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2

林天悟:假如中港媒體融合

內地《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發表了多篇有關凱恩股份的報道,質疑該公司在上市過程中涉嫌內幕交易,及非法侵佔國有資產。凱恩股份認為報道內容失實,嚴重損害公司聲譽而報案,仇子明隨即被浙江公安局以「涉嫌損害公司商業信譽」通緝。事件曝光後惹來全國嘩然,網民紛紛對記者表示支持,《經濟觀察報》亦發出聲明反擊:「對於有人試圖借助公權力壓制輿論監督,威脅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表示強烈譴責。」在輿論及民間壓力下,公安機關終於撤銷了對仇子明的刑事拘留決定,並向他賠禮道歉。內地網友質疑執法機關成為財團的「家丁」及「打手」,又明白這不是單一事件。

仇子明的遭遇在內地極受重視,亦是網上熱門論題之一,民眾都認為記者和報社以名譽和安危押上重注,在強大壓力下仍捍衛了新聞自由,彰顯了傳媒應有的道德尊嚴,值得各界讚賞。

港傳媒冷對仇子明案

然而,香港報界處理這則新聞時卻出現十分有趣的現象。截至昨天為止,在慧科搜尋(Wise Search)鍵入「仇子明」或「經濟觀察報」,從結果作出分析,最冷待事件的是在地鐵派發的免費報紙,也許是版面珍貴,或者連日來有更值得報道的大新聞,所以對「內地記者被通緝」案隻字不提。第二份沒把該宗新聞放在眼內的,竟然是一向號稱重視人權民主自由的「民主大報」,該報沒有把仇子明的消息作出獨立報道,只在上周五當公安撤消通緝令後,報道了另外兩名內地記者的家屬在同日離奇被車撞,懷疑與兩人發表上市公司負面新聞有關,而仇子明的名字終於出現在稿件尾段,總共只有一百二十八字。

另一份「第一大報」亦把事件看得很輕,連日只有一則簡訊,全文一百二十一字,而昨天則刊出兩篇評論性文章,抨擊記者受到無理迫害,但同集團的姊妹報,至今沒有任何報道。

即是說,全港最暢銷頭三位的收費報紙,總共只有二百多字是報道仇子明被無理通緝的消息,若說有甚麼報紙就有甚麼讀者,這些報紙是否能代表大部份香港人的主流價值觀呢?是否暗示市民根本不重視新聞自由?但是,新聞是經過編採人員篩選後才刊出,那些掌握資訊選擇權的報社要員為何作出這種決定呢?若這是反映他們內心的新聞觀,對讀者來說是否最適合呢?還好網上沒有界線,要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一點不難。

另一邊廂,三份親中報章均相當重視仇子明案,除了大篇幅報道外,還有多篇評論文章,反映出一種「愛之深、恨之切」的痛心感覺。在香港傳媒中,「公信報」可說最看重該宗新聞,除了「翻炒」內地消息,記者亦有致電《經濟觀察報》向副總編輯王勝忠查詢,由對方證實有人提出以七位數字的廣告費,暗示企圖收賣報館,但被一口拒絕。昨天公信報仍有詳盡報道仇子明的逃亡經過,內容宛如美國電視劇的驚險情節。

「踢黑」心態減退

有行家對仇子明肅然起敬,立即封他做偶像,卻慨嘆香港尚有新聞自由,但傳媒卻在自我審查地步步退卻,「若有財團以百萬廣告利誘,有多少間報館能抵住利誘呢?或者說,老闆可能以員工利益,或者怕惹官司作擋箭牌,結果選擇屈服。」一名資深前輩則說,過往香港記者以狠辣和「去得盡」見稱,經常進行深入的「偵查報道」,以揭破社會的陰暗面為使命。但近年本地傳媒銳氣全消,有時更一面倒吹起「和諧」風氣,與大財團或政治權力中心站在同一陣線,有些高層人物以能當有勢力人士的「家丁」為榮,不無悲哀。

前輩說,傳媒中其實不乏有心人,雖然次數劇減,但近年亦有大公司因記者的追查而惹上大禍,不敢明目張膽欺壓小市民。但可悲的是,媒體之間缺少了一種爭先「踢黑」的心態,曾有報章揭破某財團愚弄小股東的手段,財團負責人立即召開記者招待會還擊。縱使沒有實質證據支持,但部份傳媒仍甘於變成商家的「傳聲筒」,不加分析地為對方發言,後來謊言終於揭穿,那些傳媒就把消息低調處理,蒙混過關。這種「對用家友善」(User Friendly)的做法,不能說是做假,但變相是出賣了傳媒應有的專業操守及尊嚴,令人傷心。

行家從仇子明的遭遇談到內地的傳媒生態,有人問:「假如中港媒體融合,香港記者還有競爭力嗎?」從內地的例子看來,論風骨膽量,大概無人能及《南方都市報》等「報壇烈士」;比文筆,坦白說,有些香港記者的稿件真是慘不忍睹,大部份記者文筆亦僅僅在合格邊緣,具文采的則是屈指可數,反觀內地卻是好手如雲,以寫稿速度和文學修養,贏盡!

論浮誇或嘩眾取寵招數,誰都知道內地胡謅高手多不勝數,擦鞋及造假新聞的能力堪稱世界第一,香港記者肯定望塵莫及;論掙錢手段,內地除了正規薪金,記者在工作上數不少,更經常收到紅包,不用向公司申報也毋須報稅,相比於生活指數,香港行家算是「赤貧記者」了。

假使兩地傳媒融合,香港記者真的一無可取嗎?想來想去,大概只有國際視野是優勝的。可是,按內地情況來說,國際視野某程度上是崇洋媚外,即是不解國情,大有可能是負資產,扣分。經過連串分析,結論是十分悲觀,有行家甚至認為:「幸好中港之間一道無形高牆阻隔,否則香港記者可能無立足之地了,到時大家一起下崗吧。」

蘋果產品改變傳媒形態

說說其他,這個星期,行家的話題總離不開「蘋果」,其一是蘋果電腦,許多記者都是iPhone用家,現正密謀搶購iPhone4;攝記則指iPad儲存和傳送相片十分方便,可以代替筆記電腦,故已掀起購買潮。大家拿這兩件電子產品,都明白這就是傳媒的未來形態。

在這幾年間,報紙、收音機及電視率先被塞進桌面電腦,現在正再度解放,投入到流動資訊載體中,「iPhone改變世界」已不是預言,而是現實。當然,iPhone只是一個代號,背後還有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機趕上來,這是一場血肉橫飛的資訊科技競賽。

另一個被行家談論的「蘋果」是壹傳媒。台灣的「壹電視」再度被當地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否決新聞台牌照,只批准其開辦體育台。但壹電視已於上周五率先網上試播,香港許多行家都隔岸關注,並試看其新聞及娛樂節目,以動畫輔助的畫面感覺很新鮮,亦真的令使報道更生動,但有人報稱最大發現是衣性感的「天氣女郎」十分養眼。

無論如何,兩個「蘋果」相信不久便會開通,當新聞台脫離了笨重的電視而跳進人們的掌心裡,傳媒會變成哪種形態呢?值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