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6

練乙錚:再論曾余大辯論(二之二)


【信報】續昨文:不過,沒有重大議題,政黨很難在光譜上移動,就算移動了,選民也不一定能察覺、相信。公民黨就其專業形象而言,本可更往中間挪移,又因為其基本盤比民主黨小,移動的時候支持者流失不多,機會成本比民主黨低;可是,中間地帶沒有新票源。

由於當權派過度保守,一些本是溫和民主派的選民按捺不住,開始激化;另一方面,大量年輕人以典型激進風格進場,光譜右端的選民密度急增(見圖二,光譜右端以雙線表示較高選民密度);結果不只引得社民連本身進一步激進化,連躍躍欲動的公民黨,在黨內較激進意見佔了上風之後,也一道往右大幅挪移。

公社兩黨雖然在政治光譜上接近了,但兩者階級和專業背景不同,爭取支持者之際,不是零和博弈,兼且二者丁財俱薄,此時合作無害而有利。按理論推測,如果兩黨不作此激進化挪移,一定會有其他更激進政團進場補位,令兩黨失去發展機會。但是,這種大挪移必是在有重大議題出現之時方可落實的,而且不能只是個「口水議題」,而必須是有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動作那種,經歷過了,激進選民才會真正相信你挪移了,而且是不可逆轉地挪移了(曾蔭權邀請余若薇辯論,客觀上有測試公民黨激進化是否不可逆轉的作用,激進選民也會瞪大眼看)。

有什麼動作比辭掉立法會議席再爭取補選更能打動這些激進選民,並與之捆綁一起、以後難分難解呢?因此,社民連高招之處便是提出五區公投!公民黨聰明之處便是接招上陣!此動作完成後,民主派政黨在政治光譜上的新布局便也完成了。相對於選民激進化的新形勢,新的布局更合適,更能代表泛民主派當中的各種民意。

在挪移過程中,民主黨是不能動的,因為它的基本支持者多,挪移的機會成本大;但這樣一來,在過程中,民主黨便少不免要忍辱負重,不惜和公社兩黨就公投議題鬧政治矛盾。

事實上,民主黨不參與公投,對公社兩黨反而有利,不然,大家都激進化了,彼此之間又出現零和競爭,並非好事,不利於泛民主派拉開戰線,把彼此定位布局合理化。從這個觀點看,三個民主黨派客觀上其實配合得很好,它們之間半年來的恩恩怨怨應該不難化解。

對民主黨而言,事件讓它的定位更清晰,中方於是放膽與它談判。如此,泛民主派的兩翼更能自由出擊而不互相干擾,靈活性便增加。再往後看,由於一部分本來是溫和民主派的選民激進化了,流向公社兩黨,故民主黨為補流失,還應該往光譜中間方向微調,威脅自由黨的腹地。這情況出現之後,三個民主黨派的實力都會逐漸增強。對泛民人士而言,這便是五區公投的更大收益。



按:周前拙作〈五千年文明史上的三次朝野對話〉刊出後,科技大學雷鼎鳴教授對其中引用的一些史料的真確性提出質疑,筆者由衷感謝。雷教授早年治史,對《尚書.洪範》的真偽及成篇年代、武王伐紂之後有沒有往訪箕子等問題,都採取比較接近疑古派的觀點,那是很審慎的態度。以近人顧頡剛為代表的疑古派,背後有幾百年的學術累積,觀點很有份量,不過,近二十多年來,出土文獻提供了大量證據,推翻不少疑古觀點 (當然也證實了另一些),總的來說,改變了疑古思潮的強勢。這個學術爭議因涉及文化虛無主義的論爭,六十年來不幸帶有相當的政治性,李學勤也牽涉其中,中外都有爭議,十分複雜,筆者不在此多談,只說明一些史料出處。《尚書》是遭秦火之劫的古籍之一,現存版本有今、古文兩種,一般認為今文版較可信,疑古派對此無異議。

〈洪範〉 是今文《尚書》二十八篇之一,其成篇年代不晚於戰國,應無疑問。二○○八年出現的近年第三批出土竹簡「清華簡」當中,包含一部相當完整的先秦版《尚書》,預料今年年底前可初步整理好並發布內容,一定有助於釐定〈洪範〉篇的成篇年代下限。

另外,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成果之一是判斷了武王伐紂的可能年期上下限,並指出其中以公元前一○四六年最有根據;由於〈洪範〉記載武王在克殷「後二年」往訪箕子,故筆者指此事發生於一○四八年,並非手民之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