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6

蔡子強:出賣巴塞


【日月報】過去一個星期,足球圈一宗別具意義的大新聞,就是西甲勁旅巴塞隆拿終於向商業利益屈服,出賣了自己的百年處女地。

11 月10 日公布,巴塞與從事教育、科研和社區發展活動的「卡塔爾基金會」達成協議,首次接受球衣商業贊助,以每季高達3000 萬歐元的價錢把贊助權出售予對方,為期5 年半,直至2015/16年度球季,這個數字更打破了紀錄,超越其他歐洲球會。

巴塞是世上一眾超級足球勁旅之中唯一沒有接受球衣商業贊助的,自1899 年創會,111 年來,一直沒有。巴塞過往不單沒有拿球衣作為搖錢樹, 更反其道而行, 自2006 年起與慈善機構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把其名稱印在球衣上,為它作慈善推廣,不單分文不收,更每年將收入的0.7% ( 約150 萬歐元) 捐贈給UNICEF,履行球會作為世界公民的責任,成為一時佳話。前任巴塞會長拉樸達(Joan Laporta)便曾表示,透過捐助世界的未來,巴塞人可以因此引以為榮。

所以,今次巴塞的商業妥協,不無爭議,也讓好些支持者失望,雖然球會為了稍作彌補,會把UNICEF 的字樣保留在球褲之上。

前會長:巴塞球衣一直是無價

但此舉卻沒有撲熄一些巴塞人的怒火。例如前巴塞會長加斯柏特(Joan Gaspart)便直言,此舉會破壞巴塞傳統,因為「巴塞球衣一直是無價」,亦直斥說巴塞根本不應與卡塔爾拉上合作關係,因為這是一個「並不善待婦女、男性主導、政治黑暗、沒有人知道誰在話事」(treatswomen poorly, male-dominated, shadowy,where no-one knows who's in charge)的國度,更質疑路斯(Sandro Rosell,現任巴塞會長)於卡塔爾有個人商業利益。

有趣的是,卡塔爾基金會是由該國統治者、王公哈馬德(Sheikh Hamad bin Khalifa)於1995 年所創。這位國家元首十分有為,不單只成立了這個基金會,更出資創辦了赫赫有名的半島電視台。他娶了3 位太太,卡塔爾基金會現任主席便是其第二位太太王妃莫扎(Mozah bint Nasser AlMissned)。所以,基金會可說是與官方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一支有自由主義傳統的球隊

卡塔爾基金會既是與國家統治者關係密切的非牟利組織,不是急需擦亮招牌大做生意的跨國企業,本來毋須大灑金錢進行宣傳和大賣廣告,所以這次把數以億元計的歐元花在巴塞身上,不無疑團。湊巧的是,卡塔爾剛剛喜獲2022 年世界盃主辦權,而巴塞在這方面卻出力不少,除了由現任教練、在球員年代掛靴前在卡塔爾聯賽掘金的哥迪奧拿出任申辦大使之外,巴塞會長路斯名下的一家體育市場公司則參與卡塔爾開辦足球夢想學校,目的是網羅全球有潛質的青少年球員前往該國受訓,為組建一支實力更強的國家隊鋪橋搭路。因此,兩者之間有否底交易的新聞,便不脛而走。這都讓很多球迷心目中神聖的巴塞,蒙上陰影。

有人或會為巴塞辯護,它始終是一間球會罷了,在商言商,大家是否為巴塞加諸一個太沉重的道德包袱呢?

但這也難怪, 巴塞的格言是「mas que unclub」(more than a club, 點只球會咁簡單!),對於很多球迷來說,它從來都有一份近乎神聖的道德魅力。當很多歐洲勁旅都與法西斯主義、獨裁政權、種族歧視等歷史上有過淵源時(如皇家馬德里、拉素、巴黎聖日耳門、格拉斯哥流浪、貝爾格萊德紅星等),巴塞卻是一支有左傾、反叛、自由主義傳統的球隊。

球衣事件惹來反彈

在上世紀30 年代,歐洲無政府主義步入高潮時,巴塞曾經變身成為一個工人公社,到了今天,這個傳統仍然延續,它由會員一人一票選出主席。當年它是反佛朗哥獨裁政權、反法西斯主義的全國中心,以獨立及具批判性的性格及文化見稱。已故西班牙當代最偉大的作家ManuelVazquez Montalban 曾經形容巴塞就如「對抗斯巴達的雅典」。

巴塞就是如此超越了商業,站在意識形態上的道德高地。了解到巴塞的傳統和包袱,就不難明白今次球衣事件所惹來的反彈。

巴塞的球衣上面是紅、藍色間條,其中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它承襲自法國大革命的三色旗傳統,但這個自由主義的象徵,從今以後,將可能因為沾上商業色彩而褪色。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作者於聖誕期間外遊,專欄暫停,1 月恢復)

延伸閱讀

有興趣知道巴塞的歷史、政治和民族意涵,可看:

作者:Simon Kuper

書名:Soccer against the Enemy

文章:FC Barcelona and the Scottish Question

作者:Franklin Foer

書名:How Football Explains the World

文章:How Soccer Explains the Discreet Charmof Bourgeois Nation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