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9

林天悟:連勝文槍擊案引起的聯想

「未懼身上被子彈留痕……」,這是剛完結電視劇《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的主題曲,意外地適用於台灣五都選舉之「槍擊突襲事件」。行家都說台灣選舉永遠充滿戲劇性,在投票前後兩天,香港傳媒以相當大篇幅去報道,電視台更派出多支採訪隊在不同選區直擊,又製作特輯探討選舉結果對中港台有何影響,熾熱的氣氛從寶島速遞到港,有行家打趣說: 「仲大陣仗過香港今年5 月的五區補選。」

一想:記者蠻勁遠勝中港

04 年的槍擊案,一顆子彈把陳水扁再次送上總統寶座,最終案件卻在重重疑團下作結。這次射出的子彈明顯是有殺人意圖,連戰之子連勝文頭部中槍後大難不死,流彈卻射殺一名民眾,專家分析這次槍擊事件對選情沒有大影響。對於大部分在港觀看新聞的行家來說,看得傻了眼的不是連勝文在台上受襲的驚險片段,而是48 歲疑犯林正偉被警員押走時,大批記者竟然可以近距離靠向疑犯,甚至向他「扑咪」訪問,結果林正偉在咪前向連勝文道歉,更清楚說出犯案是「因為我看錯人了」。

換轉同樣情況在港發生,如此殺人重犯必定受到警方嚴密看管,除非是其代表律師或相關人員,其他人等一律難以靠近。台灣的行家解釋,當地執法人員或政府官員向來與傳媒有默契,在盡可能的情況下會對記者「開方便之門」,以免受到妨礙新聞自由的指責。台灣的電視新聞報道競爭極為激烈,對畫面需求很大,記者會不顧一切「搶鏡頭」。那位行家還記得,04 年在陳水扁中槍送院時,記者甚至衝進急症室拍攝急救情況,那股蠻勁真是誰也擋不了。

當政界和輿論紛紛指暴力事件影響台灣的國際形象之時,腦海裏不禁想起台灣作家龍應台的著作《請用文明來說服我》,首章《為台灣民主辦護》寫於04 年總統槍擊案後一個月,面對台灣今天的「亂局」,內容卻又鮮活起來。

文章直指「台灣國會裏相互嘶吼、打耳光、撕頭髮的鏡頭傳遍全球,國際社會引為笑談」、「政治『台灣化』這三個字已經在大華人區中成為庸俗化、民粹化、政治綜藝化的代名」。在這樣的背景下便發生「警匪肥皂鬧劇」般的陳水扁槍擊案。當台灣的民主發展在華人社會受盡唾罵時,龍應台看到的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民主實驗正在進行中,她從中讀出了「深沉的理性和文明的努力」。

龍應台撰文之時,台灣剛從1987 年解除戒嚴到2004 年另一場民主總統選舉,只不過是短短17 年光景,卻是華人社會首次在和平情況下完成政權交替儀式,而總統在民眾心目中由神仙變成凡人,縱然選舉工程被批為濫情膚淺,或者充滿謊言欺詐,但誰都要接受民主洗禮才能登位。

民眾眼睜睜看陳水扁連任後繼續作惡,經濟倒退民不聊生,07 年終於爆發百萬紅衫軍的「反貪腐倒扁大行動」,那是華人歷史上首次長時間反政權集會下,最終沒有爆發大規模動亂或血腥鎮壓,阿扁終在遺臭萬年的歷史註腳下完成任期。台灣人民沒有用暴力方式去推倒現有政權,只因大家相信下一屆選舉就能把貪污或不稱職的總統轟下來,於是,一張選票的力量勝於一顆可殺人的子彈。

二想:法治入正軌罕見「趙連海」香港記者是唯一可以在兩岸三地自由進出的傳媒人,有幸能參與各項大事。雖然內地規定境外記者需要事先申請才能採訪,但比起正式提出申請,港記更多時候是以自己方式去搵料,中國組行家普遍共識是:若在內地做聽話的乖記者,不如留在香港「炒」新華社的稿,反正都是官樣文章。

中港台的大新聞都能見到香港記者的影子,在港記眼中,五都選舉是在紛亂中有秩序地進行,雖然槍擊案令人震驚,兩黨相爭造成民間損耗,台商都埋怨損失許多發財機會,一切都在傳媒鏡頭下放大再放大。

但鏡頭以外,政治上髒亂沒有擾亂市民的正常生活,大家都知道無論誰當選誰落選,現行政策不會突變,被捕疑犯不會被「特快審判」然後火速槍斃,縱使真相可能再被埋沒,但犯人就算被定罪,仍可依法提出上訴,在台灣這種「粗糙民主」生態下,絕不會產生另一個趙連海。

事實上,內地的趙連海案較五都選舉槍擊案更具戲劇性,到場採訪的主要都是香港記者,彷彿香港是向全世界傳達這宗冤案唯一的小窗口。上周二凌晨,官方新華社表示趙連海在上訴期滿後未提出上訴,一審判決生效,而司法機關已經受理他保外就醫的申請。這宗新聞不斷地重播,遭趙連海「炒魷」的律師彭劍和李方平被記者追訪,他們眼前的咪牌都是港人熟悉的標誌。

行家連日來在趙連海居住的小區守候,期間令人最傷感的一幕,是一名自認趙連海大姐的婦人走出來說: 「我們今天不接受訪問,你們要理解我們。」她帶苦澀的笑容轉身時,記者向她拍肩安慰說: 「妳說的就沒問題了。」大姐在那一刻便哭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三想:港思想風氣向大陸靠攏正如龍應台所言,台灣的民主「很幼稚,充滿缺陷,因為它先天不足」,內地輿論普遍為台灣的民主進程打上「劣質」標籤,但台灣人民卻毋須擔心成為下一個趙連海;當內地民眾為中共決斷的行政手段一面喝采,一面對不公義之事卻噤聲,更甚者是助紂為虐,直至自己受害時又成為下一個悲劇人物,真的有資格嘲笑台灣選舉的紛亂嗎?

龍應台在文內裏下了這樣的結論: 「台灣的民主不是『國際笑話』,打擊它的極權統治才是。我說,台灣人很了不起。」遺憾的是,當香港直資學校被審計署指賬目混亂時,家長竟然說:「只要教得好我個仔,理得佢錢點用!」校方甚至指摘傳媒追訪才令事件鬧大。那一刻,記者明白到香港人的思想風氣似乎更靠近充滿特權的內地,而不是往更民主文明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