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2

潘小濤:木乃伊倒下了,兵馬俑呢?

香港大學中山廣場的民主牆寫着「木乃伊下台了,兵馬俑呢?」木乃伊是埃及國寶,兵馬俑則是中國獨一無二的文物,這個問題的意思明顯不過:同是四大文明古國,埃及已然變天,準備大刀闊斧的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中國呢?中國何時才有自由民主之日?

發出這個疑問,一方面突顯港大同學對一個民主自由中國的期許,另方面中埃兩國確有很多共通之處,在埃及發生的事,會否在中國重演呢?事實上,20年前北京已出現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其規模及影響,比今日的開羅民運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惜,天安門廣場數以萬計大學生,為民主自由絕食靜坐抗爭了40多天,全國及香港數百萬民眾聲援,最後學生及北京市民遭到解放軍真槍實彈及坦克的血腥鎮壓,八九民運戛然而止,中國進入政治寒冬期,到今天,北京當局對一切異己仍還會過激地鎮壓。相反,埃及反政府示威,18天後開了花,獨裁統治埃及30 年的總統穆巴拉克倉皇下台,能否結出民主果實雖然還有很多變數,但帶來了盼望,有了改變的機遇。

政制驚人相似

中國與埃及除了同是文明古國,政制上原來也驚人地相似。埃及同是一黨獨裁,執政黨民族民主黨1978年成立,迄今32年不曾政黨輪替,僅穆巴拉克就做了近30年黨主席。其黨綱是「建立一個公正、團結的和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中共則是「領導和團結全國各族人民……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也是5年舉行一次的全國代表大會,以及全國代表大會選出的政治局,政治局下設書記處及專門委員會,下級黨組織也是省、區、縣、鄉,26個省的省委書記也是權力最大的諸侯。

總之,只要把埃及改成中國,民族民主黨換作共產黨,就不分軒輊了,兩者的組織架構及執政方式,如出一轍。民族民主黨主席身兼總統及軍隊最高統帥,政治局負責決策,政府僅是執行機構;國會(人民會議)八成議席是其黨員,黨團對黨籍議員的控制非常嚴,黨的意志可輕易變成法律;更甚者,只有人民會議才可提名總統候選人(提名機制有點像香港特首選舉),然後直選產生的總統可多次連任,為穆巴拉克多年獨裁統治奠定法理基礎。

更神奇的是,埃及也有類似中國的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全國政協)的機構,名為協商會議,210名委員中,三分之二選舉產生,當中一半必須是工人和農民,餘下三分一由總統委任。不過,協商會議跟中國的政協一樣,並無立法權和監督權,只是政治花瓶式的諮詢機構。

埃及控制社會還顯稚嫩

高度相似的政治體制及以黨領政的獨裁統治方式,以及同樣是廣場(開羅的解放廣場及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同樣是民主運動,在中埃卻有截然相反的結果,這是埃及民族民主黨這個共產黨學生,在控制社會和掌權方面還顯稚嫩,沒把共產黨的本領學到家。

穆巴拉克雖是三軍最高司令,主要將領也是心腹愛將,但他沒學中共把黨員幹部安插到軍隊,在每個連隊建立黨支部;也不像中共那樣嚴厲控制輿論、全力撲滅異己之餘,耗資幾十億元推行「金盾計劃」,打造被稱為「網絡長城」的防火牆,並組建龐大的網絡警察,監控網民。正因為中共牢牢掌握了「槍桿子(軍隊)」及「筆桿子(傳媒及互聯網)」,加上公安、檢察院及法院等專政工具輔助,面對民眾抗議,自然安枕無憂;相反,埃及人民透過互聯網,認清穆巴拉克及家庭巧取豪奪的真面目,而埃及軍隊尚存一點人性、不願開槍射殺自己的人民,穆巴拉克還能呆下去嗎?

不過,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昌逆亡,槍桿子總有鏽蝕的一天,防火牆也會有失靈之時!代表專制獨裁的木乃伊下台了,兵馬俑式的帝制思想還能久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