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1

沈旭暉:前原誠司要做什麼

【明報-咫尺地球】近日外交界出現罕見羅生門,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和中國外長楊潔篪會面後各自表述,日方聲稱會面氣氛「良好」,中日問題幾乎是什麼都解決了,日本首相和中國總理也快將會面。對此中方強硬反駁,力證絕無其事,批評日方聯同「某國」製造事端。有評論認為前原誠司「太業餘」,不能掌握和中國打交道的精髓,隨便對外傳話。然而,從他當外相後中日關係的發展所見,很難說他是業餘的。

非傳統鷹派 精讀中國研究

前原誠司是典型的日本新生代精英,畢業於京都大學國際政治系,在日本外交界屬於名門。他被日本傳媒稱為「日本的貝理雅」,甚至是偶像派「堅尼斯系」,是民主黨的人氣新星。現任日本首相菅直人雖然是他的上司,但也曾是他的手下敗將﹕2005年,前原曾擊敗菅直人當選民主黨黨代表,也就是黨魁,資歷並不淺。在日本國內,前原的外交專家形象已確立,而他的路線很清晰﹕重視美日關係,支持日本「普通國家化」,也就是修憲,列明什麼是日本的自衛權,因此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宣傳「中國威脅論」,被北京視為鷹派代表。但我們應注意前原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鷹派。他與昔日自民黨小泉純一郎的作風不同,因反對參拜靖國神社而受到傳統右派批評,他對上一代有軍國主義記憶的右派並不賣帳,更嘲諷小泉是「只有一隻眼睛的獵人」。北京認為他不懂中國,但他精讀了日本學者中島岭雄、永井陽之助等全部關於中國的研究,而且他本人的中文水平不俗,太太也懂中文,更曾在香港生活。

視中國稻草人 凝聚民意爭相位

前原師從日本國際關係權威高阪正堯(Masataka Kosaka),高阪曾任哈佛大學、美國國際戰略研究所等客席研究員,成名作是發表「現實主義者的和平論」,是日本現實主義學派的代表人物,主張通過發展日本軍力捍衛東亞秩序。這派主張日本擁有自己的外交實力,鞏固日美同盟,但也不願完全倚賴美國,最好通過中國激起日本內部鬥心,擺脫過去20年經濟發展的低迷。高阪正堯曾勸前原不要當純粹的外交官,因為那做不了首相。因此前原的外交並非以對中國怎麼樣為目標,也許根本沒有長遠的中國政策,只要把中國當稻草人,凝聚新一代民意,再把他送進首相府。有趣的是,他似乎對中國模式頗為欣賞,多次批評自民黨的程序官僚、官商勾結,曾整頓日航、處理豐田回收,似乎把中國樹立為對手後,還會私下號召日本學習中國的效率,奪回失去的20年。

惹京高調批評 成前原政治資產

這樣看來,他近來的表現就不難理解﹕對內他要證明自己已「盡力」維繫中日關係,只是中方愈來愈強硬,所以日本也不得不強硬。在他演繹下,釣魚台撞船是中方製造的,沒有北京首肯,那艘船不可能到達釣魚台,邏輯就是北京不久就證明了它有能力禁止保釣船出海。在他演繹下,中日領袖會面擱置自然是中方出爾反爾。北京近日對他的高調批評,是他的寶貴政治資產,這樣一來,他可名正言順扭轉鳩山由紀夫的親華外交,走回美日合作軌迹,但同時顯得只是借力打力的被動回應,又可對國內的反美情緒有所交代。北京通過批評他向菅直人施壓是行不通的,一來前原有實權,並不完全受菅直人制約,二來北京愈是針對他個人,他愈是得分。至於長遠對華政策,對前原來說,他成為首相後,就會想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