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8

沈旭暉:南韓民族主義的「反共愛國足球」

June 17 南韓 Vs 阿根廷

近年南韓隊的球迷熱情已遠超日本,風雨同路的忠誠度又遠超內地球迷,秩序井然得可比示威的韓農,可以說,已成了亞洲球壇最民粹的勢力。我們常以為只有北韓是國家掛帥,其實南韓一模一樣,而且論其潛在發展,甚至猶有過之。

假如南北韓統一,相信未來的韓國民族主義難免直接挑戰日本、中國,成為東北亞隱憂。

政治演繹足球

南韓足球和民族主義拉上關係由來已久,源自1966 年北韓在世界盃的出色表現。當時北韓不但在球場上壓倒南韓打入決賽周,更淘汰意大利打入八強、僅以3: 5 反負當時由尤西比奧領軍的葡萄牙,就是國內經濟的GDP 數字,也同時壓倒南韓。

南韓獨裁總統朴正熙為了反壓對手、提升國民士氣,決定讓南韓中央情報局以特務方式發展足球,成立「陽光照地」特別計劃,挑選二十多名球員一邊灌輸「反共愛國」意識、一邊嚴格受訓,過程威逼利誘、注射營養劑等無所不用其極。我們想像北韓會做的,南韓都會做,像電影的「魔鬼隊」那樣。

計劃並沒有存在太久,但徹底改變了南韓足球的方向,既培訓了一批精英球員,也開啟了國民教育計劃。從那時候開始,南韓人習慣了以政治的高度演繹足球,欣賞角度極其國家主導,無論球員表現如何,都吹捧球隊「神奇、頂級、超卓」。

慢慢地,日子有功,南韓足球逐漸成了東亞、以至整個亞洲龍頭,球場成了南韓民族主義者取得國際優越感的場所。而且,足球狂熱見證了、過渡了南韓整個民主化過程,讓國家政體改變期間,維持了民族的向心力,對維持國家穩定大有功勞。

「亞洲人」未成熟

近年來,北韓足球已不能對南韓構成威脅,加上兩韓關係相對於六十年代已解凍,經常有南韓人提出與北韓組成聯隊參賽,單純的「反共愛國足球」已不合時宜。為了延續南韓足球民族主義的熱情,其頭號對象,卻變成宿敵日本。日本殖民朝鮮半島的歷史不但被北韓渲染,在南韓人心目中也依然記憶猶新,南韓足球水平一直領先於日本,就被賦予高度民族性的解讀。2002 年日韓聯合主辦的世界盃已成歷史,其實南韓申請主辦權時,有這樣的決定:假如獨自勝出自然要慶祝,失敗也要慶祝,唯獨被安排和日本共同主辦就取消慶祝,可見南韓球壇的反日情緒。

近年南韓足球引入西方管理,打破論資排輩的傳統,其實也希望將風氣擴充到其他行業,證明論資排輩的日本模式,已不合時宜。

雖然日韓淵源甚深,但南韓球員不太流行到日本聯賽作賽,情願留在國際關注更少的本國聯賽。目前只有兩名代表隊成員在日本效力,上場入球的後衛李正秀就是其中之一。不少西方記者發現,世界盃時非洲觀眾會為本國以外的其他非洲球隊打氣,明顯有「非洲身份」存在,但亞洲觀眾卻不大會為本國以外的其他亞洲隊打氣,例如不會有南韓球迷大張旗鼓支持鄰國日本。相信要中國球迷集體為日本高喊口號,也不會在可見的將來出現。雖然近年日本提出「亞洲共同體」,但「亞洲人」的概念尚未成熟,這自然與歷史問題與現實政治有關,但與南韓的民族主義足球也有一定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