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9

沈旭暉:斯洛文尼亞足球——「野蠻運動」的政治手術

June 18 斯洛文尼亞 Vs 美國

一般評論常以為所有國家都在推動足球狂熱,以為把足球推到政治的高度,就是各國政府的共同公式。昨天與美國隊對壘的斯洛文尼亞卻是一個反例:對從南斯拉夫獨立不足二十年的這個南歐小國而言,足球因為政治原因,反而一度成了人民唾棄的不受歡迎運動,球員一度被貶低為「野蠻人」而不是人民英雄。對此,該國學者Peter Stankovic 有詳細研究。

斯洛文尼亞是前南斯拉夫中位置最北的加盟共和國,國民收入相對較高,與資本主義歐洲互動較多,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逐漸興起脫離南斯拉夫的民族主義,熱情比後來爆發大規模衝突的波斯尼亞及克羅地亞等國的分離主義更高。

然而,斯洛文尼亞始終不敢公開挑戰高壓的共產政權,凝聚民族情結的工作,就落在文化一類軟層面,更需要能分辨是否「自己人」的運動。

足球一直是前南斯拉夫的體育強項,南斯拉夫隊當年有「歐洲巴西」之稱,成了理所當然的中央國運。

斯洛文尼亞儘管也有自己的地區球隊,隊員卻大多是來自南斯拉夫其他地區的新移民或其後裔,從爭取獨立的角度而言,未免相當政治不正確。

因此,斯洛文尼亞民族主義領袖決定潛移默化的抹黑足球,將足球宣傳為毋須用腦袋、「野蠻人才愛的愚蠢運動」,以暗示擅長足球的非純種斯國人低人一等。

與此同時,他們大力提倡山地體育,因為南斯拉夫其他成員國的山地不多,不會和它競爭,並利用山地體育和瑞士、奧地利等西歐阿爾卑斯山山國拉關係,何況這座山的接壤國還包括法國、德國和意大利,它們都是歐盟核心。於是,在此後二十年,足球在斯洛文尼亞大為衰落,斯洛文尼亞成了最早被西歐在心態上和實質上接受為「自己人」的前南斯拉夫成員。

諷刺的是,自從南斯拉夫解體、斯洛文尼亞獨立成功,它的所有體育國家隊都成了民族主義象徵,包括足球,從前的禁忌開始解凍,加上斯國意外地在歐洲國家盃和世界盃都能進入決賽周,對這小國而言,絕對是超水準發揮,足球狂熱終於從新興起,球員又變回國民偶像,功利的國家主義者,又決定利用足球服務政治。

不過,就是在這前提下,斯國民族主義者依然堅持進行「足球政治手術」:一方面,八年前世界盃決賽周那隊斯洛文尼亞繼續以前南斯拉夫移民及其後裔為主力,但官方對此刻意低調,更在本國足球評述期間為球員改名,好讓本國觀眾不要想太多與愛國無關的東西。

另一方面,由於「野蠻運動」的形象還是深入民心,在知識分子圈子,斯國民族主義者又會解釋球隊有那麼多新移民,正是因為「這正是新移民向上流動的唯一途徑」,本國人因為多才多藝、更愛食腦,才不屑競爭這樣的體力勞動,希望維持本土優越性。

到了本屆世界盃,斯洛文尼亞隊的本土球員比例大增,來自波斯尼亞、長期在意大利和德國踢職業聯賽的前鋒Dedic,就是僅有出生自前南斯拉夫其他地區的代表之一,與八年前相比,「成份」政治正確了很多。無論本屆斯洛文尼亞表現如何,該國足球手術經過四十年的高低起伏,已宣告基本完成:假如表現可以勝過繼承南斯拉夫主體的塞爾維亞,手術效果更是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