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8

4. 陶傑:日行一善

倫敦希斯魯機場暴雪,港孩數千,被困候機室,家長呼天搶地,要特府包機把孩子接回來。

朋友的太太打電話來哀訴,她的兒子也在那邊,看見電視新聞,好像貝魯特的巴勒斯坦難民營,大叫如果出了事,怎辦?

「還有荷槍實彈的英兵在場巡邏呢。」我肅然答:「當心,英軍手上的卡賓鎗,隨時會走火,可憐的孩子沒凍死,也可能給流彈打死。」

女家長聽了,更擔憂,請我在電台呼籲,向曾蔭權施壓,催特區政府派包機。

「我的兒子沒送英國,我不方便管這閒事, 」我囁嚅着說:「除非你付錢,我當在大氣電波做廣告。不過,香港有廉政公署,我不敢收。」

太太一時語塞。「去英國讀書,即使沒有暴風雪,也有巨大風險,」我答:「拉登說過了,倫敦是恐襲目標,英國許多城市,隨時有炸彈。一個中國家長,如果真的愛護子女,絕不會送他去英國。送北京和廣州升學,機場就安全了,有解放軍嚴控,絕無疆獨恐怖份子得逞。」

對方聽了,沒有答話,好像在嚴肅考慮我的建議。

「特區政府即使派包機,許多人質疑有特權,也輪不到你的孩子,」我答:「提防行政會議人員、副局長、還有許多向香港人硬銷『母語教學』的高官,他們享用香港納稅人的教育津貼,子女都送往英國,讀寄宿學校,接受白人文明教育。他們的孩子也趕回來,擠蘭桂坊,準備狂歡倒數,這次不幸也淪為難民。他們是精英之最,許多有力人士,會狂打電話施壓,讓領導人的孩子先登機,是應該的。不過,飛機派到,你兒子也有機會,只要像自由行的大嬸一樣,在航空公司的櫃枱前一屁股坐倒,嚎啕大哭,四肢扭動,中英文粗口高聲罵足二十分鐘,機場的地勤小姐怕了,或會讓你的那個港孩打尖坐頭等。」

師奶用心聽着,一面答:哦,哦,她心裏明白,機會渺茫。

「不過,」我安慰她:「如果英國人的教育,對你兒子那幾年的開化有效,諸如大吵大鬧,隨地小便威脅硬要上機,你兒子應該做不出這種事,他的行為,像一名高等華人,有英國紳士謙讓之風,故沒能擠得上包機,也不錯呀,你這幾年付的英鎊學費,不就物有所值了?該恭喜你呢。」女家長呼了口氣,她想通了。我日行一善,心理輔導成功,也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