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0

林行止:箝制貪婪 規範自由 公私合作

一、

堅尼系數偏高(點四二七或點五三三;見五月十三日本欄)、貧富兩極化日趨明顯,並非香港獨有,而是資本主義世界的普遍現象;造成這種極端情況的根本原因,是弱肉強食的特性,即使在法律約束下仍然主導市場活動所致。在一人一票政黨輪番上台執政的地方,為了討好部分選民或受正義感激發,必有基本上認同資本主義的政客,主張制度不可變但應通過重新分配社會財富以打造既富裕又公平的社會,因為這是防止「民變」令資本主義制度受創甚且被推翻的最佳手段;資本主義福利國由是產生。非常明顯,這種政府充當羅賓漢的策略,的確可收「和諧社會」效果,在福利周到亦即由政府「免費」供應四五道菜全餐的地區,人民安居樂業,全球「經濟難民」湧入,大吃「免費午餐」。由於「免費」成本昂貴,福利國成為萬稅高稅之國,然而,饒是如此,有限度的稅入追不上無限度的需索,政府不得不在先使未來錢無法應付後進一步先使未來沒有的錢,結果自然種下禍根……。看看美國財赤及以萬億美元計的「福利赤字」(政府答應給人民的種種福利保障卻沒有財力為後盾),便知大事不妙。

特區政府一來未有「政黨輪替」的迫切性,因此毋須討好選民;二來貧富雖然懸殊,但本港的「貧民」,只是相對的說法,因為房屋政策、綜援計劃以至有限度的免費教育及免費醫療等等福利安排,令所有港人的基本生活條件不太差。在這種大前提下,當局自然提不起對現行制度作革命性改革的勁。可是,受「新發財」傾向作炫耀性消費的社會現象所影響,沒有多餘錢可以隨花費的「貧窮」階層,便覺得「社會不公平」而生怨氣;加上社會流動性窒阻重重,「八十後」即使「讀飽書」亦難爬上社會階梯,其不滿現狀的情緒溢於言表。和「六十後」的一輩屬於「走地世代」(free ranch kids)不同,「八十後」生於溫室,要他們在職業上「循序漸進」,固有困難,加上看不到成功「漸進」後的前景,他們遷怒社會制度,不難理解。上述這兩股怨氣合流,香港社會便瀰漫仇富鄙商和對不公平現象失去容忍耐心動輒起而抗爭的氣氛!

在這種大環境下,要怎樣做才會恢復「社會和諧」?對這個大題目,筆者沒有答案,只能提供
一點看法,供大家參詳。

二、

從歷史視角看,資本主義隨社會制度的進化而不斷演變。換句話說,資本主義絕不會因為社會制度變遷而殞落(俄羅斯和中國現在都「走資」是為明證),它不是「靜止不變的建制」,而是不斷以修正的新面目支配社會發展。

據《倫敦時報》無任所編輯卡爾斯基在新著《資本主義第四波—在金融海嘯中誕生的新經濟》(A. Kaletsky:《Capitalism 4.0-The Birth of a New Economy in the Aftermath of Crisis》, Public Affair)的「分類」,資本主義「第一波」出現於「拿破崙戰爭時期」(一八○三—一五年)、「第二波」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世界大蕭條之後、「第三波」則由七十年代石油危機引致的世界衰退誘發,這三個階段的資本主義本質不變但貫徹手法各有變通;目前已處於「第四波」(按 筆者不知道 Capitalism 4.0該怎麼譯才正確,把四種不同形態的資本主義稱為「四波」,只是試譯,尚望高明指正),必須強調指出的是,和此前「三波」一樣,「第四波資本主義」仍具備生產私有化,供求、價格及投資等俱由市場決定的特質,但「自由放任」太久衍生了很多不公平現象(精明的商人把不善經營者淘汰出市場,令經濟更有效率,卻形成壟斷或半壟斷之局,製造了諸多不公平交易,缺乏討價還價能力的低下階層成為最大受害者),而「金融海嘯」清楚展示,放手讓一度被社會大眾視為英雄人物的資本家「自由發展」,基於不可抗力永不知足的貪婪天性,最終會釀成災難性經濟損耗,為了不致禍延大眾,只有假政府之手以大眾(納稅人,即使政府無中生有地印刷鈔票,未來亦得由納稅人「付款」)的金錢填補此金融黑洞……。資本主義雖然闖下大禍,但它在本質上比社會主義(遑論共產主義)及目前內地行之好像很有效的有資本主義特色的社會主義優越,是不可取代的制度。然而,不少在過去數十年在「放任自由」下滋生的極端現象,應該被揚棄被改良被修正。卡爾斯基認為首先應被掃地出門的是艾.蘭德主張絕對自私、無條件歌頌弱肉強食的客觀主義學說(筆者最近一次詳介蘭德學說是○五年九月二十九日的〈內地大款與蘭德相見恨晚〉,收台北遠景《老手新丁》)。這種看法,相信可為不少港人認同。香港人絕不是不贊成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制度,只是行之太久、積弊已深,力主應予矯正的人料數不在少。

卡爾斯基的另一項提議是政府與私企不應再絕對分離,而應「改善關係」,尋求合作之道,由私企經費由政府作為持份者進行監督。這種方法,在內地似乎做出成績(若一切仍以政府為主導,很快便會出大問題)。港人對公私合營合作也許不很習慣,但這種形式總較由私企壟斷或半壟斷,對普羅市民較為有利。本港公用事業俱落入全力追求最高利潤的商人之手(追求最大利潤是傳統企業的目標〔Objective of Firms〕),為了達致利潤目標,「奉旨加價加費」,受苦的只是那些收入(包括綜援加幅)趕不上漲價的市民,這對私企公平對低收入階層不公平,社會不和諧由此而來;這類事業若加入官方因素,其後果是利潤目標不可能定得那麼高,而即使無法達標或出現虧損,亦會盡量避免通過加價而是由稅款(當中大部分來自直接稅)填補。

上述這些做法有違傳統資本主義原則,卻是紓解社會怨氣的良方,事實上,這是避免資本主義「被打倒」的可行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