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4

沈旭暉:巴基斯坦「美特工殺人案」緣何峰迴路轉

兩個多月前,巴基斯坦文化名城的鬧市區發生了一宗兇殺案,引起美巴之間軒然大波,案件最終以死者家屬接受和解草草了結,然而此事對剖析美巴關係的若干層面具有相當的指標意義,不妨將案件的經過重播:

1 月27日,旁遮普省首府拉合爾,36歲的美國人雷蒙德·大衛斯(Raymond Davis)駕車等紅燈時,發現兩個騎摩托車的本地人從後面沖過來,其中一人有槍,他就開槍將兩人擊斃。事發後引來群眾圍觀,美領館官員駕車來救時又撞死 一名無辜巴人。大衛斯被捕後,稱開槍是出於自衛,美政府也強調他只是中情局的合同工,且確系美駐巴大使館的行政技術部門人員,應享有外交豁免權,但巴警方 認為大衛斯與死者認識,是故意殺人。

案件在拉合爾高等法院和下屬法院之間踢來踢去,直到3月16日,旁遮普省司 法部長薩納烏拉表示,按照伊斯蘭教法,大衛斯已向受害者家屬賠償了經濟損失,雙方達成協議,受害者家屬在法庭上表示寬恕大衛斯,讓他被法官宣告釋放。但巴 媒體隨後引用受害者家屬委託律師的說法,稱家屬接受賠償並非自願,是被警方所迫。18日,巴全國上萬人集會抗議法院的裁定,美國一度關閉駐巴使領館。

大衛斯光天化日之下街頭殺人,49天后被無罪釋放,巴政府稱不干預司法,但案件一波三折,最終峰迴路轉,卻與下列因素有關。

巴基斯坦的反美情結

大衛斯的特工背景,可以上溯到蘇聯入侵阿富汗後,美國在巴基斯坦建立龐大情報網絡,作為監察蘇聯的前哨站。9·11事件後,巴基斯坦一方面成為美國重要反恐盟友,另一方面經常被批評反恐不力、縱容境內塔利班分子,美國安插在巴國境內的情報人員更顯得重要。

雖 然巴政府和美國關係密切,但民間對美國絕對談不上友好。9·11事件後,同情塔利班的巴基斯坦人極多,本·拉丹固然被懷疑躲 藏在巴西北邊境部落酋長區,就是大城市也有不少激進勢力主張走塔利班路線,並限制西方在境內的影響。美國越是覺得巴基斯坦部分人不可靠、高調批評,就越是 激起巴民間反彈。巴國政府不敢輕易屈服於美國的外交壓力無條件釋放大衛斯,就是因為國內激烈的反美情緒、伊斯蘭勢力可能的借題發揮以及最大反對黨穆盟對政 府的抨擊,隨時足以製造緊張。

但巴政府更不敢不把大衛斯交回美國,因為它缺乏掌控全國的能力,對美國的軍事、經 濟援助十分倚重。美國右翼分子早已對巴基斯坦心存不滿,當年逼它加入反恐聯盟,還是由美方“如不就範就炸回石器時代”的恐嚇促成 的,要是巴國公然漠視美國的外交豁免權,美國智庫裡那些肢解巴基斯坦的說法必會乘時而起。目前美國正部署逐步撤出阿富汗,若美巴交惡,巴方不積極配合區域 反恐,可能給美方以美軍長留的藉口。因此,為了安內、也為了攘外,巴政府是必須讓大衛斯案圓滿解決的。

伊斯蘭馬巴德的解決方案

案 發後,伊斯蘭馬巴德想過不少以為可以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但可行性一律成疑。第一個是以交換兩國的特工俘虜為對等的作結,就如俄國女間諜查普曼被美國拘捕 後,美俄雙方立刻交換間諜,震撼國際社會一時。有傳巴方的確曾希望與美國交換俘虜,即用大衛斯交換被美國以説明基地組織及謀殺罪名判處86年監禁的女科學 家西迪基(須知不少頂級巴基斯坦科學家都被外交家視為散播大殺傷武器的嫌疑犯)。問題是這交換特務的模式一般需要兩國國力對等,一旦這案例能如此終結,巴 基斯坦所得甚大,而美國只得到面子,自然不會樂意。

第二個解決方案是把責任推給國際法,以外交豁免權作為刑事裁 判的豁免,畢竟大使館的外交官確實擁有完全的外交豁免權。問題是,在美國施壓後,巴媒體普遍感到不滿,紛紛對案件作廣泛報導,令案件早已變成政治審判,相 比美軍無人機經常誤炸巴邊民刺激性更大。為挖掘新聞,巴媒體對大衛斯在獄中所受特別禮遇做了長篇報導,這與美國囚禁疑似恐怖分子的關塔那摩基地(不少無辜 被囚的人都是巴穆斯林)相比,更顯得美國人的雙重標準。何況,還有一名死者的妻子以自殺抗議司法不公,更激起民粹主義。假如事件以外交豁免權不了了之地解 決,而不是交由當地法院判決,會被民族主義者視為嚴重侵蝕巴國主權,乃至整個司法制度的威信。

第三個解決方案, 就是由巴政府將大衛斯交由國內法院審理,這樣既可以高調表明事件在巴國主權內進行,可望將涉及兩國外交危機的案件當地語系化,又可以間接將美方重申的外交 豁免權拒於千里之外。但一旦美國被認為沒有捍衛自己的外交豁免權,卻也是自己主權的受損。事件最後的解決是符合智慧的,既沒有讓美國的豁免權受損(因為沒 有正式審理就放了人),也讓大衛斯以傳統方式向受害人賠了罪(有稱兩死者的家屬共得235萬美元的賠償金,但希拉蕊否認美政府出錢平事),起碼雙方都能交 代過去。

大衛斯的秘密任務

案件表 面上解決了,但疑點反而越來越多。美國不會毫無來由地開罪巴人,特別是大衛斯並非正規外交人員,被審訊不會令美國面子受損,除非有機密必須防止被他洩漏。 美國的施壓,卻是無所不用其極,不但奧巴馬曾親自對巴國高層曉以大義,參議員克裡也專程去巴國斡旋,巴駐美外交人員更不斷受到丟官的威脅。而巴方急於把案 件作結的心態,也反映它除了擔心激起民憤,也擔心美國不滿,更擔心案件會牽引出意想不到的細節,造成特大醜聞,因此希望儘早息事寧人。那究竟大衛斯掩藏了 什麼秘密?

據巴國法院和不同媒體資料顯示,大衛斯曾是美國黑水保安公司的雇員,在美國國防部受過專業的軍事訓 練,而須知在阿富汗、伊拉克,黑水公司基本上承擔了五角大樓的部分功能,以“私人公司”的名義,繼續執行美軍的義務。案發後,美 方起初稱大衛斯為“美駐拉合爾領事館館員”,之後又稱他為“美駐伊斯蘭馬巴德大使館行政人員”,如此兒 戲,可見這些都不是他的真實身份,起碼他不是來做行政工作的,也不是開宗明義的外交人員。同時大衛斯也不太像純粹的情報官,因為他的背景具有執行性,不是 維琪解密中會出現的那種典型外交官。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克勞利表示:“我不能說出大衛斯在巴基斯坦具體幹什麼,但他確實是美國駐巴使館的行政技 術部門人員,應該享有外交官的豁免權。”一切盡在不言中。

那他在鬧市殺人,究竟是真的為了自衛還 擊,還是在執行任務,就可圈可點了。眾所周知的是美國的反恐有“先發制人”的元素,除了出兵伊拉克這樣的大動作,也會對名單上的 疑似恐怖分子先發制人,因此才會有那麼多的無辜巴人被送到關塔那摩基地。最讓巴人心疼的是,原來不少巴人是被自己的同胞告密出賣,才被抓到海外的,因為美 國駐當地不同部隊一度是有配額的,為了湊數,經常找地方領袖來提供名單。與此同時,恐怖分子是可以被格殺的,這也是先發制人的一種。據英國媒體近日透露, 大衛斯不但是中情局人員,還是中情局巴基斯坦分局的代理總管,負責對付巴國伊斯蘭分子的反美行為,並說這些其實美國媒體早知道,不過受華府勸籲才沒有披露 而已。巴基斯坦一些政府官員曾公開表示,大衛斯根本就是在執行任務,那他們起碼應獲知會那是什麼任務才符合盟友精神,但美方堅拒透露。相信任務不外是對伊 斯蘭極端分子的定點清除,而那兩名死者,不是當地極端組織的高層,就是關鍵知情人。

兇手被豁免,外長要下臺

最 終,大衛斯事實上還是得到無名有實的外交豁免了,反映真正的外交豁免,可以更不靠譜。根據2010年英國外相在國會提出的報告,當前共有接近2.5萬名外 交人員進駐英國,自2005年起,這些國外外交人員在英國犯下多達80宗罪行,有的可能牽涉國家機密,有的卻可能只是這些人的行為失當。例如報告表示,喀 麥隆、辛巴威等使館的外交人員涉及罪案後,縱使只屬個人行為,也沒有遭到英國法院的判刑。

最諷刺的是兇手回國 了,在處理案件期間力主公事公辦的巴基斯坦外長庫雷西卻因此下臺。庫雷西並非一般外交家,也是宗教派系領袖,在人民黨內是案發地旁遮普省的支部主席,還持 有英國劍橋大學法律學位,在紛亂的巴基斯坦政壇,可算重量級人物。他不接受美方的施壓,認為大衛斯應被審訊,這為他贏得了民間聲望,卻觸及 了“國家利益”的底線,相信他去職的背後,也有美國的壓力。說到底,巴基斯坦既不能公然開罪美國,也不能公然刺激境內反美勢力, 只能在夾縫中生存,這樣的局面究竟能維持多久,巴國會否最終難逃分裂,都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