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5

沈旭暉:文萊體育競賽的享樂主義

全國被馬來西亞包圍的文萊蘇丹國是亞洲頭號富有國家之一,文萊蘇丹王哈桑納·波爾基亞(H assanal_Bolkiah)長期居於世界富豪榜最前列,據說純個人資產比沙特國王更多。由於文萊政體是君主專政,而不是任何形式的君主立憲,作為東南亞第三大產油國、世界第四大液化天然氣生產國、東南亞第二石油儲量和產量國、全球第二液化天然氣出口國的文萊,單靠能源收入就足以令蘇丹王成為巨富。文萊全國只有三十多萬人,國王富起來,國民也全免交稅,活像生活在天堂,只有西亞石油小國阿聯酋、卡塔爾、巴林等可堪相比。

  西亞石油小國發財後,紛紛追求更大國際名聲,在體育活動大興土木、大舉吸納各國優秀運動員為本國僱傭兵。文萊的立國哲學卻相反,既不使用銀彈政策催谷體育成績,又表明無意爭取主辦大型國際體育盛事(除了曾主辦1999年東南亞運動會)。文萊體育部常任秘書長安帕爾曾對記者這樣說:「文萊的人口很少,運動會過後,這些場館就會閒置,需要大量經費來維護,這對政府來說是很大一筆開支,所以文萊還沒考慮過申辦這麼大型的運動會。」這樣的觀點對卡塔爾而言,實屬「不思進取」。但文萊人另有一套哲學,他們似在追求享樂主義的體育,比賽時,沒有多少國家榮譽的壓力被賦予,參加奧運、亞運只求開開心心。「不問成績、只求參與」,通常是一些窮國自我解嘲的台詞,有錢的國家都有欲有求,文萊的體育發展卻提供了一個特例。

  約旦、阿聯酋、科威特等都曾有王室參與奧運和亞運,文萊王室也曾出產過運動員,他就是曾參加2002年釜山亞運桌球比賽、2006年世界桌球冠軍錦標賽的文萊王子比拉(Al- Mutadee Billah),作為文萊蘇丹王的長子兼王位繼承人,他估計擁有超過五十億美元個人財產,刷新了最富有亞運參賽運動員的世界紀錄。但比拉的體育質素,比起我們提及那些擅長馬術的阿拉伯公主、王子都要業餘,在桌球壇沒有真正競爭力,參賽更像渡假,而他練習卻會吸引大量其它運動員和女性到場,他/她們觀看的自然不是比拉的「球技」,令體育的本質出現質變。文萊記者也是因為王子才大舉出動,更被宴請住在酒店的總統套房,這樣的亞運自然最「快樂」。

  若文萊人提起國內頭號體育明星,大概都不是指這位王子,真正明星級的文萊體育代言人是著名台灣組合「飛輪海」成員吳尊。吳尊的家族是文萊巨富,父親兼任文萊業餘籃球總會會長,他近水樓台地打籃球,打到當上文萊國家籃球代表隊成員,而且還是隊長,曾獲頒最有價值球員。

  也許因為參加國際競賽並不在乎輸贏,文萊體育當局的作風經常業餘得骸人,與它的財力絕不匹配。例如文萊原來是有派運動員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的,最後居然因為體育當局沒有及時為運動員註冊,令全國運動員被取消資格,國民嘩然。事後文萊體育部長被罷免,被工業部長取代,而這個職位平日卻是優差,清閒得連吳尊的健身院開幕也會出席。又如文萊政府年前解散了國家足協,另起爐灶,國際足協一度禁止文萊參加所有賽事,直到其重新正常運作為止。這些故事,以往不是發生在管理混亂的第三世界國家,就是在政治氣氛僵化的威權型國家,文萊又是提供了反例。

  幸好,就是在享樂主義主導下,文萊體育近年還是得到零的突破,在2002年釜山亞運會得到自1984年獨立、1990年參與亞運、1996年參與奧運以來的第一面銅牌,項目是空手道。三年後的東南亞運動會,同一名文萊選手和他的空手道隊友再得到兩面銅牌。空手道以外,文萊參加的項目就是桌球和賽艇,強項還有保齡球,受歡迎的還有吳尊的同義詞健身,這些都是他們日常生活的娛樂。文萊人喜愛的傳統運動則有馬來武術、陀螺、風箏等,又以頂級高爾夫球場、水上運動設備廣為遊客熟悉。說到底,文萊這個富有的國家並沒有像西亞各國那樣買來金牌,體育依然停留在就地取材的可愛階段。近年文萊體育的職業化、商業化終於被國內大報《文萊日報》所提出,其體育享樂主義勢將受到衝擊,就看這片不少人心目中的世外桃園可以頑抗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