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31

蔡子強:每天都是愚人節


【日月報】明天就是4 月1 日愚人節。大家可又知道,在中國歷史上,又出現過哪些發生在愚人節當天的政治真實反諷呢?

我即時想起的,是1949 年4 月1 日,國共兩黨在北京展開和平談判。和談?當時踏入內戰的第3 年,解放軍正勢如破竹,國軍卻兵敗如山倒,兩黨的新仇舊恨又罄竹難書,哪會有得談?結果,這個在愚人節展開的和談,就真的似是一場應節的玩笑,注定破局收場,雙方始終要一打到底。

直到56 年後,兩黨領袖才真的握手言和,因為有了新的共同敵人——阿扁。這次胡、連會也是在4 月舉行,但卻再也沒有揀在4 月1 日了。

中港「蜚聲國際」的搶鹽風波

但當我們在此訕笑當年中國政局的荒謬時,回看本地,卻會發現我們的政治,恐怕是「一百步笑五十步」。愚人節還未到,過去幾個月,令人氣絕的政治笑話,卻每天都在現實中上演。

最經典的,當然是一場讓中、港「蜚聲國際」的搶鹽風波。2003 年SARS 我們有「煲醋」,8 年後,2011 年日本核輻射泄漏,我們則有「搶鹽」。

黑格爾曾說過,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會重複出現兩次,但馬克思卻認為黑格爾忘記了補充一點:那就是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而第二次,卻是作為鬧劇。

當年SARS 香港死了近300 人,四周一片愁雲慘霧,大家都不忍拿SARS 來開玩笑;但8 年後,這場無中生有,捕風捉影的「搶鹽」風波,卻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愚人節題材。

其中一個在網絡上流傳的笑話是如此:正當大家在超市見鹽就搶時,一位婆婆卻氣定神閑的站在一邊,旁觀世情。大家氣急敗壞之餘,問了婆婆一句,難道你不要鹽嗎?婆婆說,不用了,當年SARS 搶下來的,至今還有排都未用得完。

更「cool」的冷面笑匠曾俊華

這位虛擬的婆婆是否很「cool」呢?未算!現實上,我們有更「cool」的冷面笑匠,那就是財爺曾俊華,尤其是當他在預算案記者會上說「政府的錢亦是大家的錢,如果政府有錢的話,當然亦等於市民有錢」的時候。

認識曾俊華的人,不少都覺得他「心地幾好」,而且為人「左左」。他年輕時的偶像是左翼理論大師Noam Chomsky,在美國讀書時熱心於基層當義工,對低下階層及弱勢社群一向抱有同情心。甚至民主大老司徒華,臨終前也突然提及,他認為下屆行政長官人選之中,曾俊華應屬首選,當中不無推崇之意。

但偏偏這樣的一位人物,卻說出前述一番稀奇古怪的言論。或許,財爺是在梁振英說出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鄧小平,以及唐英年用美國槍擊案和「車人亡」論來「告誡」香港80 後,一時技癢,想與兩人一較長短,爭奪香港政圈一代冷面笑匠的頭銜;又或者,財爺記錯了當天是愚人節。

而財爺對市民的獻禮還不止於此一個笑話,後來還每人有6000 元派。網絡上盛傳,曾蔭權的心口紅腫了,其實並不是給社民連的衝擊撞出來的,而是給財爺「心口」「」出來的。

葉劉淑儀沒投票諉過政府

提開唐、梁兩人,便不得不提葉劉淑儀。昨天,在《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獨家專訪中,葉太便把唐、梁兩人踩得一文不值,但說實在的,最好她也不要「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前些時候,政府提交申請臨時撥款的決議案,在立法會數不夠票,未能獲得通過。之後,媒體重組死因,追訪那些並非因赴京開兩會,留在香港卻又沒有出席會議投票的建制派議員。葉劉淑儀說因為「要到南區處理私事」,並如此回答:「但今次無論係財政司辦公室或者財經庫務局,都冇一位副局、常秘或者政助提過我(投票)。」把責任推諉給政府疏忽,拉票工作做得嚴重不足。

這實在滑稽,出席立法會會議並投票,難道不是議員的基本職責嗎?為何要人催促才會投票?如果有一天學生逾期沒有交功課,又撒賴老師沒有催促,並搬出我們的尊貴議員作為例子,你教我又應該如何回應呢?

香港官商關係一向密不可分,除了一高官如此懂得與市民開玩笑之外,一富商亦不讓前者比了下去。

結果我們又有經典的一幕:在將軍澳堆填區旁發展地產項目的發展商,父親說那裏「心曠神怡」,兒子說那裏「空氣清新」。

護士燙傷嬰兒辯稱手掌測水溫

常言道,有這樣的人民,才會有這樣的政府。有時候連小市民也不遑多讓,我最記得的是,前幾個月,一名護士替一名3 個月嬰孩洗澡時,不慎把嬰兒燙傷,導致男嬰下肢部位出現脫皮及紅斑,最後被診斷為二級燙傷。於護管局的紀律聆訊中,護士辯稱當時有以手掌測水溫,未感到有問題。

我心裏有一個疑團,是不是香港有些護士平常是有練開「鐵沙掌」的?

有時寫時事評論,心裏會感到矛盾,對於這些事情,是否也需要逐一撰文,煞有介事的回應呢?還是趁愚人節把這些事統統拿出來,讓大家報以一笑便算數。

每天生活在如此的情節當中,我們還需要特別在4 月1 日慶祝愚人節嗎?

在香港,每天都是愚人節。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