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2

沈旭暉:熱書《中國夢》與進攻性現實主義

【明報-咫尺地球】最近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出版了《中國夢》一書,引起國際關係學界熱烈討論,香港的出版社迅速製作了繁體版,並邀筆者以數百字放在書內推介。這著作的強烈民族主義、主張與美國直接抗衡等觀點,與本人觀點大相徑庭,按成龍的說法,似乎應該說一句「其實我是拒絕的」。但剔除觀點不論,它使用理論的方式屬一家之言,已值得讀者參考,又確實是應該介紹的。

內地與香港不同,對國際事務有基本關注,原因不單是在於視野問題,也有宏觀背景﹕六四事件後,愛國主義成了中國官方寄予厚望的國家向心力,中國人對國際事務的興趣也愈來愈大。在這過程中,中國知識分子的兩大陣營新左派和自由主義者,都逐漸鞏固了各自對國際事務立場的基本見解,其中前者和民族主義的結盟,成了國際社會格外感興趣的現象。在這背景下,《中國夢》和《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等系列著作一脈相承,對內主張建立強而有力、更盡社會責任的中央政府,對外主張公開爭奪世界霸權。這些並不是新鮮事。

稱中美存結構性衝突 倡主動競爭

但相對上述作品而言,《中國夢》保持同一意識形態傾向性之餘,刻意結合學術、市場和現實政治,頗值得研究,無論大家認同其觀點與否。當然,此書對美國、日本、冷戰等理解都有主觀成分,對中國持續發展的隱憂沒有相應着墨,類似沙石可謂不少。但重要的是作者大量引用東西方軍事理論、戰略理論、國際關係理論,來說明為什麼中美結構性衝突不可避免,從而主張主動競爭,教人想起西方進攻性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學派奠基人John Mearsheimer。這學派雖然被一般人看作「鷹派」,但理論體系嚴謹,是受尊敬的國際關係學派之一,Mearsheimer本人也是在世的國際關係權威,經常表示自己性格溫和,並不好戰,不過是提出一個理論去維持世界均勢。

《中國夢》作者在上述學派的基礎上滲入不少煽情、宏觀、又是孫子又是孫中山的中國特色,令表達效果和原主義不盡相同,但在興奮地高呼「學習美國、超越美國」、「中美博弈注定是場文明較量」、「大國復興呼喚尚武精神」的同時,還是無異於代表中國學界向社會系統性闡析上述理論框架。在這層面而言,就比《中國不高興》優勝了。

現役軍人高調出書

當然,西方學界對《中國夢》注視,筆者在美國遇到的中美問題專家都在談論這本書,主要還是因為作者劉明福的背景。一方面,他在解放軍的軍銜並不高,只是大校,雖然在國防大學教學,但也不能算是代表軍方;何况解放軍現役將領發表和政府不一致的言論,近年也有不少先例,例如朱成虎的「中國核武反擊美國論」就教人難忘。但另一方面,就是在美國,現役軍人發表這樣的著作,不申報待批也是不可能的,《中國夢》洋洋數十萬字,並非朱成虎那樣可以衝口而出解釋,這也不同十年前轟動一時、被美國視為疑似恐怖主義教材的《超限戰》,那畢竟是由退役大校寫成的。西方評論員多認為,就算《中國夢》只是個人觀點,在這時候如此高調出台,作者四出接受訪問和宣傳,自然是被安排的試風工具,這說法也不無道理。讀者對這本書有興趣,可同時閱讀Mearsheimer的《大國政治的悲劇》,會對相關觀點的理論脈絡有更深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