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0

沈旭暉:尼泊爾的中華武術傳統

【南方都市報】尼泊爾在中國史書上稱為「廓爾喀」,史上和中國關係已頗密切。中尼關係近年更火熱,除了基於文化和地理原因,也是因為中國希望以尼泊爾在北邊牽制印度。2003年開始,尼泊爾每兩年就舉行「中國節」──這原來由中國文化部主辦,後來則加入了廣東省合辦,令主辦亞運的廣州市與尼泊爾有了進一步交往。但就是這樣,一般華人還是難以相信尼泊爾最受歡迎的體育項目之一,居然是中國武術。

  說來尼泊爾和中國的武術交往可能長達千年,武俠小說粉絲可能耳熟能詳。這些雖是小說家言,但也有歷史依據,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梁羽生的武俠作品。梁羽生將中國武俠小說的核心舞台拓展至尼泊爾的佈局,不是安排一兩個「番邦高手」參與中原武林大會角逐,而是把尼泊爾王室和清代的國際關係一併納入武俠世界,從而表達個人的意識形態。例如在他的《冰魄寒光劍》和《冰川天女傳》系列,創下的整個「冰川劍法」流派,就是由中原武人和尼泊爾公主「冰川天女」合創。在他筆下,這套劍法後來被中原武林接受為主流武學,雖然依仗的「冰川」還是源自尼泊爾段的喜馬拉雅山,但已突破了一般武俠小說引入異國武術的東方主義色彩,比波斯聖火令或扶桑忍術結合得更好。

  為什麼尼泊爾武術和中原武術容易合流,梁羽生也提供了曲筆解釋。在他筆下,古代的尼泊爾上流社會不但懂華語,領袖們更以說華語為時尚,雖然中國從未正式殖民尼泊爾,只曾接納尼泊爾朝貢(朝貢國是否擁有完全主權一直是西方國際關係學界的爭論議題)。從這個角度看,中華武術在尼泊爾大行其道十分合理,就像印度、巴基斯坦等前英國殖民地流行英國傳入的運動板球一樣。

  冰川系列的時代背景設在清代初年,距離納拉揚汗(Prithvi N arayanShah)於1768年統一尼泊爾王國不久,英國勢力尚未入侵,尼泊爾算得上中國的邊境大國,一度對西藏構成實質威脅。尼泊爾和喜馬拉雅山鄰國錫金原是世仇,錫金王戰敗後逃到西藏避難,尼泊爾王乾脆出兵佔領錫金和西藏的整個後藏地區,達賴、班禪齊齊向清廷求救,結果清軍在1791年驅逐尼軍,打至加德滿都,是為乾隆王所謂「十全武功」的最後一「全」。

  梁羽生卻是這樣演繹這段歷史的:飾演反派的尼泊爾王子暗中勾結西藏白、紅、黃三教,圖謀本國王位;又有尼泊爾民族主義者以其他大國為後援,希望入侵清朝。最後,中尼兩國卻通過武林高手聯姻,逐漸變成世交。這橋段明顯有和親色彩,當中「和」與「被和」的主客雙方逐漸易勢,確立了對華朝貢的區域秩序。根據濱下武志的《近代中國的國際契機》,他以現代國際關係倫理重構中國朝貢制度,認為支配那時代的是以中國白銀為單位的「前近代亞洲共同市場」,精神似與梁羽生把尼泊爾吸納在「前近代亞洲共同武俠市場」相通。

  無論梁羽生小說有多少分真實,歷史上,中尼兩國確是交往頻繁。晉代高僧法顯、唐代高僧玄奘等均曾專門到尼泊爾南部的佛祖誕生地藍比尼,唐朝時與吐蕃聯姻的除了唐代文成公主,還有尼泊爾的尺真公主。在這些交往中,中原武術傳入尼泊爾是完全合理的。目前尼泊爾最流行的運動包括空手道、跆拳道和武術,習武人數已超過一萬,武館遍及全國。中國政府對尼泊爾武術風也有所鼓勵,例如中國駐尼泊爾大使館曾向當地贈送一批武術器材,包括刀、劍、墊子等。尼泊爾政府也鼓勵武風,規定國家體委對武館教練發放國家工資,尼泊爾人只要交100盧比(約10元人民幣),就可以到武館學習,令武術變成人人可參與的平民運動。尼泊爾的體育實力原來就不強,武術已成了重點項目,在2010年南亞運動會,尼泊爾就獲得了兩枚套路武術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