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7

陶傑:歲月狼吻

【蘋果日報-黃金冒險號】《歲月神偷》果然變成一部政治的抽水機。官員紛紛搶先,有一股勢力把電影「定性」為「香港精神」的代表作,訓令今天的年輕人,,要多學習戲中的補鞋匠夫婦,不要埋怨,「自食其力」,奮鬥再奮鬥。

這麼老土的道德理論,今天的八十後會聽?不可能的。因為《歲月神偷》的殖民地時代,雖然貧困,但所謂「港英」,給香港的底層市民許多活路。

先說戲中這家僭建陋築的補鞋小店。不錯,那時的警察貪污(戲中上門要賄賂的,是一個說粵語的洋幫辦。當年洋幫辦,即所謂「白皮豬」,高高在上,不必自己開口收錢,自有下面的「黃皮狗」們代勞,回去上繳分贓,所以麥理浩才向葛柏和韓德開刀),但「港英」有靈巧的江湖規則,你給了錢,就可以自由拼搏,以後大展鴻圖,我不再煩擾你。

殖民地時代,無論多底層,都有向上發展的門道。譬如鑽石山的詠藜園,五十年代在山溪邊搭起一家竹棚,出售担担麵,那時的警察來不來收賄?一定有。但詠藜園後來壯大了,老闆發了財,成為跨國企業,寧願以前的「港英」,有一點貪污,香港是一溪活水,在淺窄的石縫流成溪澗,雖然沙石俱下,小澗流成大江。

今天的「港中」呢?特區政府不會讓你在小巷無牌經營補鞋攤,在山邊搭棚子開一家麵檔。連有心人呼籲天水圍的空地開放自由經營大牌檔,讓人自找活路吧,官僚搖晃着三等的腦袋,你推我,我推他,不了了之就是不肯。

有了廉政公署,沒有了民生,有個屁用?今天的特區政府追捕小販,把小販追得跳河淹死。從前的警察不會,他檢起一隻蘋果張口就咬,不付錢,但他給你一條活路。

以《歲月神偷》向「八十後」說教,是存心欺騙。小販、大牌檔、街頭小食店、雜貨舖士多,化為遍地商場,都在地產經濟之下消失了。政府管員還有臉站上台,推許這齣戲,叫年輕人一起學習「香港精神」?早已死了,連鬼影也沒有,還哪來的「精神」?一齣戲只是一首輓歌,看了笑一笑就是了,不要讓無聊的官員群起毛手毛腳狎弄,塞進私貨。導演是老實人,提防性騷擾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