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5

余省三:財閥經濟的金權遊戲

【香港獨立媒體】與大部份成長於冷戰時代的香港人一樣,筆者目睹新自由主義旗幟下,前美國總統列根力推貿易自由化和去規管化、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力推私營化,騎警 怒破工會示威陣,然後經濟起死回生;我們都經歷了全民炒股炒樓趕上車,全民「進修」自由經濟,「學習」林行止社論;我們又經歷了出口飛躍,之後製造業北 移,齊齊利用國內廉價勞工。隨著樓價股票步步高升,一代人身家水脹船高,還出了幾位「出身卑微」卻又「白手興家」的大亨,這不正好證明香港是能者居之的自 由經濟嗎?若沒有地產業香港那來經濟增長? 香港有兩大迷思,或最少戰後成長一代有兩大迷思。

迷思一:
香港是一個自由經濟體,完全自由競爭,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市場,能者居之。 香港是世界著名的「自由港」,諾貝爾經濟學家佛利文在其著作《選擇的自由》( Free To Choose)高度贊揚香港是全球經濟最自由地區,難道還會錯嗎?

迷思二:
香港及亞洲經濟增長奇跡都是由十多個《福布斯》大亨撐起,如果不是有這幫「天才」,我們全都要失業了。

但觀察社會實況,這些說法又明顯難以自圓其說,我們生活中由超級市場、肉食蔬菜進口,到貨櫃碼頭、地產、建築、電力、煤氣、巴士,怎麼來來去去都是 幾個本地財團?香港經濟不是靠零關稅「自由港」出入口貿易創匯累績財富嗎?通貨膨脹、資產泡沫、財富轉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在那裡?

一直以來香港社會討論這些問題,一般都流於「自由經濟」優越性的空泛推論,或是陷於社區文化的感性關懷;而傳媒對於超級富豪財閥的報導,又經常在阿 謏奉承、崇拜迷戀與無情批評漫罵間搖擺。我們卻極少有機會看看到底是怎樣的歷史背景、政治環境,造成今日的財閥經濟。畢竟,香港與東南亞經濟現狀也是政治 與經濟力量交互的結果。

F.Scott Fitzgerald:「你知道嗎,有錢人和你我不一樣」; Ernest Hemingway:「沒錯,他們的錢比你我多。」

周博(Joe Studwell)的《亞洲教父:透視香港與東南亞的金權遊戲》(Asian Godfather:Money and Power in Hong Kong and South-East Asia), 多少填補了這片空白。作者研究亞洲經濟多年,人脈甚廣,除第一身採訪了部份「亞洲教父」外,更從財閥身邊人物入手,揭開亞洲教父們鮮為報導的過去及其所處 的歷史環境。雖然書中不乏富豪們的趣聞軼事,但這不是一本財經八卦書。作者是希望從財閥們不甚光彩的致富之道,由下而上地把他們所代表的東南亞政經環境描 繪出來。作者一再強調這不是為了揭醜,而是希望刺激讀者思考怎樣才是可持續的發展之路。(當然,對於迷戀「成功人仕」的粉絲,這書也可以當「發達秘笈」 讀,當有一定啟發,可謂各取所需。)

文章開宗明義指出,數據清楚可見,東南亞經濟發展及金融風暴後的經濟復甦,主要歸因於出口與中國因素,並以跨國公司外判製造加工為主導。東南亞與中國以出口推動的經濟奇跡,是由極具效率的廠商,加上勤奮克苦的工人所撐起,財閥們的參與程度其實很有限。

財閥們對出口少有興趣,每位教父的帝國核心都是壟斷經營權、特許牌照和政策造成的封閉市場所孕育的實質企業聯盟(de facto cartel)。他們擅長建立政商關係獲取本土各行各業的特許經營權,及透過政府的產業扶持優惠政策套利(例如所謂高科技)。由食米蔬菜鮮肉進口、港口、 電力、交通、電訊、石油、至混凝土、海沙、石礦、賭業,形形式式的牌照、管制與壟斷經營權,及由此引伸不同行業的實質企業聯盟(例如建築、地產、超市), 使財閥們不需要研究技術,無須面對國際競爭,不用建立國際品牌,就累積龐大財富。

「當有人告訴你,他是靠努力致富時,記得問他:『靠的是誰的努力?』」- Don Marquis

這其實完全反映在他們發跡的政治環境。

早在東南亞殖民時代,這些特許壟斷經營權多由宗主國洋行操控,到後殖民時代這些壟斷經營權又被本土政權用以培養鞏固管治班底。由於東南亞好些國家的 華人被禁止進入政治領域,或政治上根本不足以對本土統治階層構成威脅,所以華商反而被選擇為商業代理人,授予壟斷經營權。商人獲得經濟利益後, 將成果與政治主人分享。

不論是早期殖民統治,還是日本佔領,或獨立後的民族主義統治,成功的亞洲富豪就是能夠根據統治者的變化,不斷改變顏色,使統治階層與財閥形成彼此相倚共存的關係。

另一方面,東南亞銀行發展史與財閥掘起也息息相關。從五十年代始,泰國盤谷銀行與香港匯豐銀行積極擴張,打破了極為保守、充滿殖民時代規則的銀行體 系。據九十年代香港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Goodstadt)所說,匯豐銀行實質上「主持」了各種壟斷經營權的易手,把經濟高地從英國洋行轉移到本地華商新貴手中。當然,走在時代浪尖的匯豐也與 日後掌握本土經濟動脈的巨商建立密切關係,業務得以急速擴張。

作者認為,香港的對外貿易確實十分自由,但其公用事業、地產等各行各業卻被寡頭壟斷(Oligopoly),內部經濟一點也不自由。香港和其他東南 亞國家一樣,各種壟斷經營權及企業聯盟使價格被抬高,每個人都得接受與高昂價格不成比例的服務質素。不論是白領還是藍領,衣食住行的價格都「被膨脹」;財 閥壟斷進佔各行各業,也阻礙其他財團加入有效競爭、並窒礙中小商人及年輕創業者的發展空間。

「如果我們做錯了甚麼,派你的人過來和我的人談談,他們私下就可以搞定。」- JP摩根聽到政府反壟斷法新聞後,對美國總統羅斯福如是說

財閥經濟對社會民生的扭曲顯而易見,但超級富豪與既得利益階層卻繼續「賺盡」,捍衛這「行之有效」兼「穩定」的政治制度及寡頭壟斷營商環境。

今日香港正處於政治經濟發展的轉捩點,財閥及既得利益體制與普羅市民的期望愈走愈遠,財閥及政府仍堅持舊有運作方式,並認定那些與其意見相左的人都 是「不理性」、「激進」兼「製造麻煩」。結果是公民意識日漸成熟,但財閥與統治階層卻擺出一副高人一等姿態,發表荒謬晦澀、與民生脫節的政見。

周博認為,若曾蔭權避開關鍵政治改革,以「側側膊」態度推一份似有實無的政改方案,其個人政治利益計算上可能是醒目的策略,但這卻可不是長治久安、回應社會變化之舉。畢竟,單純依賴殖民時代式威權管治,已不足以使日漸成熟的公民順從於扭曲荒謬的財閥政治與經濟。

周博Joe Studwell
資深中國及亞洲事務觀察家,經濟學家,自由撰述評論家,作品散見《經濟學人》, 《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觀察家雜誌》等.他是著名中國經濟投資期刊China Economic Quarterly (CEQ)創刊編輯.1990至93及93至2000年間分別長駐香港與北京,作品包括The China Dream (《中國熱》)及 Asian Godfather:Money and Power in Hong Kong and South-East Asia(《亞洲教父:透視香港與東南亞的金權遊戲》)及EIU出版的十本著作. 目前, 他正撰寫一本有關東亞地區發展史的新書.

伸延閱讀
* The Commanding Heights : The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 - (How economic belief swung, over-simplified and hijacked over last 100 years.)
* 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 by Alice Poon
* Uneasy Partners: The Conflict Between PUBLIC INTEREST and PRIVATE PROFIT in Hong Kong by Leo F. Goodstadt
* Profits, Politics and Panics: Hong Kong's Banks and the Making of a Miracle Economy, 1935-1985 by Leo F. Goodstadt
* Land Administration and Practice in Hong Kong by Roger Niss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