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7

沈旭暉:黎巴嫩「國球」籃球的歐美淵源

不少西亞國家流行足球,唯獨黎巴嫩以籃球為「國球」,黎巴嫩國家隊也是亞洲籃球錦標賽的傳統勁旅。與其他亞洲國家相比,黎巴嫩籃球有頗多歐美淵源,這也和黎巴嫩過去百年紛擾的歷史有關。在20世紀前,黎巴嫩原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一部分。一戰後帝國崩潰,地處地中海邊陲的黎巴嫩和敘利亞一道,被國際聯盟劃了給法國當保護國。法國管理黎巴嫩時,基本上把它當做歐洲邊陲來處理,由於當時在黎巴嫩居主導地位的是馬龍派基督徒(Maronite),西方容易視黎巴嫩為天然盟友。與此同時,不少黎巴嫩人到世界各地經商,在非洲一些成為掌握經濟命脈的關鍵少數,角色與華商、印度商人相若,令黎巴嫩人的國際面向超出了區內鄰居。也是在法國管治期間,美國人開辦的貝魯特美國大學在上世紀20年代首次引進籃球,黎巴嫩在 1939年倣傚美國大學開始了第一屆學院籃球錦標賽,可見黎巴嫩籃球起源得到的是歐美心法,並非其他亞洲國家那樣的自我繁殖。

  二戰結束前,黎巴嫩已於1941年被戴高樂領導的法國流亡政府承認獨立,這是少有的在二戰中獨立的當代國家。二戰後不久,它甚至有機會參加歐洲籃球錦標賽。這特殊經歷也是源自國際政治:1947年,歐洲籃球錦標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蘇聯、捷克斯洛伐克和特邀參賽的埃及,比賽傳統是由冠軍主辦下屆賽事。但當時正值冷戰伊始,東西方關係緊張,蘇聯拒絕主辦1949年的下屆比賽,歐洲籃聯又不願由共產陣營的捷克主辦,結果主辦國變成埃及。戰後歐洲百廢待興,不少勁旅拒絕到遙遠的開羅比賽,歐洲籃聯唯有邀請昔日的法國保護國黎巴嫩和敘利亞湊數,也就是把它們當做「准歐洲國家」看待。雖然黎巴嫩在比賽時每戰皆敗,但畢竟是衝出國門的首次國際賽,奠定了籃球在國民心目中的地位。

  後來黎巴嫩爆發內戰,馬龍派基督徒再也保不住多數地位,各派伊斯蘭教徒紛紛起事,以色列、巴勒斯坦、敘利亞、美國等各方又乘亂干涉,令這個國家一度成為中東主戰場,系統性的籃球運動一度為之中斷。直到1989年,黎巴嫩各派和解,簽訂《塔易夫條約》(Taif Agreement),調節政府不同職位的分權協議,雖然以色列和敘利亞還維持龐大影響力,馬龍派地位大幅下降,但黎巴嫩經濟已起飛,首都貝魯特發展尤其迅速,富豪又過著糜爛生活。這時候,黎巴嫩籃球聯賽重組,並於1996年革新成立新籃總,由黎巴嫩電台直播,國民對籃球的熱情再被激發。每次黎巴嫩國家籃球隊出賽,隊員都自覺代表內戰後的新形象,也代表了不同教派的團結。在這背景下,黎巴嫩曾在2001、2005和 2007年三奪亞洲籃球錦標賽亞軍,也曾在2002、2006和2010年三度參加籃球最高水平的國際籃球錦標賽。2011年,黎巴嫩將主辦亞洲籃球錦標賽,國內球迷深有期望。

  有一份英國大學的碩士論文講述黎巴嫩體育與政治的關係,認為黎巴嫩籃球的私人投資、歸化政策、回流國民等因素,可被黎巴嫩整體體育發展的模式參考,並對國家復興有其驅動式貢獻。雖然黎巴嫩在三次國際大賽都排名靠後,但也打出不少代表作,特別是2006年以「74:73」戰勝歐洲勁旅兼前宗主國法國,最為人津津樂道。除了和法國對抗的象徵意義,當時黎巴嫩也經歷了內戰後最嚴重的危機,富豪前總理哈里尼 (Rafic Hariri)於2005年被離奇暗殺身亡,敘利亞和以色列均指對方是幕後黑手,戰爭陰霾籠罩,全靠籃球凝聚了國民,令視線暫時被轉移。黎巴嫩籃球近年的另一對手卻是中國隊,話說在2001年亞洲籃球錦標賽,中國苦戰獲勝,賽後兩國球員集體毆鬥,觀眾也加入戰局,多名黎巴嫩球員受傷,釀成不小的風波。

  近年黎巴嫩籃球隊為提高成績,大舉引入有NBA聯賽經驗的歸化球員。不少人批評黎巴嫩盲目引入僱傭兵,其實這倒是誤解:畢竟黎巴嫩不同於只為成績、在任何項目均引入僱傭兵的卡塔爾,他們的籃球傳統和歐美關係千絲萬縷,和NBA重新掛鉤,倒也符合歷史淵源。正如加勒比海前英國殖民地牙買加等國家足球隊充滿在英國效力的二、三流球員,也沒有人會質疑。

  早在1986年,黎巴嫩就曾徵召本國出生的NBA明星塞克利(Ronald Seikaly)加入國家隊,不過因為他曾入選美國隊,才被亞洲籃協勸退。目前黎巴嫩陣中最具名氣的就是從美國歸化的弗羅曼 (Jackson Vroman),他說祖父是黎巴嫩移民,不過也難考證。黎巴嫩隊還有美國黑人沃格爾(Joe Vogel)、弗雷傑(Matt  Frejie),還有三名來自美國全國大學體育協會(NCAA)的小將,令陣中具美國身份的球員多達五六人。不過黎巴嫩隊靈魂依然是本國出產的隊長哈迪布 (Fadi El Khatib),他有「亞洲第一小前鋒」之稱,被稱為姚明以後的亞洲籃球頭號明星。這支美國化的黎巴嫩隊未能在世錦賽取得大突破,但已在2010年奪得首項錦標,以東道主身份擊敗日本等贏得亞洲斯坦科維奇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