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6

沈旭暉:當卡塔爾也可辦世界盃……

【明報-咫尺地球】國際足協把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交予卡塔爾,引起體壇震動,也對國際關係的根本範式帶來改變。假如卡塔爾獲選全因經濟因素,那麼英美就不應落選,畢竟評估預測後者盈餘最大。假如西亞要選足球代表,3次打入決賽周、人口超過7000萬、政體比卡塔爾「較為民主」的伊朗才是傳統選擇;但假如伊朗申辦,相信成功機會甚微。卡塔爾勝出的意義,實在與其他國家完全不同。

香港可辦冬奧?

卡塔爾不但是歷屆人口最少的主辦國,也是唯一公民不及常住人口的主辦國,全國百萬人中,超過3/4為非卡塔爾公民。這些來自世界各國的勞工,卻是卡塔爾世界盃的主要「本土」觀眾,也是接待遊客的主力。當顧問公司評估卡塔爾對足球的熱情、對遊客的接待水平,被評估的根本不是卡塔爾人,這是罕見的;香港申辦亞運被評估時,菲傭的體育熱情就不會被重點考慮。今天住在卡塔爾的非本國公民,在2022年卻相當可能不在,所以被評的,其實是卡塔爾引入人口的機制,以及非公民在主辦國的角色。

世界盃強調通過主辦國的基礎建設普及國內足球、提升技術水平,但對人口只有香港約1/7的卡塔爾而言,興建十多個國際級足球場毫無內需;近年卡塔爾聯賽引入眾多過氣球星,球場還是空空如也。卡塔爾也知道這會被批評為浪費,宣布在比賽後把新建球場送到第三世界國家,物盡其用。換句話說,評核卡塔爾基建對足球的貢獻時,考慮對象並非本國,而是第三世界,具體還不知是哪國。

變相默許體育僱傭兵

卡塔爾興建的冷氣球場十分有看頭,據說溫度會被調較至恆溫27℃,以突破40℃、50℃的沙漠高溫。這是電腦遊戲的夢想﹕按一下鍵盤,球場就會下雪、下雨、陽光普照,甚或製造高原效應。但什麼才是卡塔爾的真正主場?為什麼是20多度,而不是適應非洲球員的30多度?為方便轉播,是否可在凌晨比賽,而把球場調較得如同正午?「去本土化」的發展,會把比賽的地域元素降至最低,假如這成了日後劃一的球場模式,球員再沒有適應主場的需要。那樣香港也可申辦 2030年冬季奧運了。

在南非世界盃以前,無論主辦國球隊多麼不濟,也起碼打進次圈;就是作為首支首圈出局的主辦國,南非也曾三度打入決賽周,曾獲非洲國家盃冠軍。世界盃主辦權落入從未打入決賽周、水平在亞洲也屬二流的卡塔爾,不但讓主辦權和國家實力完全脫鈎,也是相信卡塔爾國家隊不會過分失禮,這其實是對卡塔爾的體育僱傭兵政策變相默許。須知數年前,國際足協修改條例,規定需住滿一定期限才可入籍,就是為卡塔爾「度身訂做」,以阻撓卡塔爾引進巴西前鋒艾爾頓、達達、李安盧——這不同德國隊吸納新移民,卻更像球會主動購入球員。當時卡塔爾被視為破壞規矩,曾被威脅制裁,但現在卡塔爾的僱傭兵化必會變本加厲,到了2022年,卡塔爾隊有多少本土球員實在難說。這次卡塔爾申辦團也貫徹僱傭色彩,當英格蘭由本國王子首相球星領軍,卡塔爾的王牌是施丹和哥迪奧拿。

區域合作比日韓世盃強

體育盛事容許多國合辦,既是希望效益延伸,也希望合辦國分工。卡塔爾雖是獨自主辦,但對鄰國需求甚多,例如它獨自反恐是不可能的,世界盃期間,海灣合作委員會的反恐部門大概要全體動員,假如局勢不穩,甚至可能要聘請僱傭兵公司,這就不會在俄羅斯發生。卡塔爾容許多少和伊斯蘭教義的衝突出現,例如球員公然進行同性戀行為會否被捕,這也不能完全由多哈政府決定;一旦過分開放,影響整個地區,瓦哈比主義大本營沙特就不能接受。在一般國家,一旦某區發生騷亂,可移師到其他區域比賽,但在面積不過等同10個香港、主要地方又是沙漠的卡塔爾,要是發生意外,逼在一起的球場就不能使用,臨時徵用球場就得打鄰國主意。某程度上,卡塔爾變相成了海灣合作委員會的合辦代表,和相關國家的合作,會比貌合神離的日韓世界盃更強。

全球化勝利 「主辦國」概念受挑戰

主辦國一般把世界盃定位為單一盛事,營運預算直接,但要準確評估卡塔爾世界盃的經濟,則必須把世界盃和卡塔爾要舉辦的其他盛事等量齊觀。以卡塔爾作風,必會把包括世界盃在內的一系列盛事包裝成「西亞國際都會年度亮點」,再在這些盛事之間舉行其他活動、興建消費中心,希望盛事間的經濟效益互相滾動。由於單是世界盃未必能改變世人對卡塔爾的觀感,假如卡塔爾將申辦/舉辦的其他活動未如理想,卡塔爾世界盃也不易理想。

說到底,卡塔爾還是一個國家嗎?當然是,但它主辦世界盃的一切考量,在人、事、地、物、時各層面,都把自己當作是商業公司,依靠傳統國家元素甚少,他國元素的參與比歷屆都多;模式延伸下去,「主辦國」的概念會備受挑戰。卡塔爾的勝利,其實是全球化的勝利,也是國家主義的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