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5

盧峯:官富民窮 不能坐視

參考:給曾俊華和蔡子強的公開信 - 負責任地看公帑
   2.2萬億儲備再多無用
   詳盡分析政府庫房--回應田北俊、蘇偉文、劉健儀及雷鼎鳴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下星期就會宣讀新一年的財政預算案。在水浸庫房的情況下,司長及他的幕僚現時最在意的是管理好公眾的期望,避免他們以為政府準備大手派糖。只要能有效壓低公眾對預算案的期望,曾司長的工作便容易得多,稍為鬆手一點也可以贏得好評。前幾天,曾司長就特地發表網誌,強力反駁「官富民窮」的說法,認為有關說法既不合乎事實又挑動官民之間的矛盾。他又強調,保留相當儲備是務實的做法,因為這是香港應對經濟突然逆轉的唯一彈藥。花光儲備再向北京中央政府伸手求援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特區政府要在預算案前夕重申堅持財政紀律,不肯承諾大手派糖當然有它的理由,但要否定「官富民窮」卻注定是徒勞無功的,甚至可能惹來公眾反感。先從事實、數據來看,將過去的一個財政年度原先估計有財赤二百多億元,可是埋單計數卻可能有七、八百億元盈餘。這七、八百億元加上原來的五千億儲備,政府的財政儲備已高達六千億元。跟負債纍纍的其他政府相比,香港的官府不但富,還有點「肥到着唔到襪」的感覺。事實上六千億元的儲備已足以應付政府接近兩年的開支。有可以花兩年的儲蓄在手,政府怎能不算富呢?

相反,大部份市民都不像政府般好景。薪金沒有甚麼進賬,工時沒有減少,想買樓卻上不了車,只能眼巴巴看着樓價跟自己的收入相距越來越遠,微薄的現金儲蓄又被通脹及資產泡沫蠶食而不斷縮水。貧窮家庭、低收入家庭的數目更是屢創新高,已超過百萬大關。在這樣的懸殊對比下,說香港「官富民窮」實在不能算是脫離事實。

真正重要的是,民窮不是因官富而來的,而官富則應成為改善民窮的動力。跟所有發達國家及地區一樣,過去三十多年由於經濟變動加劇,行業盛衰周期縮短,長年累月積聚的經驗、技術可以在短短幾年間變得價值大降,缺乏需求,不少人因此收入大幅下降,有的需要轉業再培訓,有的陷入長期失業或開工不足的困境。再加上全球一體化衝擊,企業及資本家可以輕易轉移生產基地,工人的議價能力進一步削弱,薪金及服務條件難以再水漲船高。在這種種變遷下,儘管本地經濟依然保持不錯的增長,政府收入仍不斷上升,上班族卻未能受益,有不少更反而跌在貧窮線下,生活質素不斷下跌。

由於「官富民窮」、上班族收入不前是國際經濟大氣候造成,特區政府不可能獨力扭轉或改善。但是,擁有豐厚儲備的政府至少有能力紓緩一下「民窮」的現象,至少可以避免「民窮」的現象進一步惡化。從現在的趨勢看,未來一年對市民、對上班族日常生活最大的威脅顯然是通脹肆虐,是物價持續上升。只要官員抽點時間走到茶餐廳、街市、超市,都很容易發覺大部份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價格都上升不少,麪包動輒三、四元一個,菜、魚、肉價同樣屢創新高。

對大部份收入花在日常生活費的市民來說,生活擔子變得越來越沉重,並直接影響他們的生活質素。特區政府在來年的預算案理應在生活補貼上多下工夫,例如繼續代繳一定數額的電費,好讓市民可以把開支轉用在其他生活費上。此外,政府也應當增加對食物銀行的支援,好讓低收入市民可以用較低價錢購入食物及其他生活必需品。

除了一次性補貼、資助外,特區政府也有需要研究如何善用儲備。其中一個可行的方向是重新考慮全民退休保障計劃。要知道貧窮人口中不少是長者,他們工作的年代沒有任何退休保障,後來引入的強積金又不能受惠,令他們「兩頭不到岸」,老來無依。

若果能動用部份儲備引入全民退休保障,讓長者每個月拿到一定數額的退休金,他們的生活質素、條件將有改善,官富民窮的情況也肯定可以紓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