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5

當Roundtable為沈旭暉「護駕」

http://hk.myblog.yahoo.com/waihungyiu3/article?mid=3338

讀到2月20日及21日,掛著Roundtable名義的五個人,分別在《信報》及《明報》揭力去撐起沈大教授頭上那道光環的兩篇文(轉載見後文),頓然破壞了Roundtable多年在我心中的良好印象。我從前見到的Roundtable、認識的Roundtable成員,尚未淪落至如斯田地。

標榜什麼新派,什麼第四代,到頭來,也在喪玩封建王朝的把戲:「人0黎,護駕!」不算超低能,也夠勁搞笑。借問聲,roundtable――圓桌,所指的是什麼?是議事者身份平等,還是實際上等級分明,有人被捧為「King Arther」,立於圓桌之上,被追捧者團團圍住膜拜?


寸唔起,而忽然「河蟹」

滑稽的是,明明沈旭暉一開始就說「一個學術時代的終結」(除非他要歸咎標題是編輯所竄改),而那個終結者/terminator就是自翊為第四代學者的他,Roundtable成員鍾樂偉和陳偉信卻說沈建立的「新框架不等如取代舊框架」。又明明,是沈旭暉得意洋洋地用了五對「VS」、2599字兼層層疊疊的學術包裝紙,(自以為成功的)解構了呂大樂之論,鍾與陳卻說「也只屬新的理論初稿,亦可視為個人在這個社會現象下建立的一套論述而已」。也明明,是沈旭暉「追封」呂大樂為「呂老」,更加說其老至(作者)「已死」,Roundtable成員李祖喬、黃宇軒及葉國豪卻為僅僅因一句「深覺淺白的文字和平易近人的分析概念之可貴」而覺得沈身心受重創、為之心痛――明明從一開始,銳意揭開論戰戰幔的就是沈旭暉,在roundtable成員的眼中,沈楚楚可憐,沈只是被傳媒利用,沈在〈第四代學者眼中的呂大樂昔日情懷〉所寫的並無什麼企圖。難道,他從來只是很天真很傻?





論戰之科學精神

傳統社會學課程,day one就是要師生「互片」,片個片片碎、片甲不留。因為社會學人相信,從互相激辯中,可越辯越明,一步步接近現象的真義。鍾樂偉和陳偉信,這不是什麼「物競天擇」或「商業法規」,而是科學精神。社會科學理論之所以科學,就是它隨時準備被人挑戰及否定。所以,一個門派「隊冧」另一個門派,徒弟「隊冧」師父,產生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在西方學術界上屢現不鮮。即使「不在勝敗,只為理解」,過程絕對血淋淋。沈旭輝在行內混了這麼多年,沒可能不知道。



新派取代舊派、徒弟取代師父,拋開功名成敗、個人榮辱,論戰的狠、絕、辣,為的是持續進步,青出於藍。套用於一個組織的成長上,成員腐化、權慾薰心,哪管他是什麼的創會主席,亦該予以教訓,而不是護短。





亂拋書包,人見人憎



因此,假使沈旭暉要「滅呂」,也不是什麼問題。問題是,當中是否堂堂正正、使出真功夫,叫人心服。



五位Roundtable成員,你們嫌呂大樂〈我的「昔日情懷」〉那近7000字太長,但你們兩篇文章前後也不經不覺用了4000字了,加上沈原文的3900字,便有8000了。但我想請問在一大堆稿稱為「新思維、新框條」的書包裡頭,我們可否「回收」到一些較為「有substance」:即言之有物的點子?又或者,姑且容我從沈的〈第四代學者眼中的呂大樂昔日情懷一個學術時代的終結〉文中的五個解構點,隨便的勾出幾個問題,試試刺激一些「公共知識流通」──

1.「衝擊Vs被衝擊」?
如果呂大樂是依照他的第二代的規範去定義「衝擊」,我們又如何評價新世代的規範及其對「衝擊」定義?沈旭暉是否覺得,新一代的規範是否等於一定比舊一代的進步?新一代的規範,算不算也是一種建構?



2. 「議會民主Vs直接民主」?
言下之意,沈是否覺得要放棄他所指的「民主政治中介體」?其實客觀上,所謂的「議會民主」與「直接民主」是否根本從未分割?沈的「解構」,會否反而迫使我們對兩者二選其一;從而建構了一套虛假的兩難式(false dilemma)?



3. 「媒體報道Vs事實真相」?
我們不應用媒體去理解事實,但是否沒有媒體過濾,我們便可一勞永逸的得悉「事實」?後現代理論一開始便申明,真相不止一種,或再嚴格去說,這世界沒有所謂真相。如果當日立法會外有多人以不同角度親眼目睹的,版本各有不同,這一對「VS」又能否處理得到?不記得後現代理論,我們也該記得在1950年黑澤明有一套《羅生門》。沈旭輝,這裡不止20年,而是50年了。

4.「激進Vs保守」?
那麼又應否存在「第二代學者」與「第四代學者」、「舊派」與「新派」的分野?此舉又是否違反了後現代學說的精神?


5.「責任組織Vs不負責組織」?
這裡不是邏輯思考出錯,就可能是偷換概念。呂大樂只質疑社運組織的行動責任的問題,而不是將其負責任與否歸咎於組織的組成模式。打個譬喻,如果某人投訴一個男人不負責任,難道等於這人投訴著凡是男人都不負責任?定還是,又有人加添了新派的解(建)構?


陳智思說,他看沈旭輝的文章,要看兩遍。我不介意看文章看兩遍,我介意的是,用了看兩遍的時間後,我能否有兩倍的得著。我寧願看7000字的老話,也不想看2600字的空話。


你撐了什麼?


當一篇文章在網上討論區大受歡迎時,人們為了什麼而高興?要「爆」,上載一幅性感照、一段自拍片,也可以很「爆」,也可嬴得不少掌聲。

已有一個月,未見沈旭暉的回應。

其間,很多人撐。Roundtable撐、陶傑又撐(而同時堅決否認是在抽水)。依我愚見,要撐得起,其實很簡單,從來就有一件很原始很基本的工具,不假外求。沈教授,請摸一摸屁股對上,應該尚有一條腰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