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31

孔捷生:溫總的心就是用來刺痛的

胡錦濤親政八年從未開過記者招待會,僅在京奧時精選外媒友好記者(可簡稱老友記)開過「座談會」,若論平庸與木訥,他和李鵬堪稱黨國雙璧。怎似溫家寶羽扇綸巾,憑三寸不爛之舌,即便到了天竺國印度,昔日寃家也得尊稱一句「溫爺爺」,那氣度就像孔明赴東吳舌戰群儒,締結盟好。近日溫總理上電台做叩應直播,談到通脹和高房價,感喟:「刺痛了我的心。」

溫總電台做 show,一如胡錦濤上網,網民和聽眾都是假的。溫總其實厭棄這一套,五四青年節他去北大,事先吩咐校方不要作假,但還是一眼看破並戳穿身邊的學生是「安排」的。此乃本朝制度使然,與溫總的喜惡無關。代際傳承下來,核心們與民眾交流的能力越來越差。並非筆者誇張,倘無自欺欺人的保護圈,只要讓政治局九常委走進人間煙火,他們大多連黨話都說不流暢,更莫提說人話了。

然而溫總理口才和淚腺再發達,也無法直面嚴峻的現實問題。高房價和政府強拆本係雙頭怪獸,房地產係一石三鳥─GDP、政績、貪賄聚寶盆。蟻民上訪、自焚、群體抗爭,都有醒世恒言等着他們:「你們算個屁!」「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如今最新金句出自江蘇張家港拆遷辦官員之口:「想不開就去死好了,就像死隻狗一樣,我們搞拆遷,死了多少人知道嗎?如果死了人就不搞了,還叫甚麼拆遷!」

這些官話可會「刺痛」溫總的心?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就要在監獄度過五十五歲生日,溫總的心是否覺得很欣慰?不提政治敏感的劉曉波,只說趙連海,因維權和追討真相,他由結石寶寶的苦主家長變成階下囚,如無一國兩制這邊廂輿情洶洶,他也像「死隻狗一樣」。有賴海外援手,他得以「被就醫」,但此風不可長,以免日後井水頻犯河水,於是無論用重金贖買抑或超限威脅(應是雙管齊下),都要讓趙連海低頭就範。連事主都「認錯」了,外間說三道四的閒雜人等統統閉上你們的鳥嘴!

趙連海被「和諧」了,如今悲劇人物的焦點已轉移到錢雲會身上。關於基層村官和政府及發展商狼狽為奸的故事聽得多了,浙江樂清好不容易出了一個為民作主的錢雲會,他於○五年當選村主任,因土地被奪而帶領村民維權,上訪五年,三次入獄。卻在今年聖誕節這天被工程車碾壓而死,警方稱純屬「交通意外」,目擊村民則指證錢雲會是被人扔到路心再碾死的。這裏起碼有一個真相毋庸置疑,在中國做屁民難,做公民更難,若做維權的帶頭大哥,更「不得好死」!

錢雲會已經「被交通意外死」,他不可能像趙連海那樣「被認錯」了。錢雲會的遭遇,可會「刺痛」溫總理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