、普魯士、西班牙,他們恐懼,如果法國革命成功,病毒傳染,歐洲的王室會相繼陷落,各國派出大軍,壓向法國邊境。路易十六的王后瑪麗安東妮,是奧國皇帝李奧波的妹妹──李奧波,就是電影《莫扎特傳》裏賞識小莫扎特,讓小天才進宮蒙上眼睛表演鋼琴的國王 ──奧地利更要出兵拯救御妹。

路易十六本來不必死,但歐洲各國王室,炮響隆隆聲援,革命法庭投票,暴民群情洶湧,國王「勾結外國勢力」,表面證據成立,一票之差,硬是上了斷頭台。

中國經歷過「八國聯軍」,憤青懼怕「顏色革命」,在心理上,中方還是一個「革命黨」。西方經濟崩潰,氣候會議圍剿大陸,會議不歡而散,中國就定下一名英國黑人來大陸運毒判死刑的處決日期。

今天的歐美,都是庸人執政,當然香港也一樣,東西方一起都沒水準,至少這一點,令香港特區顧影不必太自憐,「外圍因素」嘛。不怕的,盡快打一場大戰,人才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