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3

李照興:香港都的不可能想像

把中國再細分成50個省級行政區的說法,早些時候略有討論及較細節方案可見於04年的報道(以前不時曾提出不同規劃版本)。網上還專門出了個新的中國新省份分佈圖,由34個省及自治區,一下了便成50個,真是色彩密麻。最大變化是東北、江浙、華中、原新疆及原廣東幾區,譬如廣東再生出廣南省,由現茂名、湛江及部分廣西城鎮組成。

可剛過的兩會不見有詳細再討論,與香港相關的反而是擔心被規劃的方向問題。但其實,關於香港如何併進國家行政區的探討一早就有。其中一個方案比我們曾提到的港深結合更大膽,就是建設香港都,融合香港澳門珠海,讓此大都會有足夠的發展空間。這種併合和分拆是行政區重組的兩種相反路線。

背後的邏輯是,中國嚴重的資源人口不均,只能通過把過度密集的地區疏導分拆(如包括上述分拆廣東省廣南省),又或者相反,是整合香港都與其他「後發」區,來達致更好的行政和經濟管治。同時,無論是分拆還是整合,也有潛在政治目的,是嘗試阻止山高皇帝遠近似古代的諸侯分割,減低地方勢力。這會是一種更紛亂的細化?還是更有效的微政府管治?看歷來對這方案的冷待,似乎中央都沒有拿定主義,討論都像沒下文了,一般相信不過是測試汽球,後來更低調處理說是個人看法。無論如何,香港人對此事的取態,應該相當明顯——是接受不了——除非……

港人不接受合併觀

如果以陰謀論來說,香港與澳門珠海的併合已經是一項早有預謀而且正要通過基建達成的國策。港珠澳大橋或珠港澳大橋(要如何稱呼這條橋也成為一樣重要的名字之爭,如果是「珠」行頭,是否意味是「港」被「珠」融合進去?沒有了港的主導?)立即就變成一個政治價值比經濟價值更重要的基建,那就像一座在規劃中預先被設計好的併合任務主角,擔當了最重要的地理連城功能。而最近珠海通往廣東其他地區的快速鐵路的落成,現坐鐵路到廣州南不到一小時,到周邊江門、中山也極方便,也形成潮流所講的一小時生活圈。即是說,起碼在地理與交通考慮而言,這已變得可行。

那說了那麼久的香港深圳合併的可能呢?河套區發展仍是香港事或至少是共同開發,還未聽到具體的兩城合拼規劃,而且如果真要結合,香港結合同樣講廣東話的澳門與珠海(深圳是普通話城市)更輕易。這當中也涉及一個以先進帶落後的想法,即是廣州、深圳這些開發度已高的城市,香港再與之融合已無空間,反而香港用來帶起有待發展的珠江口以西的區域,其可發展的潛力更大。

50省的說法有兩個主要討論點,一是政治二是經濟。併合、分拆與重組的利弊,顯然沒得到充分討論,甚至乎,眼前的立論也是泛泛的認知。譬如說,對併區與分拆的見解,經常是各有說法。分拆論者強調分拆之後,地方政府更小型更有效。但北京去年卻急進的把歷史悠久的崇文區和宣武區取消並結合重組成新的東城及西城區,理由則是可更好集中資源。在曾經出現過的省級行政區規劃中,明顯屬經濟考慮分拆分佈的(因而多生產出幾個省來),最主要看到的是﹕

三峽區、廣東廣南、北新疆南新疆及東北區各自增多了省份,理據是發達城市過分集中,傾斜資源令大省難以兼顧落後地區,重新劃分管治區可達至主要為抑壓物價、減少大政府不健全、合理分配資源等目的。這也有助減低GDP的盲目亢奮,因不少大省其實只是大城裏先進卻忽略了小城,小城的生產一旦用大城的思維就不適合。

政治分區易惹分裂

而同樣重要卻得不到太多討論的,還有政治分區這一筆。如果新疆分南北,極可能被少數民族視為漢人把新疆資源名正言順分割開去的策略。於政治層面,少數民族甚至會感到,如果新疆可這樣被劃分,更加多維族人的南疆區,不是也適合分裂出去?對執政者而言,這可是一個極大的冒險。賭不得。

相似討論也出現在廣東。如果把廣東省一分為二,再另加一香港都,廣東省向來壯大的勢力會否遭減弱,亦相對沒那麼團結(到時稱廣南的也是外省人了?)那陰謀論說法就極有市場﹕廣東從來都是政治上的實驗改革地,講廣東話的人向來也像馴服不了,不如就把廣東人再分拆吧,令他們不再團結。更細明的地方管治,只是一個說法,更要看如何管治。搞得不好,其實有機會變成更密集的監控。

細化是不是就是好?在整個方案中,最大的假設是﹕世界其他國家的分區管治都比中國的細密得多,譬如江蘇省一樣大小的韓國,就有16個省。和雲南一樣大的日本,有47個一級行政區。

而當今之世,唯一可與中國比較的大國是美國,它的50個州也比中國多(而且中國人的省人口平均密度更大大超於美國)。種種數據都在說﹕細分就是好。

但數量只是皮毛,最重要看行政管治的系統及落實。所謂地方皇帝天不怕地不怕,並非因為省大那麼簡單,而是源於地方政治機制缺乏監管。地方官員也以自我為大,沒有民間代表的監察,助長了地方惡勢力(引發上訪潮),歸根究柢是政治制度不完善的問題。觀察中國那麼久,讓人最不惑的是,那許多駭人聽聞的地方不公案件,為什麼連中央都像拿它沒辦法?

因為根本不應由中央去處理。這時,美國的聯邦制提供了最低限度的曙光。美國各州省是相對自主,地方政府從法律、行政、執政、立法都可與別州不同。州政府卻擔當一個透明民主的公僕角色(中國的則是土皇帝)。所謂議事堂政治自小在美國人血液中遺傳。州民向州政府追究,州政府向州民負責,不需下下驚動華盛頓。

地方政治缺乏監管

那先決條件,就是各州份有公開透明定期的政府選舉,當選政府直接向當區選民負責。而當區的議題可跟別的地區不一樣,大家雖同屬一個大國家,然而相對自主,權力民生,自我監察。這意味什麼呢?這意味在整個重新分省的提議中,第一個資源經濟作用是一個吸引點,但香港需要這個嗎?香港可能需要,可能不。一需要,她有可能就變為一個內向中國的城市而非外向國際的城市。但如不取這點暖,她又不知往哪方走。

而比較肯定的是,方案中不被討論的是第二個作用即政治作用。如果容許設想中的香港都有地方的由選舉而來的當區政府,以及有別於其他省的法律條例,事情會怎樣。從這點考慮,香港併入其他中國地區就不太可能——若勉強推行,引發的可能是破紀錄的300萬人上街也未定——除非,併入之後,是這一整個香港都均以香港向來的法律為主導並用香港式管治,而非香港原有的一切被擱置。

問題來了﹕現在香港不就早有中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允諾嗎?但那諾言破產啊。憑什麼中國要給更多資源香港,搞不成變更大的反動基地?增加了香港的資源(我說的給港資源不一定是併為香港都),條件更好機會更多,社會反而更安穩。香港要做的,可能比她以為的更多,她要打破華人文明富裕社會的宿命——過往,專制者相信繁盛是由於絕對權力的高效,認為民主與繁榮兩個只能活一個。他們會這樣說﹕香港過往也沒民主但有繁榮,現在好了,有民主(?),就不繁榮了,你們自己選吧!——到最後,一個能打破這宿命說法的領導,才是個真正偉大的領導。

真沒可能嗎?這真是一個破天荒的勇敢構思——既然前領導都有過驚人的構思去回收香港,沒有事是永不可能。香港一直擔憂的,是香港制度與習慣的消亡,但如果天方夜譚地想,併入是引入香港的系統,拿新的香港都當一個實驗的聯邦州份去看待,讓它既繁榮又民主,這可是真的新想像了。有可能嗎?以及,若中國政府真的這樣說,你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