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8

沈旭暉:英雄由立國的光榮到分國的尷尬

亞運眾多參賽隊伍當中,有一支是亞奧委會臨時會員,那就是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以獨立身份加入國際體育組織曾引起爭議,因為它並沒有自己的正式土地,以色列也特別反感。在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建立前,巴勒斯坦各方就在1988年通過《獨立宣言》,宣佈成立巴勒斯坦國,國土為「巴勒斯坦的土地」,預定首都設在耶路撒冷,這些均為以色列佔領區,令它成了國際社會僅有的無土地國家。巴勒斯坦國得到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承認以外,也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友好國家承認,但畢竟未解決和以色列的爭端,只能以觀察員身份加入聯合國。

  在巴勒斯坦國成立前兩年的1986年,亞奧委會就接納巴勒斯坦為臨時會員,讓它參加亞運。這是巴勒斯坦邁向立國之路的重要一步,上下十分重視,一度由領袖阿拉法特親自兼任亞奧委會代表團團長。以色列則視之為亞洲的集體挑釁,因為四年前,亞奧委會卻將以色列開除,政治表態十分清晰。巴勒斯坦參加奧運則要等到1996年的阿特蘭大奧運會,當時以巴雙方已簽訂《奧斯陸宣言》,通過建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讓自治政府管理約旦河西岸、加沙地帶這兩塊互不相連的土地。有了名義上的自治土地,以色列也不好公然反對了。

  作為戰亂中的代表隊,巴勒斯坦的體育水平自然有待提升,強項是拳擊和柔道,大概與巴勒斯坦人在亂世以武傍身不無關係,輕重量級拳手阿布赫謝克(Monir Abukeshek)在釜山亞運會就得過銅牌。然而巴勒斯坦參加亞運後,反而面對越來越惡劣的體育環境,因為從2007年開始,巴勒斯坦兩大派系:阿拉法建立的法塔赫(Fatah)和激進派哈馬斯(Hamas)公開失和,哈馬斯依靠完善的慈善網絡和鮮明的反以立場,在巴勒斯坦國會選舉中得到完全勝利,組閣後,和立場趨向溫和、被民眾視為貪污腐敗的法塔赫越走越遠。最終雙方爆發內戰,哈馬斯奪得加沙控制權,法塔赫守住約旦河西岸,宣佈解散哈馬斯主導的政府。巴勒斯坦未完全立國,國土已一分為二。

  既然以色列封鎖加沙,巴勒斯坦運動員再也不能輕易進行集體訓練,起碼來自加沙的就只能留在加沙,這對足球一類集體項目影響尤大。加沙運動員訓練的場地經常成為以色列空襲目標,令運動員難以集中精神,有時他們干脆在街頭訓練。訓練不足並不是問題,生命危險卻是問題。在以色列空襲加沙期間,阿古特(Ayman Alkurd)等三名巴勒斯坦足球國腳被炸死,巴勒斯坦五人制足球協會主席基博里拉賈博和妻子也在寓所被炸身亡,他是本地體育名人,令巴勒斯坦體育界感受到近身的壓迫。這些無限制轟炸,打破了國際社會不針對運動員的慣例,令以色列失分不少。2010年亞運舉行前,以色列原來堅決不容許加沙的巴勒斯坦運動員離境,最後在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親自幹預下,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才勉強下令放行。

  巴勒斯坦運動員參加國際體育盛事,原來是宣傳立國的理想平台,每屆巴勒斯坦國旗在亞運進場時都得到熱烈掌聲,畢竟讓巴勒斯坦進入國際舞台,可說是亞洲國家的共同勝利。但目前巴勒斯坦運動員除了代表巴勒斯坦,卻多了代表約旦河西岸還是加沙地帶、支持法塔赫還是哈馬斯的包袱,這是巴勒斯坦入局時沒有想到的。究竟運動員在國際場合的出現會促進巴勒斯坦兩派和解,還是會加深西岸和加沙這兩片飛地的本土意識,再看數年就知道端倪了。

  最後,我們須知道其實以色列國家足球隊也有來自巴勒斯坦的球員,他們依然住在以色列控制區,是正式的以色列人,心路歷程更為複雜。以色列中場國腳蘇安巴(Abbas Suan)就是阿拉伯人,出生於聖經城市加里尼(Galilee)的阿拉伯區,被視為歷來最傑出的以色列阿拉伯運動員。他在2006年世界盃外圍賽成為國家英雄,但依然有民族包袱,拒絕與隊友一起唱猶太復國主義歌慶祝,以色列右翼分子視他為第五縱隊,一些巴勒斯坦人則視之為叛徒。巴勒斯坦體育粉絲有這麼多隊伍可以支持,實在何其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