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6

沈旭暉:魔鬼經濟學與十八仝人

【日月報】談觀點前,申報利益。筆者從2003年起客席主持商業電台節目,自劉細良進政府,應是《光明頂》最初始嘉賓主持之一,也不定期為商台灌錄國際專欄,包括目前《晴朗》的美國智庫環節,管理層會相約brainstorm節目策劃。其實這些不是什麼利益,監製能證明我近年主動推掉不少節目,既是工作繁重常在海外,也希望多介紹新人,少說外行事。這些年來,經歷商台三任台長、三任監製,同時跟港台等媒體合作,不敢自居資深傳媒人,但自信不至要攀附。筆者贊同潘小濤兄日前文章的精神,惟對坊間一些論證感憂慮。

要改善 應爭取政黨法

1.很多人批評商台讓政黨贊助。說「沒有政黨法」而不能判斷民建聯是政黨,我們不接受;但民建聯或民主黨屬下只做社會服務、不帶母體品牌的衛星組織,算不算政黨?不少有免稅慈善團體註冊的社會企業有政黨背景,能否贊助非政治節目?有政黨法的地方,答案直接;無政黨法的香港,沒有機器測量誰不是魔鬼。假如政黨決心贊助,白手套千萬;若拒絕民建聯,不止要拒絕民主黨,還有很多,包括一些現有贊助。社會劃線只可從「是否政治廣告」、「廣管局是否批准」等條例,而非是否政黨。要改善,應爭取政黨法,對象是政府,不是電台。

2. 有認為民建聯贊助令商台失去傳統,這傳統的代言人是林彬先生。殺害林彬的兇徒必須制裁,六七暴力必須譴責,主持形容事件為「意外」並不莊重,但邏輯不應延伸至民建聯贊助。假如邏輯成立,特區政府作為六七後台的地方代表贊助節目,林彬符號就應出現;身為青年民建聯副發言人的季霆剛主持財經節目,符號也得應用。林彬受尊敬,因為他捍衛廣義的言論自由,只選民粹切入點,正是林彬反對的。無論說不說道德語言,都不得不保存商業品牌,這品牌不是讓民建聯絕迹,而是捍衛言論自由。一天沒有機制不容許民建聯贊助,這自由就得被捍衛,其他組織贊助成員主持牛肉麵節目的自由才可被捍衛。若接受贊助與否,全憑主觀良心,這才是開啟潘朵拉的盒子。

3.有擔心此例一開,電台會把時段賣給單一政黨。假如見錢開眼變成唯一準則,我們絕不接受,但什麼情况下這會出現?要是廣管局裁定節目是廣告,監管嚴密。要是非廣告,政府容許電台以大氣電波營商時,把監管託付另一機制。在這機制,商台本身就可以轉手,至今沒有,因為不論成本(cost),價格(price)都不易維持價值(value)。電台自力更生,需要3類節目﹕廣告寵兒;不受歡迎但有贊助的;市場中等而建立品牌的。它們必須並存才有價值,不能以見錢開眼或不開眼為單一規條。前者眾所周知;後者可舉一例,去年筆者為商台主持5集美國大選特別節目,黃永本人到美國採訪還得自費,他說是國際責任;《十八仝人》屬第2類。要是所有時段變成《十八仝人》,不會有聽眾。媒體被社會賦予第四權,有責任監督、不是附和政府;商營電台讓三者失衡,同樣沒有聽眾。沒有聽眾不代表沒有蹊徑,但商台要走這路,早應賣盤。這是見錢開眼的上下限,不完美,例如出現封咪事件;但不至無序,新名嘴不是劉迺強而是潘小濤。要改變,得針對這機制,或檢討大氣電波,不是民建聯。

商台沒有原則性錯誤

4.有擔心政黨贊助潛移默化影響輿論,對其他政黨不公。這得政治獻金法解決,但社會也應注意贊助凌晨時段買的不是收聽率,而是重構權。無論《十八仝人》有多少聽眾,筆者不相信它能開拓新票源,乃至認為有反效果。重要的是政黨獲得策劃地位、政黨人獲得主持身分,足以放在履歷政綱,被第二創作予非聽眾、國內外。不明白的,可參考日前《大公報》。假如筆者是社會資本核數師,會認為這才是60萬價值所在。擔心以本傷人的與其調高價格,不如調節價值,像規定自資主持須以另一名目出現,一如大學把高級導師和教授分流於不同供求曲線。

社會道德並非不能與商業並存,也有量化基準,讀《Freakonomics》當有啟示。商台作為商營電台,在目前制度下,沒有原則性錯誤。關鍵在對政黨的監管、媒體的供應,爭取另有對象。既然《十八仝人》在執行層面沙石不少,商台應主動制定指引,維持品牌效益,例如設定贊助時間和金錢比率上限、列出植入式廣告、指令贊助節目遵守平衡官方求證等原則。若嫌不夠,不妨效法財經節目免責聲明﹕「民建聯/民主黨承諾可守可不守,選民或會蒙受全盤損失。」這些都是枝葉,社會混淆的,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