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7

沈旭暉:藤球制度化與東盟領袖爭奪戰

【南方都市報】亞運衆多特色項目當中,最富觀賞性的相信非藤球(sepaktakraw)莫屬。這項界乎足球、籃球、排球和踢毽之間的傳統東南亞競技,規則是用頭和腳讓球不著地,或“踢”(馬來語sepak)或“傳”(馬來語takraw),經常出現倒掛發球、雙人共射一類典型卡通鏡頭,東南亞傳統會場內更有食品和DJ播放音樂,吸引到不少對此毫無接觸的觀衆。藤球在1982年被亞運列為表演項目,1990年在北京亞運會成為正式比賽項目,一直由泰國壟斷金牌。

亞洲藤協在1987年安排代表隊訪問中國,被視為藤球全面傳入中國的里程碑,可見它在中國歷史之短。

在泰國,藤球的普及程度好比中國的乒乓球,有如此諺語傳世:“睡覺前可以看不到媽媽,但是枕邊一定要有藤球”。但它成為泰國國技的背後,也有外交含義。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乃至緬甸等藤球強國都聲稱自己發明瞭這項運動,究竟是哪國的民間傳統規則應被列為國際慣例,說法莫衷一是。雖然泰國人聲稱他們數百年前的王室就已向全國推廣藤球,並有古畫作證,又強調泰國早在19世紀就在全國學校普及藤球,但藤球得以進入現代國際視野,畢竟首先因為馬來西亞:馬來西亞藤球的起源也可上溯至15世紀的馬六甲蘇丹國,二戰結束那年,馬來亞的檳榔嶼舉行了一場藤球表演賽,西方觀衆才驚嘆這項運動存在。

藤球對外曝光後,馬來西亞、菲律賓分別迎接獨立,泰國新國王拉瑪九世即位,東南亞區域整合的局面開始成型。1961年,上述三國正式成立東盟的前身東南亞協會,而在兩年前的1959年,三國聯同越南、柬埔寨等多國創辦了東南亞半島運動會。東南亞區域整合之初,並非如今天那樣以人口最多的印度尼西亞為領袖(印度尼西亞甚至未能參加這個“半島”運動會),而是由泰國和馬來西亞競逐領導權。

其實泰、馬兩國歷史淵源甚深,泰南和北馬本來就是同一文化區,藤球也是在那地區興起的,但今天雙方既然各為其主,自然要努力把藤球的“釋法權”爭取在自己的一邊。東南亞運動會比亞運有更多特色比賽,除了藤球,還有菲律賓棍術、印度尼西亞古武術、泰拳、毽球、法式滾球等,都是正式項目。能把多少本國特色項目推而廣之,也是東南亞國力和尊嚴的宣示。

最終,對藤球國際化較積極的還是泰方。東南亞運動會出現後,泰國教育部長喬·哈利在 1960年改良了藤球的規則,將之與排球賽規混合,令賽事更符合現代規範,也不再讓正式比賽的藤球球員赤腳上陣,被泰國人稱為“現代藤球之父”。19 64年,泰國成立了官方的體育促進機構,由包括軍方和政府官員在內的各界組成,推廣藤球被列為重要工作目標。在泰國堅持下,泰國人改良了的藤球在1965 年首次進入東南亞運動會。自此泰國一直是東南亞運動會的獎牌大戶,更壟斷藤球項目,在軟權力的聲勢上,泰國通過藤球就壓倒了馬來西亞。時至今日,馬來西亞已不能與泰國爭奪藤球的“國技”地位,畢竟馬來人對羽毛球更有熱情,泰國也把藤球和同樣講究身體靈活的泰拳等量齊觀,為這項運動賦予越來越多的本土特色。這個藤球規範化的過程,值得世界各國參考,中國民間流行的踢毽更可參考。

上世紀70年代開始,印度尼西亞經濟發展,在東南亞的發言權越來越大,加上有伊斯蘭人口大國的身份,令國際社會開始視它為實質地區領袖,泰國在東南亞的核心角色被攤分了。泰國原來稱霸的東南亞半島運動會,也在印度尼西亞于1977年加入後突破半島的地理範疇,改名為“東南亞運動會”,自此金牌大戶也變成了印度尼西亞;藤球雖然繼續被泰國壟斷,但越南、緬甸等國都在急起直追。越南、老撾、緬甸、柬埔寨都是在1995-1999年才加入東盟,但它們的東盟身份早被藤球收編,這不得不算是泰國的遠見。假如東盟未來進一步整合,藤球應是衆望所歸的“盟球”,泰國當年大力推廣之,始終是加強它在東南亞核心作用的一著妙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