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3

雞蛋仔伯伯的悲哀/無情香城

羅璟:雞蛋仔伯伯的悲哀

食環署多次檢控「雞蛋仔伯伯」一事引起了社會上莫大的迴響。除了街坊早前到場聲援外,網上亦出現一片同仇敵愾的景象,力斥食環署做法既不仁,又無情,更有選擇性執法之嫌。雖然署方聲稱這全是依照條例執行,並沒有任何不公允的地方。可是,普羅大眾經過情感與理智的角力後都不禁為伯伯的遭遇感到不值,認為食環署可以酌情處理。伯伯在件事中的確觸犯了相關的條例,但歸根究柢,這老伯要非法販賣熟食的原因也是因為政府政策的失誤所致。

一位七十有二的老人家本應該是安享晚年的一群,但吳伯卻要靠一雙手養活一家五口。這或許不算是政府的錯,因為自力更生而不依靠綜援過活是他自己選擇的路,確實與人無尤。但何解一位只是想有骨氣地養妻活兒的老伯也要背上如此沉重的罪名呢?政府一直也鼓勵有能力的人自力更生,不要依賴綜援,吳伯可算是這句話的典範。吳伯以他一雙巧手,製作出一份又一份美味的足料炭燒雞蛋仔來養家,而街坊顧客都對此讚不絕口。可是,就只是因為他未有相關的小販執照以及熟食牌照,吳伯只能成為飲食界的「邊緣工作者」,繼續無牌地擺賣。重新發放小販牌照其實絕非難事,為何政府不作此考慮?數十年前的香港可以因為實際的需要而滿街小販,何解現在就連一架小小的木頭車也容不下?至於有關衞生以及阻街的問題,透過其他行政的措施就可以有效監管,問題亦不大。

希望政府經過今次一件城中的小事後,本着解決市民「實際需要」的理念,能重新考慮簽發更多的小販牌照。這除了讓「雞蛋仔伯伯」可以繼續經營下去之外,亦令更多有志創業的年輕人,可以像上一輩般從街邊擺買一直努力到擁有自己的店舖,重現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

---

莫哲暐:無情香城

清明時節,天陰清涼。話說在前一日高考經濟科中受挫,未能釋懷,乃至精神不振。惟下一科徐徐逼近,不得不暫時放下愁緒,回校溫習。午飯時間,獨自到隔鄰銅鑼灣道的茶餐廳買飯盒。剛過了馬路,便飄來一股粗糙的香氣,心情為之一振。趕緊到茶餐廳叫了一客豆腐火腩飯,再到餐廳外,買伯伯的炭烤雞蛋仔。

4月11日早晨,透過互聯網得知伯伯被食環署小販管理隊圍捕,小小木頭車被充公。閱畢報道,不禁心有戚戚然。

按販管隊網頁,其成立目標乃「盡量減低小販在街頭販賣和店舖把營業範圍非法擴展至街上所造成的滋擾」。我在附近讀書7年,行經銅鑼灣道為數不下數百次,從未感到受那木頭車的滋擾,反而每次走過,總受伯伯的幹勁所振奮。街頭小販自力更生,不但能為城市增添色彩、令街道生氣勃勃,更能吸納失業人口、穩定社會。街頭擺賣之活動,乃城市常態,政府將其杜絕,乃橫蠻無理。

今日香城紙醉金迷,物慾橫流,財閥無法無天,商賈橫行無忌。自由市場主宰一切,浮誇庸碌之風成為主流意識。人皆沉醉於股票買賣與樓宇炒賣中,心靈空虛,思想貧乏,猶若行屍走肉。連所謂的名校、高等學府,也教導學生要「裝備」自己,自我「增值」,好能在市場競爭中「踩低」對手,一步到位。伯伯腳踏實地,勤勤懇懇,老實做生意,一步一腳印,實在難能可貴。買過那雞蛋仔的,都會稍為停下腳步,反思追名逐利有何意義。這叫教育。

最有理由投訴伯伯滋擾的,應該是那茶餐廳。伯伯在餐廳外擺賣,炭燒味隨時飄進餐廳內,影響生意;或有本來想吃茶餐的,看見伯伯便改變主意,棄茶餐而選雞蛋仔。惟網上短片所見,該茶餐廳的伙計見伯伯「被圍」,隨即義憤填膺,怒髮衝冠,為伯伯打抱不平,捍衛其權利,更不惜放下生意,與販管隊理論。茶餐廳不計較生意可能受影響,更在伯伯有難時挺身而出,乃仗義之舉。大家是街坊,守望相助,發揮草根力量,共保生計。這叫社區網絡。

相信在當日圍捕伯伯的販管隊隊員中,亦有無可奈何的。聽聞食環署有交人頭制度,每月要夠quota。拉不夠人,便是失職,飯碗難保。根據報道,到場調解的警員曾經問能否放過那木頭車,惟隊員答曰「上頭話無辦法」。這是一個多麼邪惡不仁的制度。警察查身分證要交quota,即使造成滋擾,尚且不會令受查者受傷害。惟拉小販要交quota,乃強迫隊員狠下心腸,嚴厲執法,泯滅人性,斲喪情感。孟子謂:「仁,人心也;義,人路也。」斯制度逼人「舍其路」、「放其心」,變成官僚機器,實為天地之所不容。

伯伯辛勤工作,為銅鑼灣道帶來人情,執政者卻以鐵腕統治,欲將其除之而後快。相信不久,香城將變死城,人亦會變得冰冷無情。悲夫。

梁文道:城管死於抽象的市容概念
練乙錚:從小販行業看「香港沒落」論
梁文道:誰的城市?該管理誰? (誰的城市二之一)
梁文道:小販罪在何處 (誰的城市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