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7

沈旭暉:戈爾巴喬夫「賣國門」的中國啟示--第4個波羅的海共和國?

【明報-咫尺地球】剛聯同WikiLeaks公布「阿富汗戰爭日記」的德國媒體《明鏡》,月前獨家揭露了另一個有趣故事,雖然沒有在西方引起注意,卻在俄羅斯引起軒然大波。這對特別關心統一、分裂等議題的中國,也有所啟示。

險被出賣的加里寧格勒

消息發布人通過解密20年前的電報,發現在蘇聯解體前夕,末代領袖戈爾巴喬夫為了力挽狂瀾,一度無所不用其極,曾在1990年向當時的西德駐莫斯科大使館發放絕密電報,建議把蘇聯領土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售賣予西德,換取巨額援助。這對今天的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是奇恥大辱,報道出現後,早被憤青視為賣國者的戈爾巴喬夫誓言不知情,說這只是一名高級軍官的「個人提議」,而這位軍官又恰巧已辭世,所以什麼也不用查。

加里寧格勒在東方世界名聲不響,但在西方歷史十分重要,有獨一無二的地緣政治特色。我們攤開世界地圖,會發現俄羅斯聯邦有一塊和本土毫不連接的飛地(enclave),位於立陶宛和波蘭之間,面積和波羅的海3國差不多,不留神會以為那是第4個波羅的海國家。這片土地就是加里寧格勒。它原來是德國領土,以往德國的涵蓋範圍比現在位置靠東,加里寧格勒就是東普魯士首府。後來德國在兩次大戰戰敗,東方領土被肢解,東普魯士最終被波蘭和蘇聯完全瓜分,蘇聯吞併的就是加里寧格勒。莫斯科不願將之併入立陶宛,情願將之劃入俄羅斯聯邦,讓俄羅斯擁有西部不凍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就繼承了這塊飛地。

從上述背景可見,把加里寧格勒「歸還」德國並非沒有歷史根據,但德國卻不會對此積極。德國並非對統一前領土沒有興趣,早在兩德統一前,西德就在 1957年完成「小統一」,兼併了二戰後淪為法國保護國的薩爾蘭(Saarland),這「國家」曾獨立參加奧運會和世界盃外圍賽,一度被安排完全獨立。但在1990年,西德以忙於兩德統一大業為由,對戈爾巴喬夫的「賣國」一笑置之;就是在今天的新納粹分子眼中,真的要擴大疆土,也首先盯上其他德國人居住的地方,特別是和德國愈來愈融為一體的波蘭西部,而不是所有德國人早被趕走、今天距離本部遙遠、立陶宛和波蘭都有領土興趣的加里寧格勒。

西方木馬屠城式肢解俄國?

那俄羅斯憤青為什麼對「醜聞」義憤填膺?須知普京上台後,俄羅斯民族主義愈來愈高漲,對被西方肢解的陰謀十分感冒,早就假定西方有意讓加里寧格勒「自然」脫離俄羅斯,好讓這對手失去最後的西方不凍港。上述憂慮並非源自這片飛地十分西化,和俄羅斯本土完全不同,也不是因為當地有殘存德式建築,或有把德治時期浪漫化的個別行為。根據《衛報》調查,當地人依然一面倒認同自己是俄國人。

問題是從俄羅斯本部到加里寧格勒,陸路必須通過立陶宛。立陶宛和俄羅斯原來有免簽證協定,還雙安無事。但自從立陶宛2004年加入德國主導的歐盟,無可避免的要放棄部分國家主權,包括需要嚴守歐盟貿易邊境,令俄羅斯本部和加里寧格勒的溝通出現了天然斷裂。俄國認為這是歐盟霸權、乃至德國陰謀的赤裸裸體現,擔心繼續下去,加里寧格勒人會滋生本土主義。因此莫斯科委任了以反德著稱的Georgi Boos為當地行政長官,不斷宣傳「德國威脅論」,並安排當地人可享有全體俄羅斯人都沒有的待遇﹕免費獲得護照,當地小孩也獲免費安排到俄羅斯本部旅遊。

然而經濟制度的疏離,還是令要求加里寧格勒自治的呼聲湧現;對西方而言,假如它脫離俄羅斯,利益遠比德國將之兼併更大。西德當年放棄收購加里寧格勒的「義舉」,今天反而被看成「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木馬屠城式算盤。此情此景,俄羅斯可怎樣?

中國有不少加里寧格勒

其實同一問題也可問中國。中國憤青經常認為為了捍衛領土,就必須反對共同開發邊境或主權爭議地區,不相信這比堅守壁壘能加強向心力。但是,中國的加里寧格勒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