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5

李祖喬:港式創意

在電影《Social Network》,Facebook創辦人Mark Zukerberg是個最不懂社交的宅男,只懂邏輯思維與電腦世界的語言,一開場便被女生駡得狗血淋頭。後來他認識了正在構思社交網絡的同學,找經濟系的朋友注資再搶先完成,造就網絡王國。Facebook前身是品評校內女生系統,要Zukerberg借助經濟系同學的方程式才能成事。不知道香港的電腦系跟經濟系學生關係如何,但我總覺得這種以跨學科交流、填補社會空缺、製造新市場需求的創意,香港很少見。看香港的媒體,說起「創意」,往往是指一些本身就已經被預設為屬於「創意」的範圍,而且往往跟獎項和商業利益掛掛鈎。例如電影和電視節目是否有創意、節目主持人是否搞笑和懂嘻笑怒罵、科技上的創意經濟可以帶來多少利潤、藝術工作者有否得獎等等。但如果「創意精神」是指超越原有範圍、挑戰原有市場和社會規範的一種文化及生活態度,一時之間我只想起賣菠蘿油和鴛鴦的茶餐廳。

一個在自己白飯魚畫上三條間和一個剔的波牛、一個把口罩畫得五顏六色的病人、一種以苦行、唱歌跳舞或選舉英俊警察來快樂抗爭的公民活動,我們很少稱為「創意」,只會覺得它們奇怪,怎麼不是正牌、不是雪白的口罩和理性遊行後縛上絲帶散去。我總覺得,這跟香港文化著重界別專業和個人利益的結構有關,把視野收窄為一條直線,向著某個方向勇往直前,社會上其他東西就不屬我的界別範圍。最近看到兩宗新聞:英國製造了程式預先跟老人網上互動,紀錄對方行為習性和聲線,老人死後,家人可啟動程式、跟死者談天;巴西大選,公民造了許多協助了解候選人的網站,記錄從政者的政績優劣和地方投票動向,改善亂投票的傾向。這些東西,我相信以香港的科技和人力不是做不到。

問題是,那個做電腦的、搞老人治療的、從政的,在自身界別業績以外,有沒有想過社會各界也有這種需要。抱著這種心態,才會出現跨越界別的創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