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4

沈旭暉:失落的柬拳運動

【南方都市報】優秀運動員經常在各國晉身精英階層,在民主國家可以進而參選,現任匈牙利總統舒密特 (PálSchmitt)就是劍擊運動員出身;在威權國家也往往被當做「群眾代表」提拔,當上體育界的領導。唯有在一個國度,運動員會被當做國家敵人,需要重點清除,這就是紅色高棉(赤柬)1975-1979年管治的柬埔寨。今天柬埔寨體育發展的斷層,完全是赤柬造的孽。

  論教育程度,赤柬領袖們都是知識分子,連被後人稱為屠夫的波爾布特(PolPot)也是留法高才生,很難相信他們共同製造了20世紀的最大慘劇。赤柬攻佔柬埔寨首都金邊後,就開始了「改造」全國的龐大計劃。

  赤柬重點取締的對象,包括所有精英分子、知識分子、資產階級分子、封建分子等。他們的下場一律是送往集中營「改造」,或乾脆被集體處決,處決前還要被拍下硬照,這些照片和骷髏塔一起,在今天的赤柬暴行博物館還有展出。此外,連柬埔寨運動員也是赤柬清算對象:一來因為他們都是社會精英,「被」相信與親美前政權的上層社會關係密切;二來他們的運動不是傳統柬埔寨的「封建流毒」,就是從西方引入的「糖衣炮彈」;何況這些運動員收入遠比一般人高,在赤柬眼中,這已是死罪。

  結果,柬埔寨幾乎所有體育活動都在赤柬時代中斷,運動員被集體迫害。從前柬埔寨已參加過奧運和亞運,但自從赤柬執政,繼續和國際體育交流變成滔天罪行,柬埔寨再次參加亞運是在1994年,重返奧運則是在1996年。我們可舉兩項運動為例子說明赤柬的滅絕效應,首先是網球。柬埔寨的網球水平在上世紀70年代曾冠絕東南亞,培養了不少有法國風格的上流網球手。赤柬入城後,不但禁絕網球這「政治不正確」的運動,還把網球員集體送到集中營,現知道倖存的網球手只有3人。新柬埔寨雖然在上世紀90年代努力恢復網球傳統,但這項運動並不容易在短時間普及,必須有一定文化底蘊的浸淫。赤柬中斷了一切體育的世代傳承,柬埔寨網球的水平今天就遠遠落後於鄰國。

  更悲壯的影響產生在類似泰拳的柬式拳擊(Pradalserey)。這項活動傳世已有千年,不少歷史古蹟的雕塑都有記載,一直是柬埔寨最受歡迎的民間體育運動,保留著柬埔寨地方特色。赤柬把柬拳當做是柬埔寨王室的腐敗活動,下令嚴格禁絕,將柬拳高手們送往集中營。可憐這些高手平日虎虎生威,面對殘暴的政權卻毫無反抗能力,赤柬摧毀的不僅是一種文化,還有一整代人的尊嚴。雖然柬拳在赤柬下台後逐步由下而上地恢復,但不少支撐柬拳的傳統文化配套、獨門秘技可能已永遠消失。

  今天世人只知道泰拳(Muay Thai)這項運動,泰拳也被納入東南亞運動會作正式項目,知道柬拳的卻少之又少,就是到了柬埔寨也以為當地人打的是泰拳。這完全是因為泰國對泰拳國際化經歷了數十年的有效傳銷,柬埔寨推廣傳統文化則荒廢了一個世代。近年柬埔寨體育當局終於著手推廣柬拳,著眼點自然是吸引遊客,正如柬埔寨旅遊局不斷開拓赤柬集中營為旅遊「景點」,但也明白到泰拳的知名度已遙遙領先,根本不能競爭。在東盟正式會議上,柬埔寨加入東盟後不久曾提出統一東南亞各國拳擊為一家,正名為「東南亞拳」,泰國自然反對,認為自己推廣泰拳的成果不能白白被搭便車,柬埔寨則以杯葛2005年東南亞運動會的泰拳項目抗議。舉一反三,雖然柬埔寨人說赤柬的陰影已完全消除,但那個恐怖時代的遺禍,其實在柬埔寨體壇依然隨處可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