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0

倪匡:人命大升值/想了解,就犯罪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稱為是「好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稱作是一項「大進步」。事情是:中國人的人命,大大地升值哩!

從因各種各樣的形式死亡的中國人,可以向死亡事件的責任人索取賠償開始,其實已經是一種大大的進步,比死了什麼賠償都沒有進步,所以,人命的賠償額越大,當然表示進步的狀態越甚。也所以,人命升值,應該是好消息。

最近的人命價,是九十萬(人民幣,下同)。得到這最新高額賠償的死者,名叫陶惠西,江蘇省東海縣黃川鎮人氏。在今年三月二十七日,陶惠西和他九十二歲的父親陶興瑤因為抵制強拆,共同自焚,兒子燒死,父親重傷。

必須說明一下的是,強拆,是極具中國特色的一種行為,即在業權擁有者反對的情形下,商勾結官,或根本由官主導進行強佔私人業權的行為。業主為了對抗強拆,遭遇十分慘烈,有自焚的,有被推入土坑活埋的,有被打死打殘的,有被安上各種罪名捉將官裏去的,全國各地都有發生,未聞有什麼賠償的。沒賠償,理所當然,「水墨畫」,就這樣。這一單,死者獲賠九十萬,有些油畫味道,卻當然是好消息。而且,九十二歲老人傷勢極重,圖片所見,極之恐怖,可能不治,不幸死亡,當然至少也該有九十萬──進步的步伐若快速,還有可能創造人命價值新紀錄。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當地鎮政府賠錢,當然是認了自己有過失。而這賠款,卻不是由責任人拿出來,而是從鎮政府公款中來的。鎮政府公款從何而來,自然來自人民的課稅。官員犯了錯,出了人命,賠償,用的是公款,官員有什麼損失,受到了什麼教訓?不過款項倒是真正做到了「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真值得稱頌啊。

---

日前提及,有為了抗爭強拆而自焚的兩父子。為反強拆而不惜以死相拼的老百姓很多,當然,若照官方慣用的邏輯,或是「水墨畫」的標準,那些死者,和十三億七千萬這個數字相比較,當真是微不足道之極,老是提及,很是「尋釁滋事」。但還是忍不住要提,因為這其中一位自焚抗爭者陶興瑤老人,已經九十二歲了。

九十二歲,很老很老,任何人,看到了這樣老的老人,就算沒有敬意,至少也不會眼看他要自焚而不加救援的罷。然而,老人硬是燒成重傷了。

記者了解到,這位老人,經歷過北洋軍閥,國共內戰,抗日戰爭,參加過金門戰役(按:應該曾是解放軍),一生經歷,地痞流氓都遇過,鎗林彈雨都經過,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中都活着,撐過來了,結果卻不得不在拆遷小分隊的面前,在自己的身上點起了火。

這樣的慘事,使人聯想起什麼?會不會聯想到現今的生活環境,比起他過去的九十二年的任何一年都要惡劣?如果竟不幸萌生了這樣的想法,又想探索一下究竟為什麼會形成了一個使九十二歲老人要自焚的社會,那就更不幸了。因為:「你如果希望了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這句話,當然是針對中國人說的(朝鮮也可以),說這話的是艾未未,一個不甘心做奴民的藝術家,有着做人必須有的良心。

想了解何以地震時最多倒塌的房屋是校舍的,犯罪了。想了解何以毒奶粉竟然橫行那麼久、受害人竟如此多的人,犯罪了。想了解何以自己生來就活該是奴民的人,犯罪了……

想了解,就犯罪。艾未未這句話說得真好。要不犯罪,就要不明真相。可是官方又屢屢指責群眾「不明真相」,要當一個不犯罪的老百姓,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