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1

沈旭暉:亞洲西陲的「黎凡特」體育身份認同

【南方都市報】敘利亞被美國視為恐怖主義陣營的外圍組織,總統阿薩德父子對美國並不買賬,國家形象也就間歇性被妖魔化。雖然亞運會是全亞洲國家的盛事,但對敘利亞這位於亞洲邊陲的國家而言,它起碼參加了三個以西亞為核心的其它大型國際運動會,亞洲並非它唯一的身份認同。

  敘利亞第一個參加的是創立於1951年的地中海運動會,而它參加亞運要等至1978年,足見親疏有別。地中海運動會由埃及發起,目的是聯繫歐、亞、非三大洲的地中海國家,希望它們突破傳統以洲份主導的地緣侷限,建構地中海認同。

  敘利亞由第1屆開始就參加地中海運動會,更主辦了1987年的第10屆運動會,可見地中海這身份,敘利亞完全認同。今天的地中海運動會有23個成員國,亞洲代表就只有敘利亞和黎巴嫩,非洲有埃及、摩洛哥等北部五國,其它都是南歐國家,居於獎牌榜前列的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土耳其。對土耳其來說,無論把它劃在亞洲還是歐洲都格格不入,「地運」最解決它的問題。

  敘利亞接著又加入泛阿拉伯運動會,它在1953年開始舉行,但這次發起的埃及已不是埃及王國,而是納賽爾(GamalAbdelNasser)領導的阿拉伯埃及共和國,它提倡泛阿拉伯主義,夢想阿拉伯統一,認為泛阿拉伯運動會能建構應有的身份認同。對當時世界而言,泛阿拉伯主義還是頗為新鮮的概念,但阿拉伯國家得以團結,並非因為納賽爾,不過是因為有了以色列這個共同敵人,所以泛阿拉伯運動會的政治色彩更濃。在第一屆泛阿運,埃及以67面金牌遠遠拋離其它七個參賽國家,除了黎巴嫩得到3面金牌,其它包括敘利亞在內的六國都是零金牌離去,可見比賽完全缺乏競爭性,更似是為了襯托埃及的阿拉伯領袖身份貼金。不過單從政治角度演繹,這運動會是有所作為的,起碼邀請了已亡國的巴勒斯坦代表參賽,傳遞了阿拉伯全體支持巴勒斯坦復國的訊息。

  敘利亞受到納賽爾泛阿主義的感召,越想越認真,最終於1958-1961年短暫與埃及合併,成為「阿拉伯聯合共和國」一部分,後來還是因為內部民族主義興起而離開。泛阿運動會和地中海運動會的參賽國又不同,目前共有22國,包括了巴林等海灣國家、科摩羅等東非國家,在1976年和1992年,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兩度主辦比賽。除了非洲的埃及和摩洛哥,它的總成績以213面金牌排在總獎牌榜第三位,可見它對這比賽的投入。

  1997年開始,亞洲奧委會之下又出現了西亞運動會,這是繼東亞運、南亞運、東南亞運、中亞運之後又一亞洲地區運動會。就是在西亞運,終於出現了一些不能參加地中海運動會或泛阿運動會的西亞大國,例如伊朗。而伊朗出現了,它就在獎牌榜鶴立雞群,敘利亞的總成績名列第三。體育既然被列入綜合國力的計算方式,敘利亞在這些運動會分別的相對成績,還是有一定代表性的。

  在整個亞運版圖,敘利亞已是極邊之地,它和韓國、越南等國的思想文化距離很遠,與法國、意大利等反而有一些共同語言。在地中海、泛阿拉伯和西亞三大身份當中,敘利亞似乎還是喜歡三者混合,歷史教科書從前常用的形容意大利以東地中海的「黎凡特」(Levant)一詞,才是敘利亞真正身份認同所在。世界活動傳統以洲劃分,其實對土耳其、敘利亞等國始終不公平,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爾是歷史名城,2000年開始已連續四屆申辦奧運失敗,它的口號「腳踏兩洲的奧運」其實頗具吸引力,但黎凡特地區何時能重新成為世界中心,就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