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9

蔡子強:子彈與「奧步」是如何的侵蝕民主


【日月報】11 月22 日,五都選舉前的最後一黑夜,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之子連勝文,遭受槍擊,子彈從左臉頰射入,從右太陽穴貫穿,事件震動全台,最後亦改變了選情。據報道,選前最後階段,藍綠雙方內部的民調都顯示在新北市,民進黨的蔡英文已經超前國民黨的朱立倫三到四個百分點,連國民黨的選戰顧問趙少康與民調專家丁庭宇都曾表明朱已明顯落後於蔡,但就是這粒子彈,讓藍營支持者驚動之後,化悲憤為力量,紛紛四出為國民黨催票,最後朱反以11 萬票之差勝出。

當然,台灣民眾對選舉前夕的子彈,絕對不會感到陌生。6 年前,2004 年總統大選,原本連戰、宋楚瑜這對國親配在選情上穩佔上風,但投票日前夕,發生了民進黨的陳水扁和呂秀蓮遭受槍擊的「319 槍擊案」。當兩人在阿扁家鄉、民進黨大票倉台南掃街拜票時,兇徒對他們開了兩槍。兩粒子彈,其中一顆穿過汽車擋風玻璃後擊中副總統呂秀蓮膝蓋,另一顆則擦過陳水扁腹部,事件震驚全台,最後亦改變了選情。結果,兩粒子彈,讓阿扁以不到3 萬票(25,563 票,0.2%)絕地大翻盤。連、宋視之為選舉大陰謀,最後憤而提出「選舉無效」之訴訟。

熟悉台灣選舉的朋友,都一定聽過「奧步」這個名詞。它源自閩南語「澳小步」,是陰損,下三濫的意思。引申到「選戰」中,就是出陰招「撈選票」的意思。

台民眾對出現奧步已司空見慣台灣民眾對選舉前最後一刻,出現這些所謂奧步,讓選情出人意表的大翻盤,似乎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

在最後一刻左右選情的,不僅是子彈,也可以是錄像帶。

「走路工」事件:2006 年,高雄市長選舉,受民進黨尤其是總統陳水扁的連串貪腐事件所牽連,就連票后陳菊也選情吃緊,命懸一線。12 月8 日,投票日前夕,陳菊的競選總部在晚間公布影像,控訴對手國民黨的黃俊英發放「走路工」(買票錢)賄選,12 月9 日,阿扁在投完票之後,更火上加油的說: 「竟然有政黨所提名的候選人,在最後一夜涉嫌發放走路工,來變相賄選。」影射黃俊英賄選,讓事件進一步發酵。結果,陳菊最終以1114票(不足0.2%)險勝。黃俊英控訴對手「誹謗」,栽贓嫁禍,並因票數如此接近,提出「選舉無效」之訴訟。

錄音帶一樣可讓選情翻盤

不僅是錄像帶,甚至只是錄音帶,一樣可以讓選情翻盤。

「外遇錄音帶」風波:1998 年,也是高雄市長選舉,由國民黨時任市長吳敦義對民進黨的謝長廷。該市市議員陳春生,掀起了一場「外遇錄音帶風波」,雖然在選舉期間, 「外遇錄音帶」有台灣大學語言所副教授江文瑜聲稱其為真實,但事後經檢察官送美國實驗室鑑定,再經法院調查,證實該錄音帶純屬偽造,陳春生因此被法院判刑6 個月。陳春生後來供出,錄音帶是謝長廷交給他的。但謝長廷已經成了「過海神仙」,以4565 票些微差距勝選對手。

民主本來是一種制度安排,那是透過選舉這種和平程序,而非武力推翻這類流血方式,又或者宮廷政變等陰謀詭計,來攫取和交接政治權力,這也是政治變得文明的象徵。當各方政治勢力都接受了以選票一決雌雄這個共識,並對結果處之泰然,不會動輒「反」,那就可以避免很多惡性糾纏和冤冤相報,讓政治慢慢步上制度化。

但如今台灣的問題是,如果每次選舉都出現類似的戲劇性大翻盤,而事後又或被視之為對手使出的「奧步」,是對方操弄選情的陰招,那麼選舉的公信力將大減,大家再不會對選舉結果心悅誠服,視之為人民的抉擇,反而在深深不忿的情下,盤算如何可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選戰將會慢慢偏離規範化的競爭模式,鋌而走險,那麼,民主的光環將日漸褪色,公信力日漸受損。

那不單只不是台灣人之福,台灣作為中華大地的民主先驅,亦會立下一個壞的先例,讓海峽兩岸四地的民主幼苗,同樣遭受打擊。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