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8

林天悟:傳媒工作「七大害」

早前香港記者協會向行家廣發問卷,調查新聞從業員的工作現況,問題涉及薪酬職位及是否打算轉行等等。許多行家看到問卷內容都思潮起伏,只因近數月來行內掀起離職潮,款式精緻的「散水餅」在辦公室內亂舞,留下的同事吃得口甜心苦,只能祝福離開的同事有更好發展。

記協問卷裏列出七項轉行原因,包括:薪酬低於其他行業、工時太長、希望結婚產子、晉升機會不明朗、傳媒生態及風氣欠佳、社會地位不高、工作欠滿足感、渴望開展其他事業或進修等等,以上原因概括了傳媒工作「七大害」,仍把傳媒視為終身職業者,某程度上都是「被犧牲」的一群,那種犧牲除了是金錢上,還有家庭、體力及尊嚴。

理想不敵生活現實

一名入行逾二十年的前輩表示,他們入行時不計較薪酬,沒那麼多打算,同代人都視記者是崇高職業,要為公義而發聲,打算緊守崗位到老。聽起來,那一代傳媒人就像現今政府及工商界的掌舵人,把奮鬥記憶都美化成「獅子山下」精神,期望年輕人都抱「純淨心思」入行,卻看不到傳媒行業在過去二十年已變質再變質,問卷上的「七大害」,其實是前輩們一手打造的。

長工時自然影響家庭和諧,若在報館任職,每天動輒工作到凌晨,管理層每天當值超過十二小時亦視作等閒,很多已婚男行家與妻兒關係緊張而疏離,不少是離婚收場。而女行家要組織家庭就更難了,除了美麗女主播追求者眾之外,一些以工作為重的女記者,因社交圈子狹窄,又慣性在工作上武裝自己,往往錯過了許多好姻緣,極為可惜。而女記者一旦選擇生育,因家庭事業難以兼顧,可能要兩者擇其一而轉職,十分無奈。

但是,透視傳媒工作「七大害」本質,除了家庭問題是外人難解決,其餘六項卻可以人為調節。雖說工時長是結構性問題,但近年行內致力推行五天工作制,的確令慣性加班的行家多了休息時間。據悉《蘋果日報》早前研究回復五天半工作制,但經工會及員工反映意見後,多個部組已逐步回復五天工作制,並明確說明是最終目標。

《香港經濟日報》的五天工作模式有一定彈性,現在每兩周有三天例休假,另加一天「預備假」(StandbyHoliday),即遇到突發大事記者要無償工作,但據聞甚少召回假期中的記者開工。最新消息是《星島日報》前日宣布,從四月開始實行每四星期七天假,其中一天是「預備假」,即每年增加十三天假期,對員工來說也是一大喜訊。行家期望其他中小型傳媒集團也能跟隨,最終邁向全行五天工作制。

肥上瘦下年青人卻步

另外,外界一直以為傳媒工作者的薪酬總是偏低,但行內人看到的是不少主管級人員薪金不俗,月薪逾十萬大有人在,年薪二三百萬的社長或老總亦不乏人,另加各項津貼,薪津十分豐厚。但傳媒機構聘用新人時卻出手很低,現時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約九千至一萬二千元,行內「貧富懸殊」情況不斷惡化,不少行家,尤其是年輕的記者對此感到氣憤又氣餒,認為傳媒不應肥上瘦下,要顧全行業公義。

適逢近日傳媒股公布業績,除了壹傳媒在台灣投資電視業務開支大增,因而發出盈利警告外,其餘大部分報業股均賺得數以億計的盈利,其中星島新聞集團全年多賺一倍,至2.4 億元,創下集團盈利新高。前線的低薪行家看到連串亮麗數字,自覺未能分享「經濟成果」,怨氣尤大,自然心生去意。

過往曾撰文指熱血記者懷抱理想入行,往往成為被剝削的弱點,這是行業的悲哀。日前跟一名上市公司董事聊天,那是與傳媒無關的商業集團,聘用大量電腦專才,近年市場是供過於求,入職薪金亦大幅回落,他對「孤寒上司」的看法值得行內人參考。

開源不力剝削成風

該名董事稱,低層員工只需做好本分,但主管則需顧及開源和節流兩方面,職責絕不相同。開源在任何行業都是難事,當中需要創意和冒險精神,這類人才既難求也難受控;反觀節流卻相對容易,而且效用立見,所以主管的存在價值,某程度上是建基於節流之上。愈無能的上司,便愈需要節流彰顯功績,一旦緊縮了的開支,要再開水喉便很困難。

公司老闆如何看待這種「節流主管」呢?董事表示,那全看老闆心態,一般來說,創業時期需要進攻型的主管,老闆不介意大灑金錢去開拓前路,但守業期則看重盈利,尤其是上市公司,沒有大錯、保持穩定盈利,比創新冒險更重要。

低層員工常常埋怨: 「那些高層與前線脫了節,懂什麼?他們憑什麼薪酬那麼高?我們天天往外跑,為什麼薪金那麼低?」原來一般老闆都不喜歡聽到這些問題,董事解釋: 「因為答案很簡單,低層員工接近前線,但高層則接近老闆;低層用勞力去做好工作,高層用腦力去玩上位遊戲。要打破常規,必須食腦爭上位,可是一旦接近老闆又會失去個人意志,否則一定不長久,每個行業都一樣。」因此,雖說供過於求是記者低薪的原因之一,但另一癥結是部分傳媒主管能力和自信心不足,沒有創見開源,只好靠剝削記者和緊縮開支自保,最終這股風氣吹遍全行。

當這類傳媒管理層不斷增加,揣摸老闆意志便成為常規,記者晉升機會不明朗、傳媒生態及風氣欠佳等其餘害處便陸續浮現,難怪要走的留不住,留下的心裏戚然。

至於近月來的離職潮,原因是不少公關公司空缺較多,亦有傳媒人自組公關公司,等同向行內「挖角」,記者的出路還包括政府機構及當教師,也有行家是轉行或做家庭主婦。由於今年將舉行區議會選舉,明年則是立法會選舉,有記者選擇轉職當政界人物的特別助理,與舊日友好行家的關係變得十分妙微。

過往有行家調換位置後,喜歡「指導」現役記者如何採訪,或者利用傳媒關係企圖進行spin 工作,只共望雙方能各司其職,互相尊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