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2

沈旭暉:烏拉圭足球的「小國崛起」奇跡

July 10 烏拉圭 Vs 德國

兩屆世界盃盟主烏拉圭四十年來首次打入四強﹐重拾老牌強隊的光榮﹐雖然未能晉級決賽﹐舉國上下還是歡欣若狂。事實上﹐這可作為國際關係「小國崛起」的案例﹐值得足球以外的其他範疇參考。

按國力分析﹐烏拉圭絕不能與面積廣大、人口數千萬乃至過億的巴西、阿根廷相提並論﹕它是南美最小的國家之一﹐面積和北部的圭亞那、蘇里南相若﹐而這兩國因為歷史和技術原因﹐情願走進水平低得多的中北美及加勒比海賽區比賽﹐令烏拉圭成為南美洲賽區的第一小國。論人口﹐烏拉圭只有三百多萬﹐也就是不及香港的一半 ﹐是歷屆世界盃冠軍、乃至歷屆四強國家中人口最少的﹐就是不提巴西、阿根廷﹐也遠遠不及戰績差得多的玻利維亞、哥倫比亞等。小國並非沒有在世界盃成功的例子﹐但通常只能像克羅地亞那樣短暫興起﹐畢竟在人口基數低的前提下持續找出足球天才﹐乃可遇不可求。其他曾打進決賽週的人口小國都只有剎那光輝﹐最成功的已算是斯洛文尼亞﹐其他的科威特、牙買加、千里達等﹐都是絕對不成氣候的過客。

烏拉圭卻突破了上述小國的局限﹐國家隊成績就是回復不了 20世紀上期的顛覆﹐也畢竟保持了繼巴西、阿根廷後南美第三的身份﹐在美洲國家盃的成績並不差於兩大足球王國。而且烏拉圭百年來培育了大量傳奇球星﹐由第一屆世界盃的「獨臂球王」卡斯特羅﹐到九十年代的「王子」法蘭斯哥利﹐和今天的「新上帝之手」蘇亞雷斯﹐都為人津津樂道。

究其原因﹐除了烏拉圭足球與英國的先天血緣關係﹐就是烏拉圭在足球與英國逐步脫籍後繼續轉型﹐把生產球員視為一條龍產業、國家的重要經濟命脈。僅在烏拉圭首都蒙羅維亞 ﹐5-9歲的兒童足球隊就有百多隊﹐它們和國內各地、各年齡、各級別球會接鉤﹐足球一如我們的中英數科目﹐是烏拉圭人從小到大的必修科。他們的層層淘汰、良性競爭制度﹐也一如我們熟悉的考試制度。烏拉圭人並不抗拒這「考試」﹐因為他們知道足球畢竟是比較穩定的生活途徑﹐就是成不了一流球星﹐外流到二流聯賽、地區球會、或當本土球隊的員工﹐都不會比當小公司的會計失禮。近年烏拉圭球員還刻意開拓相對乏人問津的新興市場﹐不少到印尼、烏克蘭、卡塔爾﹐甚至非洲阿爾及利亞當外援﹐令足球員成了烏拉圭最有價值的「技術勞工」。

上述策略﹐正符合學者近年提出的「小國崛起」理論﹕當然﹐什麼才算是「小國」、什麼才是「崛起」並沒有客觀定論﹐但烏拉圭因應自身優勢發展相關產業﹐在全球市場創造被需要的價值﹐不挑釁鄰近強權﹐再以專才姿態向外輸出產業 ﹐來回應全球化時代的挑戰﹐大方向無疑是成功的。烏拉圭經濟在南美而言相對發達﹐能投放發展足球產業的資源﹐也比玻利維亞等窮國為多。本屆烏拉圭打進四強 ﹐對這個小國的足球產業肯定再有增值效果﹐「功臣」蘇亞雷斯被當作國家英雄﹐是實至名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