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02

李怡:送虎迎兔,歲晚記事

今天是農曆大除夕,際此送虎迎兔的日子,且記下幾樁內地網事,為將過去的虎年立此存照。
第一樁是年終前在內地網絡流傳的虎兔之爭的賀歲動畫片,這動畫片現被中共封殺了,但在香港,仍可在 YouTube上搜尋「小兔子乖乖 2011賀歲片」中看到。內容是猛虎要「構建和諧森林」,不斷壓迫群兔,有的兔子喝了「三虎奶粉」死亡,有的在火災中因為老虎說要「讓領導先走」而葬身火海,有的在拆、拆、拆的拆遷推土機下被輾斃,有的被「我爸是虎剛」的虎兒子開車壓死,和諧社會的口號有「小兔子乖乖,不要亂說話」,但最後,兔子被壓迫到紅了眼睛,兩顆門牙豎起來,撲向老虎,把一隻隻老虎咬死,故事結尾是:「兔年到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這動畫片的意涵明顯,虎者,指「苛政猛於虎」的「苛政」也。虎逼兔反,即官逼民反之寄意。它反映大陸虎年平均五天一次群體抗爭的越燒越熾的民間怒火。

第二樁是上周末才貼出、前天即遭中共封殺的,那是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在新浪博客上推出的兩幅以「除惡」為主題的門神設計。
除惡是中國傳統貼門神的本意,艾未未的兩幅門神分別含兩副對聯,其一是:「趕魔驅鬼取正義;除惡祛凶爭公平」,另一是:「避警防特降國寶;斬妖除魔保太平」。「避警防特」有針對統治者之意,但如果不是對號入座,也不會自我認定是「魔鬼」。不過,門神畫的背景有電腦,有滑鼠,有蟹(河蟹),有「草泥馬」,有板磚,還有英文四字經並附中文譯音「發課」,「除惡祛凶」確是除苛政祛警霸之意。

第三樁是在內地網絡突然流傳了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的講話》,被引用的講話內容有「論拆遷」、「論人民上訪」、「論國家政治民主」,這裏且節錄幾段:
「早幾年,在河南省一個地方要修飛機場,事先不給農民安排好,沒有說清道理,就強迫人家搬家。那個莊的農民說,你拿根長棍子去撥樹上雀兒的巢,把它搞下來,雀兒也要叫幾聲。鄧小平你也有一個巢,我把你的巢搞爛了,你要不要叫幾聲?於是乎那個地方的群眾佈置了三道防線: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婦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壯年。到那裏去測量的人都被趕走了,結果農民還是勝利了。……現在,有這樣一些人,好像得了天下,就高枕無憂,可以橫行霸道了。這樣的人,群眾反對他,打石頭,打鋤頭,我看是該打,我最歡迎。而且有些時候,只有打才能解決問題。共產黨是要得到教訓的。……」
「學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樣的事情,同志們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學生要到北京請願,一個列車上的學生在四川省廣元車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個列車上的學生到了洛陽,沒有能到北京來。我的意見,周總理的意見,是應當放到北京來,到有關部門去拜訪。……」
「要允許工人罷工、允許群眾示威。遊行示威在憲法上是有根據的。以後修改憲法,我主張加一個罷工自由,要允許工人罷工。這樣,有利於解決國家、廠長同群眾的矛盾。無非是矛盾。……縣委以上的幹部有幾十萬,國家的命運就掌握在他們手裏。如果不搞好,脫離群眾,不是艱苦奮鬥,那末,工人、農民、學生就有理由不贊成他們。我們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長官僚主義作風,不要形成一個脫離人民的貴族階層。誰犯了官僚主義,不去解決群眾的問題,罵群眾,壓群眾,總是不改,群眾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說革掉很好,應當革掉。」

這是毛澤東 1956年的講話,收在 1977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終究是中共祖師爺的話,所以網絡雖盛傳,卻沒有被封殺。然而有一個網民留言說:「我也剛收藏了一本毛選第五卷,我也明白了市面上毛選為何只有四卷本。」
中共不再出版第五卷,顯然是因為毛在建政初期的這些開明主張,在今天以大棒加胡蘿蔔治國的政治氣候中,已不合時宜了。建政前中共機關報社論的合集《歷史的先聲》遭封殺,毛這些建政初的言論,現在不僅全部「陰違」,甚至陽也不奉了。
肯定毛當年的主張,只不過是以毛之矛攻當今苛政之盾而已,並非對毛的肯定。毛當年有這麼一段話,也許使我們更加確定: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化。一個黨一個人物,即使起初的動機是善良的、有理想的,一旦掌握絕對權力,就不可避免地變成迷信暴力、壓制反對聲音的大怪物。
虎去兔來,筆者的願望是:猛於虎的苛政能把絕對權力釋放出來,而香港政商界也不要以為,只要靠攏強權就可以無往不利,高枕無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