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1

蔡子強:埋骨何須桑梓地


【日月報】近日有報道,說已故中共主席華國鋒在其家鄉山西交城縣的墓園已接近完工,將在今年8 月20 日即華國鋒逝世3 周年時,舉行骨灰安放儀式,並安裝銅像。墓園規模之大,引起輿論一片嘩然,慨嘆小民難尋立錐之地安魂,而領導人的墓園卻堪比皇陵。

這讓我想起一首毛澤東所作的詩。毛澤東除了是一個政治梟雄之外,他也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詩人。當他18 歲到長沙求學時,臨行寫了首詩給家人,表達其凌霄之志,內容如下:

「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好一句「埋骨何須桑梓地」。不錯,話是說得漂亮,但反觀新中國的一眾開國元勳,以及最高領導人,又有幾人能夠做得到呢?

以毛澤東自己為例,官方便為他在天安門廣場興建了宏偉的「毛主席紀念堂」。當然也有為他們開脫的,說這都不是他們自己的個人意願。以華國鋒為例,墓園的華麗,與其生前低調作風不符,可能只是他的故鄉或者山西省當局的主意,由當初其親屬回鄉覓地時的「四不原則」(不佔用耕地、不與民爭地、不破壞環境、不損壞古蹟),發展到如今的佔地10 萬平方米,恐怕只是地方官借紅色旅遊來斂財。但真的是如此身不由己嗎?

不,還有一個周恩來。

周辭世當天,其遺孀鄧穎超便向中共中央提出其遺願,要求不保留骨灰,將其撒掉,結果得到中共中央批准。

所以,還是看個人的意願有多強,有幾堅持。

當時撒骨灰的做法貫徹得很徹底。工作人員登上飛機,把周恩來的骨灰徹在四個地方的上空,這都是根據周恩來生前遺願所揀選的。

第一把骨灰撒在北京上空。這是共和國的首都,1949 年建國後,他為了建設新中國而工作了長達27 年的地方。

第二把骨灰撒在北京密雲水庫上空。周曾說過他一生就關心兩件事: 「一個上天(指『兩彈一星』及航太飛行等),一個水利。」北京是一個嚴重缺水的城市,密雲水庫是周耗了不少心力籌建的。

第三把骨灰撒在了天津海河入海口。周曾在天津入讀南開學校,投身學運,被捕坐牢,那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失去自由,亦在這裏結識了他後來的伴侶鄧穎超。

最後一把骨灰撒在山東濱州的黃河入海口。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後來周的老部下羅長青在1997 年接受訪問時透露,這還有另外的一層含意,那就是他想通過海水把其骨灰帶到台灣去。

當然,豁達的還有「華叔」司徒華,他過世後,治喪委員會按照其遺願,將部分骨灰撒在歌連臣角紀念花園,部分撤於東龍洲以東海面,撒落大海,以便北望神州。

周恩來到不了的是台灣,華叔回不了的卻是祖國神州大地。

他們真的很無恥!

上周六,晚上在家裏看了無的《新聞透視》,看到當年爭取居港權的港人內地出生子女,那一段漫長而痛苦的抗爭,如何讓他們耗掉了青春,如何改寫了他們的一生。看了之後,心裏隱隱作痛。

12 年下來,港府終於在今年1 月14 日宣布,港人內地子女可於今年4 月1 日起分階段申請來港與父母團聚。

當年終審法院確認了這些子女的居港權,但港府卻不服判決,強稱一旦落實這個權利,將有167 萬人來港,製造群眾恐慌,利用有關情緒輿論,提請人大釋法,最後掠奪了這些子女的權利。

167 萬人?嘿!

已故美國總統林肯曾經說過:

「你可以在部分時間愚弄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時間愚弄部分人,但卻不能在所有時間愚弄所有人。」

12 年後,這個謊言終於徹底被戳破。

幾多青春被賠上?幾多家庭被拆散?

有關高官,不要說為此道歉,甚至是連解釋、交代,至今也沒有一個。

當時的特首是董建華,保安局長是葉劉淑儀,入境處長是李少光,統計處長是何永。

我不是一個開口埋口說別人無恥的人,但這一次,我真的覺得他們十分無恥。對,包括今天那個口口聲聲為民請命的葉劉淑儀。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