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5

蔡子強:大家希望「Big Brother watching」?


【日月報】上周三,一名15 歲英籍少女在龍鼓灘小型賽車場駕駛小型賽車時,懷疑頸巾被輪胎或齒輪纏,導致窒息,送往醫院後證實不治。

事後,又有輿論批評,說政府缺乏有效監管,所以應該負上責任,並且要檢討法律漏洞云云。

事事依賴政府監視是窒息社會

大家似乎不能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世間是會有意外的。要防止意外,最重要的是,每個人增強自身的警覺性和安全意識,每個人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相反,如果事事依賴政府監視、干預、防止,意外或許可以減少,但那必然是一個十分窒息的社會。愈追求一個百分百安全的社會,代價可能便是George Orwell 在其經典名著《1984》中所說, 「Big Brother iswatching you」的社會。

例如,從近日的新聞大家都知道,滑雪這項運動明顯是有風險的,那麼政府是否為了百分百安全,便應該立例禁止呢?生活中還有很多雷區,例如:入廚房煮食,要提防易燃衣著隨時搶火;樓宇沒有窗花,小童有可能墮樓……為了百分百安全,政府又是否應該全面監管呢?

其實,據報道,賽車會是有透過入會及發牌制度,確保參加者無論是日常練習,抑或是參加比賽,均需符合一定水平,而亦有制定安全指引,包括駕車時要穿波鞋或平底鞋,必須戴上頭套和頭盔,以及要束起長髮等。就是發生意外的小型賽車場,給「新丁」講授相關課程時,所播映錄影帶亦有提醒玩家不能戴頸巾。在這樣的基礎工作上,如果要百分之百杜絕意外,政府便可能要投入更多的資源,來全面監視賽車手現場上的一舉一動。

但是,大家又會否記得,當前一陣子,校園驗毒計劃的討論進行得如火如荼時,大家對這類「大阿哥的監視行為」,又是表現出如何的敵愾同仇呢?

有時為了公眾利益,為了第三者的安全,政府或許始終被迫要強力介入,就如醉酒駕車一樣。但在此之外,對於一些只涉自身者,我們是否要多加警惕,凡事都把責任往「政府缺乏有效監管」身上推,最終會帶來「Big Brother watching」的危險呢?

x x x x x

馬會的偽善

周一,馬會宣布推出新措施,於網上直播球賽,而這些比賽均設有即場投注。於是,邊看邊賭的「一站式」賭波網站,就此橫空出現。馬會暫時已經擁有南美自由盃、亞冠盃、葡超、葡盃及意甲的網上直播權,這些都是如今收費電視沒有轉播的賽事。因此,相關賽事的投注額有望提升,賭風將更加熾熱。

有立法會議員便指出,當年草擬賭波合法化條例草案時,馬會稱只會在歐洲四大聯賽及重要國際盃賽受注,當時的民政事務局也承諾負責把關,防止賭風加劇。今天的情肯定與當初承諾完全不符。

馬會是本港如今唯一的合法足球投注商,由特區政府以法律營造其壟斷地位。

從經濟、政治、及社會觀點來說,壟斷都是很大的邪惡, 要容忍這種necessaryevil,必須要有很好的理由。容許馬會壟斷經營的「官方理由」是,要是多發一些牌照,會因為莊家間的相互競爭,而賭波花款花樣百出,讓賭風更加熾烈。

不錯,馬會的投注網頁確有用「蠅頭小字」,寫上「切勿沉迷賭博」幾隻字,但在實際層面,它卻用盡方法催谷球迷下更多的注,乖乖奉上更多的錢。例如:每次當你在網上下注後,電腦會自動彈出別的下注建議;又或者強迫球迷讓球盤最少要賭200 元等等;以及今次的馬會新措施等等。

從中可見,以壓抑賭風來作為容許馬會壟斷經營的藉口,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偽善。

我不反對賭波,事實上,自己也有間中投注。我所反對的,只是以偽善的理由,讓馬會獨家壟斷,扭曲市場,剝削球迷的利益和選擇權。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