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7

蔡子強:香港政黨政治 進入戰國時代


【日月報】上個禮拜政圈裏的最大新聞,當然是黃毓民和陳偉業退黨,另組「人民力量」。不少人即時關心的,就是這對香港政黨政治生態,究竟會產生何種影響。但其實如果大家把視線放遠一點,便可以看到,這種另立山頭,另起爐灶,其實也不止於今日,過去半年多,由林大輝牽頭的C18,到葉劉淑儀組建新民黨,再到從民主黨分裂出來的新民主同盟等等,新的政黨、政治團體如雨後春筍般誕生,簡直讓人目不暇給,也標誌香港政黨政治,進入一個戰國時代。

在比例代表制以及最大餘額法之下,任何一個政黨要在直選選區中拿到第二個議席,實在是十分艱難,要拿到第三個議席,更是有點癡人說夢。於是這種選舉制度,就為大型政黨的發展,套上一個讓他們窒息的樽頸,反而為小型、中型政黨的生存,提供了足夠的土壤。

民建聯第二梯隊將成主要受害者

尤其是來屆進一步增加直選議席,只要在選區中拿到5%選票,就有機會博得一席,於是不少政圈中人都躍躍欲試,嘗試由自己「擔正大旗」,一試身手。或許,各個政黨的分裂與重組,都各有前因,也有不少新仇舊恨,但這種結構性因素、制度性因素,卻為這種細胞分裂,提供了大氣候。

雖然在媒體中,吸引到最多鎂光燈,聽到最多吵吵鬧鬧的,一定是社民連以至是民主黨的分裂,但其實類似的細胞分裂,也一樣在建制派陣營中,低調的進行。

過往直選,在建制派陣營中,一向是由民建聯一黨獨大,但慢慢地,先有工聯會部署5 區參選,搶佔建制陣營中的基層選票,後再有新民黨,搶佔政治光譜另一端的中上階層選票。原本作為旗艦的民建聯,處境可說是「前門拒虎,後門進狼」,還未計在旁虎視眈眈、伺機而動的自由黨、C18、梁美芬、龐愛蘭等等。

當然,民建聯的死對頭民主黨,可能會在一旁苦笑,事關類似的苦果,他們在過去10 年間早已嘗透,泛民的政治光譜,由1990 年代中由民主黨一黨獨大,到今天再按階級和政治路線,被公民黨、社民連、職工盟等泛民政黨不斷加入,瓜分和切割,讓民主黨日漸被「陰乾」,讓民建聯坐收漁人之利。到了今天,終於「風水輪流轉」,讓民建聯也得嘗上類似的苦果,其黨內第二梯隊將成為主要的受害者。

就是如此這般,香港的政治光譜,被各大政黨愈切愈碎,亦變得愈來愈模糊。

市民多了選擇還是愈來愈摸不頭腦?

有人或會認為,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起碼市民在選舉中會多了選擇。但問題是,這樣的戰國時代,究竟市民是真的多了選擇,還是愈來愈摸不頭腦,無所適從呢?例如:

◆究竟社民連一分為二之後,分裂出來,新的人民力量,與原有的社民連,政治理念上有何不同,是否只在於狙擊民主黨與否這一點上?

◆自由黨與經濟動力,除了人事糾紛之外,究竟對商界利益和社會責任有何不同理解?

◆那麼新民黨又如何?那好像是一個代表中上階層、專業人士的中間偏右政黨。但林大輝牽頭的C18 又如何?部分人可能會認得他是唐英年的「家臣」,但除此之外呢?還有梁美芬的西九新動力、龐愛蘭的新論壇等,不是一樣的標榜中產、專業嗎?

◆新民主同盟從民主黨中分裂而出,據說導火線是因為後者支持政改方案,但也有報道引述范國威說,該組織不反對與中央溝通,也不走激進路線,那麼究竟分別在哪裏呢?

我相信對於以上問題的答案,不單止很多普通市民毫無頭緒,連一些政治評論員,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很多人會指出,一個四分五裂議會,對特區政府最為有利,因為沒有了一股主要勢力,相比起殖民地末代政府(即95 至97 立法會),來自議會的威脅可說是大大減低,能夠讓「行政主導」,發揮得更為淋漓盡致。

但實情又是否如此呢?

議會變得四分五裂政府最初沒有想到

近月, 很多問責局長為了要「箍票」,不單要對各大政黨低聲下氣,更甚至要造訪各大政黨的黨部,出席黨團會議,費盡唇舌,他們都戲稱自己在「乞票」。試問如果未來議會進一步變得零碎,三數議員便成一組合,那麼這些局長,還可以跑到幾多個政黨黨團去游說?政府難以管治,寸步難移的苦,只會比今天尤甚。

特區政府引入比例代表制的目標,其實十分短淺,那是盡量減少民主派在直選中取得的議席數目,因為比例代表制可以削弱大黨在選舉中「超額贏得議席」的效應。但結果議會變得四分五裂,政治光譜愈切愈碎的苦果,卻是他們最初沒有想到的。

相應而來互扯後腿的局面,不單在議會內發生,也存在於行政立法機關之間。其後遺症便是在面對社會、經濟危機時,又或是政府需要推動重大改革的關鍵時刻,行政立法之間的不咬弦,往往使施政陷於膠狀態,造成了當年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批評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之現象。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