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1

陶傑:香港死未?

香港前殖民地政府撤退前夕,美國的財經雜誌以封面預言:「香港之死」( Death of Hong Kong),把很多民族感情脆弱的本地人氣得暴跳如雷。

「預測」是不是等同「唱衰」?一個相士,如果警告你來年小心,或有血光之災,是預示警醒,還是唱衰詛咒?

美國傳媒沒有說錯。香港確實是開始了一個步向死亡的過程。當時惱怒西方唱衰的人,今天看見特區民怨四起,六千元派錢,二十八元最低工資,政黨騎劫政府、政府威信掃地、經濟泡沫、地產飛漲,都會同意。香港完了。

國際傳媒當年只是說了一句真心話。中國人不愛聽真心話,尤其一個「死」字。

當時許多人駁斥:一九九七年之後,香港還有資本主義,還有經濟增長,高樓大廈一樣起蓋,名牌掃貨飲食娛樂一樣旺場,香港哪有死?

原來現代中國人重物質,一個「死」字,以為只指心臟停頓、呼吸斷氣的「生理死亡」。他以為只要維港燈火一樣璀璨,馬路交通一樣堵塞,股票照樣升,香港就沒有死亡。

英文的「生理死亡」,另有一個字,叫做 Deceased。又有一個 Death,意義複雜得多。譬如羅馬帝國滅亡了,但英文一般講羅馬的滅亡,是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很少說 Death of the Roman Empire。因為羅馬帝國沒有了,古羅馬的精神,像思考方式、統治藝術、審美觀、司法的邏輯,由拉丁文一直下來,都由歐美承傳了,甚至羅馬的奴隸制,一直到十九世紀才由基督教廢除。羅馬的覆亡,是 Fall,不是 Death。

美國雜誌說香港之「死」,指殖民地時代西方的法治和公義,漸受中國文化的侵蝕,香港的精華,會一天比一天蒸發掉。

今天的特區香港,比起從前,有沒有公義呢?窮人有沒有生路呢?「港人治港」還剩幾多?這一切,如果您都搖頭,即是香港之死,預言正在成真,雖然豪宅和商場還在蓋建,香港不必宣布 Deceased,不過, Dead卻是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